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京東金融估值直逼200億美元 「超級獨角獸」離第一梯隊還有多遠?

    京東金融最近正進行一輪超 20 億美元融資,這一輪融資完成後,京東金融的估值將超過200億美元(約1260億人民幣)。其估值飆升的背後,是金融巨頭向科技型企業的加速轉型,其營收重心正在從 to C 的金融服務收入轉向 to B 的金融科技收入,商業模式正在從金融公司向科技公司靠攏。

    京東金融估值直逼200億美元 「超級獨角獸」離第一梯隊還有多遠?

    京東金融在國內首提「FinTech」定位,而在今年4月的博鰲論壇上,京東金融CEO陳生強表示未來京東金融將逐漸不做自營金融。京東金融將把全部的金融資產轉讓給銀行等金融機構,而京東金融扮演的角色是為金融機構服務,即全部業務轉為ToB,做科技型產品服務。換而言之,京東金融從自營金融,轉為服務商。

    超級獨角獸的成長之路

    京東金融成立於 2013 年 10 月,起步雖晚,而今短短五年,已迅速成長為超級獨角獸。《2018第一季度胡潤大中華區獨角獸指數》中,京東金融位居互金行業次席。簡單回顧京東金融「超級獨角獸」的快速成長曆程:

    2016年1月16日,京東商城官網宣布旗下京東金融獲得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嘉實投資和中國太平領投,共融資66.5億人民幣,占投後比例14.25%。此輪融資投後估值為466.5億人民幣。

    2016年11月,京東金融從京東集團獨立出來。

    2018 年3月,據市場傳聞,京東金融再次開啟了融資模式。

    零售巨頭京東用流量、場景、品牌、資本與技術實力孵化而生的京東金融已建立起11大業務板塊——企業金融、消費金融、財富管理、支付、眾籌眾創、保險、證券、農村金融、金融科技、海外事業、城市計算。除了服務金融機構,京東金融正在儲備面向非金融企業以及城市提供技術服務的能力。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認為,京東金融實際上要打造一個基於數據和技術服務的開放生態

    京東金融估值直逼200億美元 「超級獨角獸」離第一梯隊還有多遠?

    截至目前,京東金融戰略所連接的合作夥伴涵蓋400餘家銀行、120餘家保險公司、110餘家基金公司,40餘家證券、信託、評級機構,合作機構的總數量超過600家。合作夥伴涵蓋中國市場上所有主流的金融機構,是當前市場上與金融機構合作範圍最廣的科技公司。與各界合作夥伴共同服務800萬線上線下商戶和4億個人用戶。是在全球範圍內為白領、中產階級提供金融服務最多的科技公司,也是金融服務覆蓋中國農村範圍最廣,服務農民數量最多的科技公司。

    「不做金融」的真相

    作為定位為金融機構服務的科技公司,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了解到,京東金融將致力於以大數據、人工智能、雲計算、區塊鏈、物聯網等新興科技,為金融機構提供人、貨、場的數字化、線上線下全場景化服務,助力金融機構在場景拓展、獲客、運營、風控、研發等核心價值環節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增加收入,推動全行業全面跨進智能金融時代。

    「不再做金融」並不是指要放棄供應鏈金融、白條等金融業務,京東金融將不直接持有金產,往金融機構轉移,包括白條、京保貝、京小貸等,資金池子放在合作銀行。以消費金融產品「白條」為例,京東金融在未來會與金融機構合作,包括聯合建風控模型等,而資產直接放在金融機構。在向服務模式的轉型中,京東金融由賺to C的錢,逐步轉為賺to B的錢。簡單來說,京東金融只不過將從自營金融轉為服務商。

    「未來京東金融的收入,將來源於服務金融機構產生的服務性收入,而不是擁有資產所獲得的收益。」 京東金融CEO陳生強如是說。

    但如果沒有一線的金融業務經驗,科技類公司很難真正具備服務金融機構的能力。在京東金融的核心業務線供應鏈金融和消費金融方面,由於京東商城是國內最大的自營電商平台,積累了大量有融資需求的客戶。中信證券數據顯示,京東金融消費信貸、和供應鏈融資的期末餘額與同比增速與同業水平相當,同期主要上市銀行消費貸款不良率基本處於1.8%-2.0%區間。從定價水平看,京東白條分期費率、逾期費率均低於螞蟻花唄和主要銀行的信用卡分期業務,市場競爭力較為突出。

