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三農 / 正文

    破解鄉村振興的禪城命題

    中國要強、農村必須強。中國要美、農村必須要美。中國要富、農民必須要富。

    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並提出了「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破解「三農」問題,進入了鄉村振興戰略引領的新時代。

    2018年是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的開局之年,是深入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起步之年。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同樣提出,要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2月27日,禪城區召開2018年第一次區政府全體(擴大)會議提出,禪城今年將實施50項重點工作,其中對推進鄉村振興進行了再動員和再部署。

    新時代鄉村振興的集結號已經吹響,如何破解「鄉村振興戰略」的禪城命題?如何破解工業化城鎮化進程中的發展失衡?如何有效實現城鄉融合發展?如何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湖北武漢和陝西袁家村的經驗和做法,或許可以給我們帶來一些新的思考。

    湖北武漢

    推進「三鄉工程」吸引社會資金160多億

    2017年初,武漢提出「市民下鄉」「能人回鄉」「企業興鄉」,後來歸納為「三鄉工程」,鼓勵引導支持工商企業家、新知識階層、在外成功人士和城市居民,通過利用農村空閒農房、土地等閒置資源,帶動農業、農村的發展,促進農民增收。

    據了解,去年武漢實施的「三鄉工程」,通過市民下鄉、能人回鄉、企業下鄉、資本下鄉,實現農村閒置農房出租1萬多戶,每年的租金達1.5億元,吸引社會資金160多億,是當年政府投入的7倍,比前年投入農村的社會資金實現了翻番。

    主要做法

    一是在政策機制上創新

    對過去融合城鄉發展的舉措,進行系統集成,出台了鼓勵市民下鄉的「黃金20條」,促進市民下鄉與脫貧攻堅戰結合的「鑽石10條」,打好四張牌,鼓勵能人回鄉、發展農業共享經濟,推進貧困村閒置集體建設用地試點,推進農產品加工發展辦法,以及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意見等一系列政策措施。這些政策舉措,對實施「三鄉工程」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二是在政策支撐上強化

    加大農村基礎設施投入的力度,全市連續3年陸續投入62億元,對80個美麗鄉村和15個中心社區綜合改造水、電、路、污水和垃圾處理等基礎設施,全面提升公共服務水平,改善停車場、衛生廁所等配套設施,這些宜居、宜業的美麗鄉村,成為市民、企業下鄉創新創業的首選之地。

    推進承包地的「三權分置」改革,全市50多萬農戶已全部完成了新一輪的產權登記,確權頒證,形成更加清晰規範的產權制度,讓農民更加安心、企業更加放心。

    推進產權制度的創新。土地經營權的抵押,江夏區農房抵押改革試點、集體資產改革試點等成功經驗的複製推廣,在保障農民權益的同時,也為人人創業提供了融資支持。去年武漢為農業企業產權抵押融資達到了5個多億。

    三是在政策服務上優化

    綜合農業、財政、建設、土地、環保等10多個市直部門和各區的力量,提升農業、農村的資金政策,形成服務活力。結合各村資源的稟賦、基礎設施條件、產業發展的現狀等進行科學指導,市委市政府堅持每月召開一次現場推進會,建立完善政府搭台、企業市民唱戲、農民受益合作共贏的運行模式,運用互聯網+打造高效網絡的信息平台,讓有閒置農房的農戶和有下鄉意願的市民、企業無縫對接。

    經過一年的改革實踐,武漢「三鄉工程」取得了初步成效,通過市民下鄉創建了一批康養村、民俗村、體驗村、創意創業村,極大地促進了農村價值的新發現、功能的再開發。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通過能人回鄉發展了一批回鄉創業者,帶領致富型、鄉村治理型、電商引領型的鄉村和園區,有效地調動城市資源、社會要素參與鄉村建設的積極性;通過企業建設了一批擴大投資型、龍頭帶動型、對口幫扶型、服務帶動型、全產業鏈的鄉村和產業綜合體,有力地促進了農村產業的發展,加快推進了社會資金、人才、技術、信息和城市等要素與農村發展的融合對接。

