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為了抓刺客,她不經意路過假山,卻發現皇帝最忌諱的事情

    千尋小心翼翼的往上爬,早年跟着父親上山,攀藤爬壁與那些石壁中生存的猴子無異。但因為肩上被樓止咬過一口,現下攀爬得尤為疼痛,只能緩慢而上。她一扭頭,便瞧着不遠處的琉璃屋頂上,有兩道影子在交手。

    說是交手,其實是一個追一個逃。

    前頭黑衣人的力不從心,後頭那紅衣妖嬈不是樓止又是誰。

    為了抓刺客,她不經意路過假山,卻發現皇帝最忌諱的事情

    不過樓止似乎並不打算直接生擒,好似在等那人精疲力竭。千尋垂眸,想着他大抵是覺得此人背後還有主謀,等着引蛇出洞。

    然則……怕是不易!

    不管樓止,千尋照舊往假山上爬去。及至上了山頂,脊背已經出了一小層細汗。

    假山頂處倒是平闊,千尋揉了揉生疼的肩胛,趴在那裡往下瞅。

    底下幽暗處,有一男一女的人影浮動,雖然聽不大清楚聲音,但那哼哼唧唧的還是不斷傳來。千尋眯起了眸子,仿佛聞見一股子的腥氣,那種味道從未聞過,好似一種人體自身發出,教人聞着有些心底發毛的異樣。

    千尋凝眸,這是什麼氣味?

    甚是奇怪!

    一扭頭,正看見一股白煙撲向樓止,很顯然樓止根本不躲閃。這廝搞什麼?不過看那白煙,不像什麼毒,反倒有種……

    她正要喊,想了想還是算了。樓止不是什麼好人,要是哪日有個三長兩短,她也省心省力,正好可以大大方方的出宮。

    何況這次她本就想躲着他,這樣一叫喚,底下的人也會聽見。

    為了抓刺客,她不經意路過假山,卻發現皇帝最忌諱的事情

    樓止素來是個小氣的,若是教她看見他被人暗算,不知道會不會把她也「梳洗」一番?千尋吞了吞口水,還是乖乖趴着別動,最好鬼神不見,樓止靠邊……

    她又探了頭往下看,忽然雙眸瞪得斗大,原先看不清楚,如今慢慢適應了黑暗中的視線,看得越發清楚。

    分明是一男一女……身上不着寸縷,正在那裡一上一下的……難怪難怪傳出這麼奇怪的聲音,還有那令人發毛的腥氣……原來他們正在辦事,偏生得自己這個好事之徒,竟然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到底千尋也未經人事,哪裡經得起這樣一瞅,整張臉頓時像火燒一樣滾燙起來。

    此刻她是進退兩難,如現在下去萬一驚着他們,怕是要被殺人滅口的。須知宮闈里侍衛與宮女苟合之事也不少,但都是避人耳目的。若是教人看見就要冠上淫、亂宮闈之罪,是要被處以極刑的。

    該死啊該死,千尋捂着眼睛,只想假裝沒看見沒聽見。

    誰知她正急着該怎麼抽身,鼻間陡然嗅到一股曼陀羅與薄荷的香氣,那一刻,千尋真是哭的心都有。

    樓止氣息微喘的盤膝坐在她身邊,睨一眼趴在那裡一動不動的千尋,眼底的光微微泛着赤色。傾世的容顏冷到極點,那雙詭譎的鳳眸眯起狹長的縫隙,「你作甚?」

    為了抓刺客,她不經意路過假山,卻發現皇帝最忌諱的事情

    千尋一怔,他說得很輕,很顯然是內息混亂,有種強力遏制體內某樣東西,而產生的虛弱與無力。

    回眸去看,那黑衣人已然消失不見。他……失手了?

    順着千尋的視線,樓止往下看去。

    「別看!」千尋驟然起身,伸手便擋住了他的視線,「那個……沒啥好看的。」

    「不好看你還看那麼久?拿開!」不管什麼時候,他的聲音永遠冰冷得不容抗拒,那是純粹的命令式。

    千尋眨巴着眼睛,心中卻想着,這廝只是動口卻沒有動手,那就意味着方才黑衣人對他暗算成功。他現在處於內息最混亂,或者是束手待斃的狀態。她不知道那白色粉末是什麼,但肯定是連樓止都沒有想到的東西,否則他何以一臉的憤怒。

    手稍稍一縮,千尋坐了起來,「大人執意如此,奴婢先行告退!」

    本文來自《九重春華》,點擊下方「加入書架」閱讀全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