    科技公司 技術是關鍵

    據京東金融介紹,海量、多維、動態的大數據疊加技術是京東金融作為科技公司的核心優勢。過去五年,京東金融集團依託京東體系內數億用戶以及數十萬合作夥伴所積累的電商數據、金融數據以及各類第三方數據,在數據量、數據源、數據處理能力方面處於世界領先水平。

    在技術能力上,京東金融利用人工智能、雲計算、區塊鏈等新興科技,開發出風險量化模型體系、精準營銷模型體系、智能投顧模型體系以及用戶洞察模型體系等諸多前沿應用模型體系,並應用於金融場景之中。其中,京東金融風控體系利用深度學習、圖計算、生物探針等人工智能技術,積累了5千萬+的黑灰風險名單,實現對3億+用戶信用風險的評估,實現無人工審核授信和放款,壞賬率和資損水平低於行業平均值50%以上。

    長期關注電商平台金融科技業務的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國內首部金融科技著作《互聯網+普惠金融:新金融時代》書作者曹磊認為,「金融科技強調技術革新對金融的賦能作用,移動互聯改變了金融的觸達能力和便捷性,大數據改變了信息搜集的成本和處理效率,並進而改變了甄別風險的能力,未來金融將以大數據為王。雲計算則改變了金融的成本和效率。

    「金融科技是基於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數字化、區塊鏈等各類『互聯網+』新技術背景下催生的、帶來顛覆性變化的金融業產品、模式、營銷體驗。嚴格意義上的金融科技不僅僅只是一個銷售渠道層面上的改變,而是發生了核裂變。」曹磊指出。

    核心與本質依舊為風控

    金融科技的發展應該遵循着什麼規律?很簡單,還是金融。只要是金融,就不可避免要遵循金融的本質規律去做事情。這個本質規律就是要管好風險,做好風險定價。

    京東金融CEO陳生強曾表示,從一開始,京東金融就把風控作為第一戰略來做。陳生強認為,做好風控,是做金融業務的生存的底線,做好了也能成為壁壘。所以,京東金融的供應鏈金融、消費金融、支付等業務都擁有自己的強大風控體系,不僅是風險定價,包括反欺詐、反洗錢等等,京東金融都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去做系統。此外,包括對宏觀經濟的分析與研究,也組建了專門的團隊,將經濟風險也納入到大的決策體系中來。

    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了解,京東金融實現了智能風控能力的輸出,幫助銀行在信貸審核上效率提高10倍以上,客單成本降低70%以上。京東金融頻頻獲得國際學術界的肯定。包括,企業金融服務能力享譽全球,是目前唯一榮獲《經濟學人》旗下歐洲金融頒發的「全球卓越司庫獎」的中資企業。信貸風控榮獲《亞洲銀行家》信貸風控技術實施獎,是中國區唯一獲得此獎項的科技公司。智能風控實驗室利用RNN循環神經網絡算法進行用戶行為路徑學習,反欺詐準確率超過目前市場平均水平3倍以上,該算法發表在世界頂級機器學習學術會議之一PKDD2017上,成為世界級的科研成果,目前已經申請專利。

    獨特競爭力被市場看好

    科技進步影響產業結構與消費者生活方式,也影響了金融服務的對象與金融服務的效率。縱觀金融業的發展,幾乎全程都伴隨着對新技術的吸納並成為科技發展和技術應用的重要推動力。金融業面臨的最基本問題是信息不完全與信息不對稱,隨着計算機、互聯網,進而雲計算、大數據的發展,金融科技取得了比以往更具革命性的變化。建立在雲計算、大數據基礎上的創新成就了當今蓬勃發展的金融科技的技術基礎。金融科技以數據和技術為核心驅動力,是金融業未來的主流趨勢。

    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不完全統計表明,京東金融板塊的業務布局遍布供應鏈金融、消費金融、眾籌、財富管理、支付、保險、證券等領域,並已經擁有包括支付、小貸、基金銷售、保險經紀、保理等牌照,與阿里系的螞蟻金服、騰訊金融同為「第一梯隊」。

    有京東電商+物流+金融+技術生態支撐,良好的用戶基礎和先進「科技基因」的融入,京東金融此次將主營業務向金融科技轉型的B2B2C模式具有獨特競爭力,其在技術、產品、服務和模式上的遠見和創新,應該就是被市場整體看好的關鍵。

    京東金融最新估值達200億美元 離第一梯隊還有多遠?

