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聯合坐莊,日入千萬 數字貨幣交易平台「隱性」收入驚人

    聯合坐莊,日入千萬 數字貨幣交易平台「隱性」收入驚人

    無論市場牛熊轉換,交易平台始終是數字貨幣利益鏈條上最重要和最暴利的環節,這一點毋庸置疑。作為承接一二級市場、項目方以及普通投資者的中間商,數字貨幣交易平台從中獲取的巨額利潤非常人所能想象。

    《共享財經》記者注意到,近日,數字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火幣Pro相繼發布了季度性平台幣回購公告。更值得關注的是,幣安Binance第三季度報告顯示,該季度盈利1.5億美金,同時平台代幣以24.85億美元的市值位列全球數字貨幣總市值排行榜第18名。

    數據一經公布,引起業內熱烈討論。儘管交易平台暴利已經眾所皆知,但這一數據還是遠超預期。

    年入數十億,平台盈利模式簡單粗暴

    一般情況下,數字貨幣交易平台的收入主要來自於三個部分:交易手續費、上幣費以及可能存在的平台代幣估值。其中,交易手續費是平台利潤的主要來源,大部分交易平台的手續費率在0.1%左右,遠高於券商交易市場的費率。

    數字貨幣行業大數據分析平台——非小號數據顯示,4月17日,幣安以超過百億元人民幣的總成交額位居全球第一。若以24小時總成交額103億元人民幣和平台費率0.1%計算,則該平台當天的交易手續費約為1030萬元人民幣。同等水平下,幣安單是手續費一項,年收入就已經超過37億元。

    更何況,現階段行情疲軟,各平台交易量遠遠比不上去年火爆時的盛況。Vidente的事業報告顯示,去年,韓國數字貨幣交易平台UPbit的運營商Dunamu銷售額達2114億韓元(摺合人民幣約12.44億元),當期凈利潤達1093億韓元(摺合人民幣約6.4億元)。要知道,Dunamu從去年10月才開始運營UPbit,卻僅在兩個月間就取得了1000億韓元(摺合人民幣約5.9億元)以上的收益,平台暴利程度可想而知。

    當然,平台上幣費和其他的隱性收入也不容小覷。

    對項目方而言,在數字貨幣交易平台上架新幣,類似於新股公開發行。各大平台宣稱,會有一套基於技術、運營、經濟模型等多方面考量的新幣上架標準,但具體的標準外界根本無從得知。更重要的是,隨着全球新幣數量日益增多,平台上幣費用也水漲船高。

    今年2月份,火幣旗下全新子品牌數字資產交易所HADAX(海達克斯)開啟投票上幣機制。在第一期上幣活動中,排名前三的幣種總費用高達1.4億元,平均每個項目耗資約4000萬元左右,甚至高於2017年A股442家企業IPO的平均券商費3590萬元。對此,我們不禁發出疑問,動輒高達上千萬的費用又該由誰買單?

    可以想見,高昂的「入場費」讓少部分踏實做事、資本略顯單薄的項目望而止步,而那些擅長資本炒作、沒有任何價值的「空氣幣」卻成為市場追捧的香餑餑。更有業內人士指出,交易平台涉嫌參與內幕交易,和項目方「聯合割韭菜」。

    平台代幣的出現,一方面為交易平台創造了更高的估值,另一方面也因涉嫌「變相ICO」備受詬病。

    公開信息顯示,目前,幣安、火幣Pro、OKEx和ZB.com等交易平台,均相繼推出了平台生態幣,並且已經進行公開交易。

    以幣安幣為例,其發行總量恆定為2億個,對外公開發行1億個,且永不增發。另外,為了維持幣安幣的幣值,平台還設有回購機制,即每個季度將幣安平台當季凈利潤的20%,用於回購幣安幣,回購的幣安幣將被直接銷毀。

    據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上線僅半年時間左右,幣安幣就達到了百倍的漲幅。儘管目前價格有所下降,但仍然以總市值近14億美元,位列全球數字貨幣總市值排行榜第21名。

    聯合坐莊,日入千萬 數字貨幣交易平台「隱性」收入驚人

    馬太效應日益明顯,行業監管穩步推進

    目前,全球數字貨幣交易所數量已逾500家,並且還在持續增長中。值得注意的是,包括社交媒體巨頭Line、知名社區遊戲公司CyberAgent等,也即將推出數字貨幣交易平台,如此一來,平台之間的競爭將日趨激烈,馬太效應也會越來越明顯。

    更重要的是,全球各國針對數字貨幣交易平台的監管也在穩步推進中。

    去年4月份,日本針對數字貨幣交易平台推出了牌照制度,截至目前,該國已有16家公司獲得了經營數字貨幣交易的許可,並共同成立了行業自律組織。

    今年1月,韓國國稅局突擊調查Bithumb以及Coinone兩大交易所,以檢查其是否存在逃稅及金融交易的行為。隨後,韓國正式實行虛擬貨幣交易實名制。而就在不久前,21家韓國數字貨幣交易所已經同意進行自律評估。

    作者:共享財經Tina 責任編輯:Alian

    (本文系共享財經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及作者)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