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連續一周收到恐嚇新建,准老公卻取消婚紗照預約,她最後一個知道

    母親的事情永遠是穆宸的逆鱗,哪怕是蘇子汐也觸犯不得。她知道,現在無論她做什麼解釋都沒有用了,因為穆宸已經不再相信她。

    連續一周收到恐嚇新建,准老公卻取消婚紗照預約,她最後一個知道

    可是,這張照片究竟從哪裡來的?

    蘇子汐纖細的手指揉搓着不斷跳動的太陽穴,那裡傳來一陣又一陣的疼痛,從一周前開始,一切都變得不對勁了。

    暫且不說有人不斷惡作劇似的送來的黑玫瑰,今天竟然同時給穆宸和自己都送來了照片,蘇子汐不知道送給穆宸照片的人與送給自己照片的是不是同一個人,但是直覺告訴她,似乎有人盯上了她。

    如果真的是三年前的那個男人,他不是死了嗎,怎麼會再次出現?蘇子汐搖搖頭,不對,那個男人死了,那個男人一定是死了!

    昏昏沉沉中,蘇子汐挨着枕頭漸漸的睡去了。而此時穆氏大廈的頂樓,一個女人戰戰兢兢的站在辦公室的中間,她低着頭,等待着眼前男人的命令。

    坐在辦公椅上的男人似乎在思考着什麼,修長的雙腿相互交疊着,一隻手上握着一隻紅酒杯,紅酒杯里的液體隨着男人的動作微微晃動着,倒映着男人刀削般的精緻面孔。

    「去,查一查今天早上是誰將照片放到我辦公桌上的!」

    男人的聲音帶着一絲清冷,他動作慵懶的抿了一口紅酒,喉結上下翻動着,女人似乎可以感受到眼前男人渾身上下散發着一種名叫男性荷爾蒙的東西。

    「是。」視線不敢多做停留,微微鞠躬之後便退出了房間。

    眼前的男人就是穆宸,這家穆氏企業的創始人,年紀輕輕就白手起家,能力可見一斑不說,被上天特別眷戀着的五官幾乎是全公司女人的為之瘋狂的重要因素。

    不過她已經做了他五年的秘書,徐薇知道,這個男人絕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簡單。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如果僅僅只是有頭腦還不夠,有時候,還需要一些手段。

    連續一周收到恐嚇新建,准老公卻取消婚紗照預約,她最後一個知道

    講的通俗一點,他必須黑白兩道通吃,才能在當今這個社會上立足!

    ……

    一覺起來,身子的疲乏感也漸漸消去不少,蘇子汐拿起手機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她竟然整整睡了十二個小時!

    外面的天已經亮了,而她起床的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急忙去查看自己房子外面的郵箱,看看那裡是否還插着黑玫瑰。

    不過慶幸的是,對方已經沒有繼續送花了,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昨天畫上了休止符。

    回到房間,手機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收到一條短信,是婚紗店的人發來的,並且打了不下十次電話。不過昨天蘇子汐的手機調成了靜音,所以並沒有聽到。

    「餵?」蘇子汐將電話回撥過去。

    連續一周收到恐嚇新建,准老公卻取消婚紗照預約,她最後一個知道

    「您好,是蘇子汐小姐嗎?我是永恆婚紗店的老闆,穆宸先生已經取消了明天的行程,請問您還要過來嗎?」

    電話那頭響起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蘇子汐是知道他的,那是她與穆宸一起挑選的婚紗店的老闆。

    原來穆宸已經取消了明天試婚紗的預約了,真是可笑,這件事情還是要外人來告訴她。但是,對方還需要問什麼呢,新郎都已經不願去試婚紗了,留她一個孤獨的新娘等着被人看笑話嗎?

    本文來自《他把愛情葬成牢》,點擊下方「加入書架」閱讀全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