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鴻茅藥酒灌醉了港股中藥股?

    前有曹清華膠囊,後有莎普愛思,再來鴻茅藥酒。

    近年來,大健康行業怪事不斷,不時冒出些假專家,「真」藥品,前者有代表人物「綠豆養生」專家張悟本;後者代表產品鴻茅藥酒。智通財經APP了解到,鴻茅藥酒的身份是非處方藥,批准文號為「國藥准字Z」開頭,典型的「中成藥」,並且在CFDA官網可以查詢到。

    可就是這樣一劑真藥酒,近期卻因一則跨省抓捕事件激起了普羅大眾的質疑、翻底。事情是這樣的,2017年12月19日,廣州醫生譚秦東的一篇《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的帖子,稱「鴻毛藥酒是毒藥」(譚秦東的原貼將「鴻茅」稱為「鴻毛」)。

    22日,內蒙古鴻茅國藥有限公司向當地派出所報案,稱近期有多家公眾號對「鴻茅藥酒」惡意抹黑,造成公司數百萬元的經濟損失,並嚴重損害了公司商業信譽。

    經過19天立案調查,2018年1月10日,譚秦東被內蒙古涼城縣的數名便衣警察以「損害商品聲譽罪」從廣州帶走,被涼城縣公安局刑事拘留。

    為何要按「聲譽罪」抓捕而非「網絡造謠罪」,據智通財經APP分析,從司法角度,「網絡造謠罪」必須滿族最基本的一條是「同一誹謗信息實際被點擊、瀏覽次數達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轉發次數達到五百次以上的……」,可譚秦東的帖子刊登的所有公眾號加起來的閱讀量也就4000不到,轉發未超過100次,所以顯然不能以這一條作為抓捕依據。同時,鴻茅藥酒聲稱,受此文影響,有兩家醫藥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貨,涉及貨款近400萬元,造成利潤損失約142萬元。這樣一來,事情就大了。

    抓捕後,媒體端終於坐不住了,4月13日,「紅星新聞」微信公號刊發《廣州醫生髮帖稱「鴻毛藥酒是毒藥」,涉損害商譽被跨省抓捕》,將整件事始末公之於眾,隨後各大權威媒體跟近,在一片討論聲中將此事推上「輿論」巔峰,更甚至公開由鴻茅藥酒「撕扯」至中藥、中成藥……

    鴻茅藥酒灌醉了港股中藥股?

    隨着輿論發酵,CFDA也未能頂住,4月16日晚間,直接在官網中公開「要求內蒙古責成鴻茅藥酒就虛假廣告問題作出解釋」。

    質疑聲燒至中藥、中成藥領域,加之外圍環境不利,智通財經APP觀察到,A股的中藥板塊本周開始放量下跌,2個交易日已蝕2個多點;H股部分中藥概念股也呈現不利走勢。

    鴻茅藥酒灌醉了港股中藥股?

    行情來源:富途證券

    營銷大師鮑洪升和他的鴻茅藥酒

    一篇帖子,就讓跨省追捕再現,鴻茅藥酒的確「厲害」。

    針對該事件已有太多的報道,但似乎並沒有人去解讀鴻茅藥酒的發展。據智通財經APP了解,鴻茅藥酒的「成功」與號稱為成吉思汗嫡傳後裔的鮑洪升脫不開關係。

    百度百科是這樣寫的,「鮑洪升,男,內蒙古鴻茅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內蒙古政協委員,2017內蒙古年度十大經濟人物。」

    鴻茅藥酒灌醉了港股中藥股?

    其實在成為內蒙「經濟明星」之前,鮑洪升曾打拚多個領域,1984年,讀完大學的鮑洪升捧上了鐵路局集寧分局的「金飯碗」,原本以為「安穩」度日,但90年代的「下海經商」卻刺激了他的神經。

    於是,鮑洪升毅然辭職,跑到了剛舉辦完亞運會、滿大街「黃色面的」,且人手一台BP機的北京。在北京,他很快抓住了一條「前景光明」的賺錢路,即代理了一款名叫「護腎寶」的保健品。

    僅三個月,鮑洪升就靠着「全程服務營銷模式」把護腎寶推向全國,成為當年補腎類產品的第一品牌。1996年,鮑洪升成為護腎寶全國總代,而這也成功為其賺到了第一桶金。

    賺到錢後,1997年,他又將自己獨特的推廣模式嫁接到新代理的減肥茶「美福樂」上,即大量投廣告(宛如後來的紅桃K,滿地貼廣告,印刷標語),待廣告一出,緊接着地毯式鋪貨。不得不說,這一招還真靈,連續兩年在減肥領域銷售第一。

