首頁 / 科學 / 正文

    霍金:他坐了半生輪椅,思想卻以光速在飛行

    霍金:他坐了半生輪椅,思想卻以光速在飛行

    圖片來自網絡

    本報記者 張蓋倫 操秀英

    一個悲劇性傳奇畫上了句號。

    14日,英國著名物理學家斯蒂芬·霍金的家人發表聲明,證實霍金教授在劍橋家中去世,享年76歲。

    在當代,很難有哪位科學家的去世能在社會中引起如此大的反響。

    「我們失去了一個卓越的科學頭腦,也失去了一位影響力巨大的科普工作者。」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院士、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研究員蔡榮根談及霍金的離世,唏噓不已。

    在黑洞物理學領域他是一流的科學家,眼睛是他唯一能動的地方

    霍金1942年1月8日在英國牛津出生。他畢業於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並獲劍橋大學博士學位。1963年,21歲的他被診斷患有肌肉萎縮性側索硬化症(ALS)。隨着病情加重,他逐漸失去了行動能力。

    現在公眾看到的霍金,幾乎總是一個樣子——癱在輪椅上,頭歪着,嘴微張。說實話,這一形象並不光鮮亮麗,但這就是霍金。他發不出自己的聲音,只能由電子合成音代勞。如果要給霍金拍視頻,一定要注意給他眼睛特寫,因為那是他全身唯一能動的地方。

    但霍金一直在思考。

    霍金的研究領域是引力與黑洞。他有兩大主要貢獻——和他人共同提出的奇點定理與霍金輻射。「在黑洞物理學領域,霍金是一流的科學家。1973年,他發表了關於黑洞熱輻射的論文,可謂這一領域的開山之作。」蔡榮根這樣評價。

    而且,雖然病痛纏身,霍金在科研界依然活躍。蔡榮根介紹,霍金最近一直在研究黑洞信息丟失問題,其關係到廣義相對論、量子物理基礎性理論。就在2017年,霍金還寫了篇討論宇宙早期爆炸模型的論文,在線進行了發表。

    他在人民大會堂講述宇宙起源,來了6000名聽眾

    霍金來過三次中國。

    1985年,第一次。霍金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作了天體物理的學術報告。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員曹則賢當時讀大三,聆聽了那次報告。他記得,那時霍金已經必須坐在輪椅上,也幾乎發不出聲音來。他的英國學生將耳朵貼在他的嘴上,轉述他的話,然後再由天體物理專家翻譯成漢語。「報告的內容我已不記得,但是霍金瘦弱身軀和行動之艱難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曹則賢說。

    2002年,第二次。霍金在中國呆了17天。他在北京作了主題為「膜的新奇世界」的科普報告,8月,他到訪杭州,同樣發表了演講。

    霍金的這次到訪,至少改變了一名中學生的人生軌跡。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化學系助教劉翀說,當時他因為化學成績優異而成為與霍金見面的學生代表之一。就是那次見面,讓劉翀下定決心走科研之路。「霍金是我的科研領路人。」劉翀說得動情。

    2006年,是第三次,也是霍金最後一次來中國。他在人民大會堂講述了《宇宙的起源》。

    「本來我們把演講安排在大會堂一個能容納1000人的廳。但報名人數太多,最後不得不調整到最大的廳。」中科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大學副校長、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吳岳良記得,當時來了近6000名聽眾,中學生、大學生、研究生、科學家都來了。

    霍金身體不好,卻堅持追求真理,畢生致力於讓大眾了解科學,認識科學。在吳岳良看來,這是非常動人的地方。「我想那天來聽講座的聽眾,不光是為了漲知識,也是被他雖處逆境卻仍然上下求索的科學精神所感染。」

    不僅感染了公眾,霍金的報告也堅定了吳岳良自己研究統一理論的信心。「近年來,我在引力量子場論方面的研究成果,應該可以作為我對他最好的懷念。」吳岳良說。

    擁有他是這個時代的幸運,他影響了我們每一個人

    聽到霍金逝世的消息,李永平也感到悵然若失。「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時代的落幕。」

    李永平曾是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的編輯。1992年,他編輯的《第一推動叢書》第一輯面世,《時間簡史》就是其中五本書之一。這也是《時間簡史》在中國的第一次亮相。

    那是一套氣質獨特的科學書籍,開風氣之先。李永平說,這套書第一次將「科學精神」的概念,引入到普通讀者的腦海。

    「我們實在沒想到《時間簡史》會這麼火。」李永平認為,這其中有諸多因素起作用。「霍金本身就寫得好。而且他探討的是人類共同關心的問題——宇宙從何處來。」

    《時間簡史》真正大火,是在1994年到1995年左右。最讓李永平驚訝的是,1994年夏天,他們一度在市場上發現了《時間簡史》的盜版。「這樣一本科學著作,竟然有盜版!」李永平連連慨嘆。

    雖然未曾謀面,但李永平覺得,霍金對我國的科學傳播事業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他的著作成了我們科學傳播史上的標杆。哪本科普著作能暢銷26年呢?」

    作為科學家,中科院國家天文台研究員鄭永春坦言,科學界和公眾,都要感謝霍金。

    「科學家不是為了諾貝爾獎才做科研的。」看到霍金逝世的消息後,他連發了好幾條朋友圈。「霍金雖然沒有獲得諾貝爾獎,但他對世界的影響,比絕大多數諾貝爾獎得主對世界的影響更大——他影響到了我們每一個人。」

    2017年11月,霍金以視頻報告的形式,遠程參與了騰訊WE大會。這也是他面向中國觀眾所作的最後的公開演講。

    錄製視頻當天,霍金親自挑選並回復了中國網友的四個問題。最後一道題是:「在回到過去和去往未來之間,你怎麼選擇?」霍金立刻給出答案:「未來。」說完,他眼角流下一滴淚。

    那或許只是生理性淚水,但卻讓團隊印象深刻。

    霍金曾經說過:我們只有此生,來欣賞宇宙之美,因此我心懷感恩。

    如今,他欣賞完了,離開了。

    宇宙依然深邃不語。

    (付毅飛、唐婷、李大慶、徐玢對此文亦有貢獻)

    (科技日報北京3月14日電)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