    陝西袁家村

    以鄉村旅遊為突破口探尋新集體經濟發展密碼

    陝西省禮泉縣袁家村,地處渭北,乾旱貧瘠,歷史上是個「點燈沒油、耕地沒牛、幹活選不出頭」的「爛杆村」。2007年開始,在新任黨支部書記郭占武的帶領下,大力發展鄉村旅遊,全村實現了共同富裕。年接待遊客達500萬人次,年實現旅遊綜合收入約42億元,袁家村獲評「中國十大美麗鄉村」。

    袁家村沒有名勝古蹟和獨特山水資源。為了打造鄉村旅遊,該村委會決定打造民風民宿一條街。

    起初,由於位置偏遠,根本沒有人願意前來做生意。於是,村委會所有成員分片包干,到周圍的村鎮尋找最地道的小吃品種,挖掘最民間的廚師,挑選最本土的原料。

    最地道的民間廚師都召集到袁家村後,卻面臨一個巨大的現實:沒人氣,做出的東西賣不出去!於是袁家村村委會決定,這些民間廚師只管做,村裡給發工資。廚師們做出來的東西,首先是在整個民俗街流通,再送給西安乃至陝西省相關部門和企業。

    最終,袁家村地道的特色小吃打響了知名度,吸引了源源不斷的客流。2016年袁家村接待遊客的總量是450萬人,旅遊總收入是320億。村集體經濟積累從2007年的1700萬元,增長到2016年的20億元,增長了近12倍。

    比較主流的說法是,袁家村之所以取得了鄉村旅遊的巨大成功,一是兩任村支書的正確領導,具備帶領村民共同致富的信念和氣質;二是在20世紀80年代土地逐漸包產到戶以後,袁家村一直堅持集體經濟,由村委會帶領村民創辦鄉鎮企業,實現共同富裕;三是卓越的見識,在關中地區10年前就敢下定決心做鄉村旅遊,不但要具備卓越的眼光,還要有敢想敢幹的勇氣,這些因素都是成就袁家村的重要原因。

    2007年以來,禮泉縣袁家村以鄉村旅遊為突破口,打造農民創業平台,解決產業發展和農民增收問題;以股份合作為切入點,創辦農民合作社,解決收入分配和共同富裕問題。通過一系列創新實踐,成功探索出一條破解三農難題的「袁家村模式」。

    主要做法

    1.以支部為核心,以村民為主體。2007年新選出的黨支部義無反顧地開始二次創業,重新振興袁家村。支部書記郭占武上任之初,代表黨支部和村幹部向全村村民鄭重承諾和表態,要千方百計謀發展,帶領鄉親們奔小康,絕不讓一家一戶掉隊。袁家村在發展之初,郭占武就明確提出自主發展的路徑。他們沒有等、靠、要,也不迷信、不幻想外部力量,堅持村民的主體地位,以我為主,自主發展。袁家村的發展方向、袁家村的發展戰略、袁家村的發展目標都由袁家村人自己說了算,集思廣益,以我為主。

    2.以創新謀發展,以共享促和諧。袁家村是鄉村旅遊商業模式的開創者;通過打造以關中民俗文化為核心的關中印象體驗地景區,從品牌、主題、創意、風格到業態、招商、運營、管理、制度等方面形成一個相容共生、互補兼顧、層次遞進、環環相扣的完備商業體系和成熟商業模式。

    3.以鄉村旅遊為突破口,打造農民創業平台,通過三產帶二產促一產,實現三產融合發展。袁家村從發展鄉村旅遊起步,以產業發展為本,創新產權改革與經營管理,破解投入少、活力弱、聯繫散等難題,發展共享壯大了集體經濟。村集體經濟積累從2007年的1700萬元,增長到2016年的20億元,增長了近12倍。

