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滷鴨雙雄分道揚鑣:絕味食品下鄉,周黑鴨進城

    斑馬消費 陳曉京

    過去的一年,絕味食品繼續領跑國內滷鴨製品行業,在營收規模上甩開周黑鴨幾條街,周黑鴨則在凈利潤方面秒殺前者。

    滷鴨雙雄分道揚鑣:絕味食品下鄉,周黑鴨進城

    同在華中地區的兩家頭部企業,同是越過30億元的營收規模,凈利潤差距達2.6億元,是煌上煌在2017凈利潤1.41億元的1.8倍。

    斑馬消費發現,拉開距離的主因是二者商業模式不同,絕味食品主要依賴加盟模式擴張,後者以自營店獲取高額利潤。

    絕味食品看重中國縣城的消費能力,已將開店方向往四五線城市下沉;周黑鴨策略重心仍在一二線城市,兩家頭部企業在擴張方向上逐漸分道揚鑣。

    在滷鴨製品企業第二陣列,煌上煌和久久丫也跟在身後,雖然營收規模上不及上述二者,但增長速度可觀,比如,煌上煌去年營收同比增長21.36%。

    滷鴨雙雄分道揚鑣:絕味食品下鄉,周黑鴨進城

    絕味食品:挽起褲腳「下鄉」開店

    去年「雙11」涉黃廣告事件,對絕味食品業績持續影響長達半年時間,更重要的是,其業績增速早已陷入疲軟。

    今年第一季度,絕味食品營收增速跌至10.11%,同比上年同期18.68%相差8個百分點;而2017年的營收增速為17.59%。

    增速疲軟導致這家巨無霸滷鴨企業不可能停下來,在2017年股東會上,絕味食品說今年將保持800至1200家的開店速度,真正邁入「萬店時代」。

    截至去年末,絕味食品(603517.SH)已有9053家店,營收達到38.5億元,據預測其店面飽和狀態應該在2.3萬家左右,這並不包括海外開店規模。

    從公司內部分析來看,注意到縣級市場增速較快,二線三線城市的增速平緩。

    絕味食品會集中力量讓渠道繼續下沉到三、四、五線城市,甚至人流量大的鄉鎮可能也會出現絕味食品的加盟店。

    從市場來看,這個區域內鮮有競爭對手,周黑鴨不屑於把直營店開過來,因為它的策略重心在一二線城市,新希望六和投資(000876.SZ)的久久丫和煌上煌(002695.SZ)自顧不暇還沒精力下沉開店。

    滷鴨雙雄分道揚鑣:絕味食品下鄉,周黑鴨進城

    所以,按照這個「下鄉」策略,絕味食品會依靠加盟店的持續下沉,將占據更為龐大的市場份額,正如戴文軍所說「占據市場是第一位的」。

    不難預測,未來幾年內,三四五線城市的市場將落入絕味食品的「口袋」。

    據斑馬消費長期觀察,絕味食品核心競爭力就是銷售網絡,靠規模化銷售拉動業績增長。現在每天可以實現銷售收入1040萬元,這和渠道下沉的涪陵榨菜(002507.SZ)和順鑫農業(000860.SZ)的二鍋頭產品的套路基本一致。

    滷鴨雙雄分道揚鑣:絕味食品下鄉,周黑鴨進城

    周黑鴨:進城盯住中高收入人群

    與絕味食品堅定選擇「下鄉」不同,周黑鴨(01458.HK)早就對外表示會將國內交通樞紐作為門店擴張的策略重心。

    周黑鴨熱衷於在一二線城市特別是樞紐位置開設店面,其商業邏輯是:高產品定價,高毛利率和高收益。

    截至2017年,周黑鴨已在全國開設1027家自營門店,營收規模達到32.5億元,凈利7.6個億。

    斑馬消費梳理髮現,其有超過300家店面開設在高鐵等交通樞紐內或附近,來自於上述門店的營收占到總營收規模的40%,也就是說三分之一的門店為公司貢獻4成的營收。

    周黑鴨最近幾年正在加大對華東市場的滲透,去年其在華東地區開設新店102家,占當年新開門店總數的32%,以每月新開8.5家新店的速度,集中火力在華東搶占久久丫和煌上煌的傳統市場。

    重視在富裕的華東區域擴張,蓋因周黑鴨遭遇業績增長放緩。

    2017年,公司營收同比增長15.4%,凈利潤同比增長6.4%,2016年這組數據分別為15.8%和29.5%。

    去年是周黑鴨登陸港交所後,第一個完整的會計年度,公司實現凈利潤增幅6.4%,創下5年來凈利增幅最低的一年,與此同時,周黑鴨來自大本營華中地區的收入卻在持續下滑。

    滷鴨雙雄分道揚鑣:絕味食品下鄉,周黑鴨進城

    2017年,絕味食品在華中區域營收突破10億元大關,同比增長29.62%,位於全國各地區增長第一。

    周黑鴨策略側重於一二線城市,開店成本高,回收周期長,會讓周黑鴨失去更大的市場。

    為拉動業績,周黑鴨從去年就推出小龍蝦產品,卻因價格過高備受吐槽,有人曾在社交媒體上算過賬,一斤小龍蝦已經到了相當於一斤某品牌汽車的地步,毫不諱言產品之貴。

    考驗:原材料上漲壓力和冷鏈物流能力

    事實上,細分領域內的滷鴨製品行業,極易受到上游原料價格和物流能力影響,位於頭部企業的絕味食品和周黑鴨,同樣也感受到了這種壓力。

    在原材料方面,兩家企業不約而同地坦言,原材料和人工等成本要素會在今年持續影響企業生產經營。

    國家統計局統計數據顯示,今年4月份鴨價格漲幅高達17.6%,上游漲價厲害,作為下游生產與銷售環節的絕味和周黑鴨,對於提價卻相當謹慎。

    滷鴨雙雄分道揚鑣:絕味食品下鄉,周黑鴨進城

    兩家有怎樣的措施呢?

    絕味食品每年採購規模在20億元左右,是全球範圍內鴨輔產品最大採購商,較大規模的採購可以平抑原材料採購單價。

    在冷鏈運輸能力上,兩家都在布局地區中心工廠來縮短運距,比如周黑鴨除了武漢工廠外,還在上海和東莞等地設立中心工廠,以輻射華東華南市場。

    絕味食品在各地也布局中心工廠,但在進入「萬店時代」後,真正考驗的其實是企業搭建日配到店的配送網絡。

    據絕味食品董事長戴文軍說,目前絕味食品已實現當天生產、當天配送和銷售的局面,其物流冷鏈運距每天在8萬公里左右,這也是絕味食品悍然揮師三四五線城市最大的優勢之一。

    辣惑⑯

    1.三根鴨脖子的戰爭

    2.周黑鴨家的「天價」龍蝦

    3.有友一年賣7500噸鳳爪

    4.「鴨脖第一股」靠粽子逆襲?

    5.千億辣貨風口對準雞

    6.鴨脖打響東征戰役

    7.鴨脖背後的資本力量

    8.起底周黑鴨、絕味成本

    9.一根鴨脖讓三個家族一夜暴富

    10.「鴨蛋第一股」田歌股份放衛星

    11.「鴨脖三雄」憑啥持續賺錢?

    12.「滷鴨天團」的電商策

    13.鴨脖子或再掀「華中戰役」

    14.百年滷味王五香攜「你好鴨」歸來

    15.絕味涉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