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謝逸楓:降准來了!央行放水1.3萬億元非針對樓市?

    文/謝逸楓

    GDP一往下掉,央行就放水,降准+「麻辣粉」(MLF),這是沒有第二條路的救市絕招。凡是中國經濟增速一下降、金融系統資金一緊缺,央行必出手穩增長,防風險。2018年4月17日,國家統計局公布2018年一季度GDP數據顯示,一季度GDP同比增長6.8%,環比增長1.4%,呈現GDP增長下降、增速放緩,下行勢頭兇猛。去年到今年一季GDP增速環比數據分別為1.5%、1.8%、1.8%、1.6%、1.4%,說明中國GDP增長加速下跌走勢,今年二季度中國經濟下滑趨勢壓力巨大,避免經濟通縮。

    謝逸楓:降准來了!央行放水1.3萬億元非針對樓市?

    2018年4月17日晚間,央行發布公告: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8年4月2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同日,上述銀行將各自按照「先借先還」的順序,使用降准釋放的資金償還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貸便利(MLF)。那麼降准到底釋放了多少資金?央媽也給出了回答:以2018年一季度末數據估算,操作當日償還MLF約9000億元,同時釋放增量資金約4000億元,大部分增量資金釋放給了城商行和非縣域農商行。

    央行一邊關蓄水池,一邊又放水,一邊去金融槓桿,一邊又加水,這是什麼邏輯。其一是央行降準的放水行動,非針對樓市,目的在增強市場流動性、補充銀行金融體系錢緊,防止錢荒恐慌。其二是緩解企業融資貴、融資難與貸款資金成本高的局面,降低銀行資金成本與企業融資成本。其三是給中小企業輸血,支持小微與創新、共享等企業,增強經濟活力。其四是提振市場、企業家信心。其五是是不是給樓市、股市、債市、基金市、黃金市「灌水」,意在穩定經濟增長,平息市場波動,防止金融、債務、經濟三大風險爆發。

    下階段降准仍有空間,央行將運用差別化降准,鼓勵金融機構進一步加大對「三農」、「雙創」、小微企業等領域的支持力度,以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央行降准即使非針對樓市,不會對樓市直接產生實質性影響導致房價暴漲,卻間接對樓市產生六大影響,這才是最關鍵的。其一是給了市場房價上漲心理最強烈的預期,這是過去每次降准最重要的體現與證明。其二是釋放出來的資金,除了實體經濟外,肯定會進入樓市。其他則是股市、債市、基市、金市等市場。其三是給房企拿地、搶地王,未來土地市場火熱的信心。其四是打開了房企、項目貸款與個人住房貸款放寬的政策空間。其五是給了未來房貸利率下降的政策基調與放緩利率上漲的壓力。其六是暗示貨幣政策由緊到適度的基調轉變,給了房地產調控收尾周期的信號。

    央行降準是貨幣政策由緊轉寬的基調信號嗎?按照央行的解釋是穩健中性不變,不過由中性偏緊轉向適度擴大內需的方針不變。央媽目前態度是松是緊,就看2018年4月17日到期的這筆3675億元MLF怎麼續作。按照原有預期,如果央媽繼續像3月份超額續作,說明護盤心切,流動性寬鬆的好日子還能過一陣。如果央媽完全對沖,不多放一丁點水,那麼流動性可能要邊際上逐步收緊了。就當央媽白天全額續作MLF、完全對衝到期量,讓大家以為可能要收緊時,又陡然推出了定向降准、釋放流動性,這是否意味着貨幣政策轉向?

    央媽表示,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取向保持不變。此次降准釋放的資金大部分用於償還中期借貸便利,屬於兩種流動性調節工具的替代,而餘下的小部分資金則與4月中下旬的稅期形成對沖,因此,在優化流動性結構的同時,銀行體系流動性的總量基本沒有變化,保持中性。同時,還要看到,中國是發展中國家,為了防範金融風險,仍需保持相對較高的存款準備金率。中國人民銀行將繼續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平穩適度增長,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中國證券報道,外匯占款是央行釋放基礎貨幣的主要途徑。2014年5月末我國外匯占款餘額達到272998.64億元峰值後,持續下降,截至2018年2月末,外匯占款餘額214873.66億元,累計減少58124.98億元。為了對沖外匯占款減少導致的基礎貨幣減少,央行不僅通過降准(包括定向降准),向市場釋放基礎貨幣,大型金融機構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從2011年6月20日的21.5%下調至目前的17%;還通過創設流動性補充工具滿足市場流動性需求,中期借貸便利(MLF)是主要工具之一。2014年9月末,MLF餘額5000億元,截至2018年3月末,MLF餘額高達49170億元。