    1999年,在原業務的基礎上,他又代理了那個讓人看了會臉紅、各大電視一播就時長達20分鐘的婷美內衣。尤其是倪虹潔老師的那一句「婷美內衣,美體修形,一穿就變」可謂家喻戶曉,一件更是賣到了300元,要知道那時的300塊還並未貶值。

    2001年,在婷美賣出新高度之餘,鮑洪升還做了一款名叫「澳曲輕」的減肥膠囊,同樣是火的不行。

    真是賣什麼,火什麼。不得不說鮑洪升就是一個營銷「大師」。

    雖然是個不折不扣的營銷高手,但其經受的產品也時刻在被社會質疑,如在宣傳「美福樂」的過程中,北京華麟企業在未經中央電視台和崔永元本人同意的情況,將崔永元做過的《該不該減肥》節目片段,通過剪接、添加、拼湊製作成「美福樂」減肥廣告,在全國90家電視台播放。崔永元一怒之下將公司告上法庭,最終獲得10萬元賠償。

    「澳曲輕」2003年一度被福建、甘肅、吉林等多個藥監局通報,涉及違法發布藥品廣告。

    就算質疑不斷,但這並未妨礙鮑洪升事業。2002年,鮑洪升聯合杜海軍等幾大藥圈銷售大佬,全資收購了一家在內蒙涼城的酒廠——鴻茅實業。事實上,此時的鴻茅實業已經經過了多輪改革。

    時間退還至鮑洪升剛下海時,1992年,國營涼城縣鴻茅酒廠進行股份制改革,成立涼城鴻茅釀酒有限公司。1997年2月,涼城縣政府以鴻茅藥酒廠及鴻茅釀酒公司為核心企業,組建涼城鴻茅(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兩年後,根據國企改革和企業自身發展的要求,涼城縣政府對鴻茅集團進行股份制改制,成立鴻茅實業,上市公司金宇集團持有39%的股權。

    發展到2001年11月,大股東鴻茅集團、以及涼城縣眾力實業有限公司、呼和浩特市瑾梓貿易有限責任公司撤資,金宇集團的持股比例上升至77.08%。

    金宇集團2003年年報中寫到,鴻茅實業在努力恢復鴻茅藥酒市場,加強保健酒的同時,積極開發白酒市場,推出綠草地等系列中低檔白酒,實現了2382萬元的銷售收入。但因為虧損嚴重,金宇集團開始對其減值股權。

    接盤的正是在保健行業賺足了錢的鮑洪升,據說是以518萬元接手,隨後其出任董事長。並一步一步靠自己傳奇的營銷推廣方式將鴻茅藥酒發展國藥准字的OTC藥品,適用於風寒濕痹、筋骨疼痛、腎虧腰酸、脾胃虛寒、婦女氣虛血虧症狀的「神酒」。

    鴻茅藥酒灌醉了港股中藥股?

    當然,如同上述產品一樣,鴻茅藥酒2008年5月-2017年12月,其廣告廣告因「以專家和患者名義為產品做功效宣傳」等,連續多月被遼寧、江蘇等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多次(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次數十次。只不過都在風波退後,捲土重來。

    CFDA下重手,鴻茅藥酒已到「末日」

    當然,在廣州醫生事件的發酵下,鴻茅藥酒恐怕得消沉一段時間了。

    4月16日晚,CFDA發文「要求內蒙古責成鴻茅藥酒就虛假廣告問題作出解釋」。並且相關新聞發言人也針對媒體關心的問題做了答覆。

    鴻茅藥酒灌醉了港股中藥股?

    比如很多人認為鴻茅藥酒是保健食品,並不清楚它是一種藥品,請您介紹一下鴻茅藥酒的註冊審批情況。

    CFDA方面表示,鴻茅藥酒為獨家品種,現批件持有人為「內蒙古鴻茅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由原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於1992年10月16日批准註冊,原批准文號為「內衛藥准字(86)I-20-1355號」。2002年,原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統一換髮批准文號,該品種批准文號換髮為「國藥准字Z15020795」。後經內蒙古自治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兩次再註冊,現批准文號有效期至2020年3月18日。

    鴻茅藥酒藥品標準收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藥品標準《中藥成方製劑》第十四冊,處方含有67味藥味,規格為每瓶裝250ml和500ml,功能主治為:祛風除濕,補氣通絡,舒筋活血,健脾溫腎。用於風寒濕痹,筋骨疼痛,脾胃虛寒,腎虧腰酸以及婦女氣虛血虧。

    再如鴻茅藥酒是如何成為非處方藥的?

