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時政 / 正文

    村幹部動扶貧「奶酪」:瘋狂索取「辛苦費」

    四川越西查處3名動扶貧「奶酪」村幹部——瘋狂索取「辛苦費」法網恢恢終難逃

    「親眼見到身邊經常一起開會的熟人因貪腐受審,十分震撼。」同樣作為村黨支部書記,在旁聽完沙馬布坡涉嫌受賄案庭審後,勿里醫生子感觸很深。

    近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監委首例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案——大花鄉斯覺村黨支部原書記沙馬布坡涉嫌受賄案開庭審理,縣紀委監委組織了該縣50餘名村幹部旁聽,以最直觀的方式讓基層幹部接受一場警示教育。

    此前,包括村黨支部書記沙馬布坡在內的3名村幹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的消息甫一傳出,便在這個地處四川西南的小山村中掀起了波瀾。

    三封舉報信

    「真想不到,沙馬布坡等人被查了!」2018年年初,一條消息打破了斯覺村多年的平靜。

    一切都源於三封舉報信。2017年10月17日,越西縣紀委收到三封一模一樣的信訪件,其中兩封轉自州紀委和縣檢察院。信訪件實名舉報大花鄉斯覺村黨支部書記沙馬布坡受賄,村委會主任巫且木乃子、村文書沙馬作古子侵占舊房改造款。

    2015年,大花鄉斯覺村計劃實施彝家新寨改擴建項目,舊房改造是項目中的重要工程,舊房改造款也屬扶貧專項資金。

    「在反腐高壓態勢之下,竟還有人敢打扶貧專項資金的主意,必須嚴肅處理!」越西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張杰拿着三封舉報信拍了桌子,立即開會研究成立調查組。隨後,由一名縣紀委常委帶隊,調查組隨即趕赴大花鄉開展調查。調查得知,當時在斯覺村實施改擴建工程的承包商叫沈子體古和沈兵,該村黨支部書記等多名村幹部向項目承包商收取「辛苦費」,還出具了收條。

    調查人員趕到當事人家中調取收條原件,並核實有關問題後,便通知斯覺村黨支部書記沙馬布坡、村委會主任巫且木乃子、村文書沙馬作古子到縣紀委。在確鑿的證據面前,沙馬布坡低頭「認賬」,案情浮出水面。

    屢屢索賄

    原來,在彝家新寨改擴建項目中,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給予斯覺村81戶村民每戶1.7萬元。其中,9000元為民工工資補助,8000元為改擴建材料款。項目資金由越西縣扶貧移民局統籌,改擴建建材由扶貧移民局進行集中採購後,分發給項目實施的村組,交付村民施工。該項目要求村民自建,但因村裡青壯年大多外出務工,留在家中的多為老弱婦兒,因此,除了6戶願意自建外,其餘村民都同意由村委會組織建築隊統一建設。

    81戶彝家新寨改擴建工程,共有民工工資補助72.9萬元。村黨支部書記沙馬布坡看到這筆款項,動起了歪腦筋。

    2015年11月,承包商沈子體古和沈兵找到村支書沙馬布坡商談承包事宜。為謀取私利,沙馬布坡個人決定將全村改擴建項目承包給他們,條件是支付10萬元「辛苦費」。

    11月16日,承包商將湊齊的10萬元錢交給沙馬布坡,沙馬布坡出具了收條。但雙方當天並未簽訂施工合同。

    回村後,沙馬布坡分別給村主任巫且木乃子和村文書沙馬作古子各發1萬元「辛苦費」。一周後,沙馬布坡又發了1萬元給村主任。

    按約定支付10萬元後,沈子體古就組織人員進場施工。但沒過多久,沙馬布坡又找到了他:「我之前答應把這個工程承包給其他人,現在把工程給了你,你得補償他,不然我說不過去。」無奈之下,沈子體古借來1萬元交給了沙馬布坡。

    沈子體古本以為工程可以順利開展,但不久,施工再次受阻。「你來村裡承包工程一事,村委會其他人員均不知情,且村『兩委』也未與你簽訂承包協議。」村文書沙馬作古子前來制止。

    沈子體古找到當初的介紹人進行調解,調解結果是沈子體古需從工程款中扣下4萬元作為村主任和村文書的「辛苦費」。隨後,3名村幹部以村「兩委」的名義與其簽訂了《彝家新寨改擴建施工合同》,3人簽名,並加蓋了「越西縣大花鄉斯覺村村民委員會」公章,施工得以繼續。

    嚴肅查處

    村幹部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扶貧項目中索取利益,導致施工方欠下其他商家的款項無法給付。有商家了解事情原委後,憤而舉報這些「蠅貪」。

    調查期間,面對詳實的證據,3名村官主動說清自己的問題並上交涉案款。據查,3人在實施斯覺村房屋改擴建項目過程中,以「辛苦費」為名收受、索要承包商共15萬元,並予以私分。沙馬布坡分得8.5萬元,巫且木乃子分得3.5萬元,沙馬作古子分得3萬元。

    村黨支部原書記沙馬布坡先後收受8.5萬元,其行為已涉嫌受賄。2018年2月4日,縣紀委監委給予沙馬布坡開除黨籍處分並將案件移送至司法機關處理,其餘兩人也相繼受到處理。

    「對扶貧領域發現的問題,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紀律保障。」越西縣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梁吉)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