    從營收結構來看,消費金融首位、支付第二、財富管理和供應鏈金融收入規模占比第三成為京東金融業務板塊中的「重頭戲」。

    作為互金巨頭們的必爭之地,支付是京東金融繞不過去的一個話題。「支付是支撐我們整個金融科技輸出的一個支點。」許凌表示,而京東金融此前亦宣布和銀聯進行戰略合作。

    去年年初時,京東金融CEO陳生強的判斷是,「新科技對支付行業的影響,也許是所有人都難以想象的,目前整個支付市場的格局未定。」

    作為整個互聯網金融基礎設施性的支付,是每個巨頭都不會放棄的角落,也是螞蟻金服,騰訊金融業務崛起的關鍵點,而對於京東,卻是「先天不足」的短板。雖然起跑晚,但京東金融絕不願放棄在支付上的任何機會,京東金融不僅讓曾一手打造出爆款產品「白條」的許凌主抓支付業務,還不斷落地和各家的支付合作,最近還在地鐵支付掃碼進站上分得一杯羹。

    許凌曾在公開採訪時稱,「大家都覺得京東做支付晚,我們確實起步晚,但京東的支付並沒停滯。在過去三年,京東金融將網銀在線這套系統重寫,建立團隊、優化風控。」

    據界面新聞了解,京東金融宣布自己在2017年第三季度支付板塊綁卡累計用戶數超過1.8億,而早在2012年京東集團就全資收購了網銀在線。京東金融提供的數據顯示,2017年京東支付線下交易規模增長近1000%。

    但晚了十年的業務如何在一夕之間逆襲?從第三方研究機構艾瑞發布的移動支付報告來看,京東支付在前十之列增速明顯,但想要在已經趨於飽和的市場上獨闢蹊徑逆襲還需要更多的出奇了,NFC或許能成為京東金融押寶反擊的「利器」。

    京東金融估值直逼200億美元 「超級獨角獸」離第一梯隊還有多遠?

    京東金融

    雖然占據營收的第三大塊,但財富管理才是京東金融心中的「痛處」。財富管理無論是對於用戶資金還是流量來說都是巨頭們競爭的「高地」。但京東金融的財富管理一直平平,小金庫和基金超市算是財富管理中的拳頭產品,但在整個理財市場中聲量亦不大。

    京東金融估值直逼200億美元 「超級獨角獸」離第一梯隊還有多遠?

    京東金融

    而其他創新類產品在整個資產管理監管趨嚴的情況下更難發展,此前京東金融亦踩過線。

    財富管理做規模,做營收,但京東金融並未披露盈利情況。實際上,整個京東金融在財務出身的「掌門人」掌控的背景下,追求營收的目標性非常鮮明。

    許凌曾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表示,京東金融對於技術驅動的執着在於,發現哪個版塊的業務是靠線下驅動的、成本較高的就會及時叫停,而數據和技術類的服務則是主流業務,以財富管理的企業線下營銷團隊為例,靠鋪團隊可能會換來短時的業務增長,但往往背後也會隱藏諸多風險,這樣的話就會及時停止這個條線的業務。

    這個思路也體現在眾籌、保險、證券等多個板塊的業務上。從大拓業務線到由增變減,京東金融在科技能力的抗爭至上頗費精力。

    而在京東金融CEO陳生強眼中,這種轉型也很難。他在採訪時公開表示,「對於這個新方向,我花了一年多時間來說服團隊。當一家公司有客戶,又有做金融的能力,卻放棄賺全產業鏈的錢,為金融機構做服務,這本身是一個很難的決定。」

    不做金融並不意味着京東金融會放棄金融牌照,而是防禦型的進攻。據一位金融科技公司高管分析,事實上走到「不做金融」這條路上是監管的指揮棒驅動的,巨頭自己做金融業務的,希望和金融機構相互平衡合作,把金融業務還給金融機構。而所謂的金融機構賦能,更要看賦能的具體內容,以及不斷賦能之後自身如何增值。

    文:中戰華信資產品牌中心

    註:本文僅作為知識分享,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