    4.以股份合作為切入點,通過調節收入分配,避免兩極分化,實現共同富裕。通過引導農民進入創業平台、加入合作社、共享產業發展收益,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實現了全體村民利益的一致性。所有合作社股份對全體村民開放,相互持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克服了農民個體經營的盲目性和分散化。袁家村目前已經形成了豆腐、酸奶、醪糟、辣子、醋、粉條、菜籽油等作坊和小吃街等股份合作社,均由村委會下屬公司進行經營。

    5.注重精神文明,加強思想教育,淳厚鄉風民俗,弘揚優良傳統。

    記者觀察

    走「差異化發展」之路打造鄉村振興的禪城樣板

    繼黨的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後,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明確指出: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在「三農」發展進程中具有劃時代里程碑意義。

    鄉村振興是時代洪流下的大勢所趨,武漢和袁家村的成功背後折射出鄉村振興的發展歷程。那麼,對標「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什麼是鄉村振興戰略的禪城命題呢?禪城如何辦好辦紮實鄉村振興這件大事?

    首先需要清晰認識自己,反省自己。我們必須客觀地看待自己,尋找自己在鄉村振興發展歷程中的位置。捫心自問:「我的鄉村有了多大程度的進展?它被其他鄉村落下多遠?它能在多大程度上順應並利用好鄉村振興戰略這個新機遇?我的優勢在哪、特點在哪,不足之處又在哪?」在如此強大的競爭下,如果一個地方不能夠客觀地認識自我,就必將被時代洪流所拋棄。

    再者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既要對標先進,也要結合實際。如何基於自身的歷史文化積累、區位、自然條件,走出一條不同於城市、不同於其他鄉村的發展道路,則是禪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一個重要命題。禪城的鄉村、鄉鎮跟以往的小鎮有一個明顯的區別,那就是特色小鎮是跟新興產業相結合。對於禪城來說,落實鄉村振興戰略就是要從城鄉統籌、城鄉融合發展走向「差異化發展」之路。不要「大而廣」,力求「秀而美」「小而精」,做到「一鎮一風格」「一村一特色」,是禪城鄉村振興的戰略選擇,可以視為禪城鄉村走向「差異化發展」之路的戰略舉措。

    從城鄉統籌、城鄉一體化,到城鄉融合發展,再走向「差異化發展」,是禪城城鄉關係的又一次飛躍,是禪城鄉村振興的必然要求。

    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打造鄉村振興的禪城樣板,還必須做好四件事情:一是提供良好的基礎設施,包括便捷的交通道路、高速公路、寬帶等,這樣才能把自己和世界聯繫起來;二是鼓勵創新,要讓更多村(居)、企業學會創新,畢竟生產力的提高不是簡單地把各種資源堆在一起就可以解決,更為重要的是創新性地利用好這些資源,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中,新思維、新技術才能很容易地滲透進鄉村振興的各個層面,從而通過創新驅動發展;三是良好的環境,金山銀山不如綠水青山,環保做得最好的地方才最有可能留住和吸引知識人才。與此同時,還要強化鄉村振興投入保障和規劃引領。

    第三,要把鄉村振興戰略變成農民福祉,要把美麗鄉村的現代圖景變成現實,關鍵在黨,關鍵在人。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袁家村的實踐證明,鄉村振興需要選出好的帶頭人,鄉村振興,關鍵是人才振興。新時代,鄉村振興,一要靠制度和技術創新,二要靠人才。要培育新時代的新型農民(居民),他們應該有文化、懂技術、會經營。其次,要加強鄉村幹部隊伍建設。此外,鄉賢回歸對於鄉村振興有着特別的意義,因而要重視鄉賢文化建設,發揮新鄉賢在帶領鄉親共同致富、帶領農民(居民)搞好鄉村精神文明建設中的作用。

    破解鄉村振興的禪城命題


    文/珠江時報記者曾海鵬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