    CFDA方面解釋,我國於1999年發布《處方藥與非處方藥分類管理辦法》,並按照該辦法開展非處方藥的目錄遴選與轉換。2004年以前公布的非處方藥,是由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組織專家分批從已上市的標準中遴選產生;2004年之後公布的非處方藥,是按照《關於開展處方藥與非處方藥轉換評價工作的通知》,由企業對已上市品種提出轉換申請,經對企業申報資料進行評價後確定轉換為非處方藥。

    2003年11月25日,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印發《關於公布第六批非處方藥藥品目錄的通知》(國食藥監安〔2003〕323號),公布鴻茅藥酒為甲類非處方藥。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已組織有關專家,對鴻茅藥酒由非處方藥轉化為處方藥進行論證。

    回答了很多,但值得注意的是「鴻茅藥酒由非處方藥轉化為處方藥進行論證」,因為一般非處方轉處方的論證就是按處方藥進行管理,要求做臨床補研發數據,甚至要對說明書中的【不良反應】、【禁忌】和【注意事項】項進行修訂、補充。

    簡單來說,只要OTC轉變為處方藥,其無論是對產品、渠道、終端等都帶來重大影響,最終會傳導至市場銷量。畢竟,在藥店購買處方藥可沒想購買OTC那麼順暢,處方從哪裡來、醫院進院了嗎、醫生的教育完成沒有、說明書修訂後會不會影響原有消費者購買及醫生的處方等都是企業要考慮的問題,而這基本上宣告鴻茅藥酒告別了「銷售神藥」。

    情緒蔓延,誤殺中藥概念股

    而因為鴻茅藥酒屬於中成藥,其輿論也開始跑偏,開始怪罪於「中藥、中成藥」,悲觀的情緒進而也影響到了股市走向。

    據智通財經APP觀察,截至事情被爆的2交易日內,A股中藥板塊集體走弱,多隻成分股滑落3個點以上。而港股的相關中藥概念股在疲弱的大環境再遭阻擊,如截至4月17日收盤,神威藥業(02877)跌掉4個點、中國中藥(00570)跌5個點、白雲山(00874)跌1.25%,成交量均有所擴大。

    鴻茅藥酒灌醉了港股中藥股?

    行情來源:富途證券

    縱然鴻茅藥酒讓人對中藥質疑,但據在智通財經APP看來,這種情緒蔓延到股市更多的是誤殺。

    拿神威藥業的業務板塊來說,中藥注射劑的尷尬我們不用在多說,但中藥配方顆粒可是經得起驗證的「中藥」產品。2017年,中藥配方顆粒是該公司2017年增長最高的劑型,錄得銷售額共1.32億元,比同期大幅增長273.0%。

    鴻茅藥酒灌醉了港股中藥股?

    深究該板塊增長近3倍的原因,主要得益其河北省給予的試點資格。千萬別小看這個「試點」,簡單理解,整個河北省醫院的中藥配方顆粒幾乎都來自神威藥業,幾乎等同於「壟斷式」的市場。

    期內,該公司的中藥配方顆粒銷售網路已覆蓋河北省的100多家中醫院,覆蓋率約為70%。並已在該等中醫院安裝了120台神威智慧配藥系統,平均每家中醫院1.2台,用於銷售本集團旗下超過600種已獨家被納入河北省醫保報銷範圍之內的中藥配方顆粒。中藥配方顆粒絕大部分是售於該100多家河北省中醫院。

    從試點資格角度而言,預計神威藥業未來有望成中藥配方顆粒領域中的一匹黑馬,最終獲得較好的收益。因為在某些方面,該公司是具有一定優勢的:如中藥配方顆粒使用方便,相信隨着生活節奏的加快將有更多患者使用,市場是富有確定性的;再如該公司擁有強大的銷售能力,相信未來在現有的70%的中醫院覆蓋率的基礎上,擴展到更多中醫院選擇使用;參與雲南、江西、安徽等省的競標,若順利中標,也能為其產品帶來上量的機會。

    另外,期內,該公司的其他中成藥產品的銷售金額達1.20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19.6%。其中,包括複方甘草片、血塞通滴丸、和丹燈通腦膠囊等優質潛力產品,分別錄得銷售額4264萬元、2259萬元、643萬元,比去年同期分別增長27.3%、45.4%、和34.0%。

    要知道,這些產品可清一色的是處方藥,是得到了循證醫學、醫生、患者認可的,所以一棍子打死「中藥」、「中成藥」是極不可取的投資態度。(田宇軒/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