    儘管MLF在一定程度上對沖了外匯占款減少對流動性的影響,存在兩個不足:一是借貸成本高,商業銀行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的利率是1.62%,但從央行獲得MLF的成本目前是3.3%,間接提高了商業銀行的經營成本;二是只有具有一級交易商資格的機構才能直接從央行獲得MLF融資。毫無疑問,此次降准,央行進行了精準的安排,在釋放的1.3萬億資金中,9000億元將於操作當日償還MLF借款,另外4000億元將與4月下旬的稅期形成對沖,不會對市場流動性造成影響。由此可見,央行繼續保持貨幣政策穩健基調不變。此次降准,不僅可以有效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也有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2014年以來,央行MLF池子裡的水越積越多。截至2018年3月末,已經高達49170億元。央媽給的9000億元聽着很多,其實就是償還池子裡的一部分。除了9000億元用於置換一部分MLF,此次操作還會釋放4000億元增量資金,增加了小微企業貸款的低成本資金來源。而且,這次央行明確規定了專款專用。央行將要求相關金融機構把新增資金主要用於小微企業貸款投放,並適當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改善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為什麼要把池子裡的水置換出來呢?

    謝逸楓:降准來了!央行放水1.3萬億元非針對樓市?

    通過適當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置換一部分央行借貸資金,進一步增加銀行體系資金的穩定性,優化流動性結構。可以增加長期資金供應,銀行資金成本將有所降低。置換MLF使商業銀行付息成本有所減少,有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因為通過MLF方式獲得的資金成本較高,今天最新的一年期MLF操作利率為3.3%。而商業銀行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的利率是1.62%。其成本相較MLF更低,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以置換MLF有利於商業銀行付息成本有所減少,有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按照2016年到今年一季GDP增速同比數據分別為6.7%、6.7%、6.7%、6.8%、6.9%、6.9%、6.8%、6.8%、6.8%,意味着經濟增長動力減弱、增速緩慢,今年第二季度GDP下行形勢嚴重,實體經濟低迷。其一是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由2017年3月7.6%下降到2018年3月6.0%。其二是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由2017年3月9.2%下降到2018年3月7.5%。其三是社會消費品由2017年6月11%下降到2018年3月10.1%。三項經濟核心數據顯示出經濟增長動力下降、增速放緩。

    謝逸楓:降准來了!央行放水1.3萬億元非針對樓市?

    謝逸楓:降准來了!央行放水1.3萬億元非針對樓市?

    2014年以來,央行共進行了8次降准,其中3次為定向降准(2014年4月,2014年6月和2015年6月),5次為全面降准(2015年2月,2015年4月,2015年9月,2015年10月和2016年3月)。(部分全面降準的同時進行了定向降准,這種情況歸類為全面降准)分別統計了從2014年以來,定向降准和全面降准之後5個交易日、30個交易日以及90個交易日,上證綜指和創業板指數的表現:整體來看,定向降准後市場並沒有表現出明顯的規律;而全面降准後,市場在短期(5個交易日、30個交易日)大概率上漲,但長期來看並無明顯的規律。

    從過去幾次定向降準的背景來看,一般是經濟面臨一定的下行壓力,有通縮的風險以及外匯占款下滑等問題出現時,主要屬於政策微調,其影響力度和範圍小於全面降准。此次央行通過定向降准一方面可以對沖目前市場的流動性壓力,但同時由於並非全面降准,因此不會給市場傳達較為寬鬆的流動性預期,而且存在三個月的緩衝期,真正的實施將在2018年。整體來看,降准對於市場的影響並無絕對的統計規律,更大程度上或影響風險偏好,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降准短期形成提升風險偏好的可能。但中期來看,更需要關注中長期金融去槓桿政策的落地情況。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