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初戀女友神秘失蹤,無人知曉生死,爺爺卻把她厚葬了

    他的耳邊不停的縈繞着老醫生的聲音,他得到了這麼答案,卻陷入了更深的泥潭。一切的一切仿佛像是迷宮,一圈又一圈,一環又一環的將他套在其中無法自拔。

    臨走前,老先生對宋一北說:「我不知道那個叫倪宛情的女孩究竟有沒有死,我只記得當年手術過程中沒有問題,她被救活了,但推出手術室以後狀況一直不好,搶救過幾次後以無生命徵兆,而後……她便消失了。沒有人知道她是死是活,不過照當時的情況來看,生存幾率幾乎為0。」

    初戀女友神秘失蹤,無人知曉生死,爺爺卻把她厚葬了

    生存幾率幾乎為0!生存幾率幾乎為0!生存幾率幾乎為0!!!!

    他沒有說謊,從他的眼神里宋一北能夠看出來他說的都是真的。已經到了這把年紀,他沒有必要騙他。

    可是為何……最後是爺爺將她厚葬了呢?

    又是這個問題,宋一北想不通,爺爺到底知不知道倪宛情的下落?假設倪宛情真的死了,爺爺將她葬在那麼神秘的地方,為什麼不把骨灰放在裡面?

    那麼……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倪宛情根本沒有死!!因為爺爺也不知道倪宛情的下落,將她厚葬是怕有一天我死咬着不放,跟着找到墓地。看見墓地,我會以為宛情真的死了……但是爺爺卻沒有想到,我會開館?

    對一定是這樣!!!宋一北更加堅信自己的推斷。

    難不成這件事情又和慕凌雪有什麼關係呢?

    如果宛情還活着,也會查到賬戶里的錢是從慕凌雪那裡轉出,她一定會在出現的。

    有仇必報,那是倪宛情的性格,她一定會找慕凌雪報仇的!!!

    宋一北了解她,那個看起來有些柔軟哀怨的女孩倪宛情,從小性子有些孤僻,她的眼神很可怕,她,有仇必報。

    宋一北將自己比作倪宛情,如果她是倪宛情,三年里既要躲宋振茂,又不能被慕凌雪知道自己沒死,在這期間裡,為了積攢報仇的力量與籌碼,她應該做什麼呢?

    慕凌雪……

    眼看着慕老先生病情告急,不久就要到慕凌雪和慕恆宇正式繼承慕氏集團大業的日子,如果在這個節骨眼,慕凌雪被爆出不是慕家的親生長女……那麼……會是怎樣的結局呢???

    「她將一無所有!!!」宋一北歪着嘴,露出一絲黑暗的笑容:「既然宛情在等這個機會,我又豈能坐視不理呢?」

    打算一邊私下尋找倪宛情和慕氏集團真正的千金小姐,一邊準備順勢打垮慕氏集團的工作。

    「慕凌雪……我們走着瞧!!!!」

    初戀女友神秘失蹤,無人知曉生死,爺爺卻把她厚葬了

    別墅。

    「枯草……」宋伊靈懷裡抱着粉色KT貓,頂着蓬亂的頭髮推開蘇芷言的房門,委屈的小聲啜泣:「枯草,我可以找你聊聊嗎?」

    「你終於願意出來了?當然可以!」蘇芷言合上書放在床頭柜上,跳下床。

    「不要開燈!!!這樣就好!」宋伊靈兩眼通紅的爬上蘇芷言的圓床鑽進去準備一肚子的話想要和她談心。

    「說說吧,想和我聊什麼!」蘇芷言側着臉,看着微弱的燈光下,宋伊靈水靈靈的大眼睛,眨呀眨就像是會說話的星星。

    「枯草,你說初戀是什麼滋味?」對於宋伊靈這樣單純的像一張白紙似的女孩,蘇芷言愣是措手不及。

    「其實我也沒有很多的經驗。」無奈之下只好撇嘴承認自己也是個感情白痴。

    「怎麼會?難道你就交往過許寂霖一個男朋友嗎?」伊靈認真的抬起頭看着她。

    蘇芷言點頭:「嗯。小時候只顧着學習,根本不懂得什麼是愛情,直到上了大學,與許寂霖分手,然後……嫁入豪門。」

    「那你總該知道戀愛的感覺,初戀是什麼?」

    戀愛的感覺?

    是啊,她也曾經愛過。

    她摟着伊靈輕聲道:「其實每個人的初戀大都十分純情。,跨過了初戀,愛情就生出很多姿態。 有人變得風流,見一個愛一個。有人變得冷漠,再不會拿出真心愛第二個人。漸漸的,你會發現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和你白頭到老。有的人是拿來成長的,就像是慕恆宇。而有的人是拿來生活的,有的人是拿來一輩子懷念的。」

    「就好比是我哥哥和許寂霖嗎?混蛋宋一北是你拿來生活的,你心裡的許寂霖是拿來一輩子懷念的?」

    「……」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伊靈說的確實事實。

    有些話,註定爛在心底。

    「枯草,你怕不怕我把你還愛着許寂霖的事情告訴我哥哥?」伊靈笑嘻嘻的看着蘇芷言。

    蘇芷言反倒一點不怕,因為她心裡很清楚,她身在豪門的時間在日益縮短,而她心底究竟愛誰,又有何用呢?

    蘇芷言搖頭:「伊靈,朝前走,不要回頭。當你走到最前方的時候,那是你會發現,你已經看不到慕恆宇了。因為那些最好的東西,都在前面等着你。」

    「知道了。」

    咕嚕咕嚕 ——

    初戀女友神秘失蹤,無人知曉生死,爺爺卻把她厚葬了

    什麼聲音???

    宋伊靈捂着肚子不好意思的縮着脖子笑道:「嘿嘿嘿……好幾天不吃不喝,已經哭的我沒有水分了,真的開始有些餓了。」

    「像你那麼歇斯底里的哭,當然會脫水!等等,你在床上做好,我下樓給你弄吃的去!」

    「讓小阿姨去不就好了?」

    蘇芷言指了指床頭的鬧鐘道:「已經快一點了,這個時間只有貓頭鷹還沒睡!不要吵醒她了,我去給你找找有什麼可以吃!」

    「嗯嗯。你明明就是枯草……不要往貓頭鷹的隊伍靠攏!」

    「死丫頭!」蘇芷言躡手躡腳的下樓去,溜進廚房開火準備給伊靈做些自己的拿手菜。

    那是蘇城末以前最喜歡吃的小菜,冰箱裡還有一些蔬菜,還可以湊合做一頓。

    將廚房的門輕輕關上,蘇芷言一個人在裡面忙活了起來。

    香菇小炒肉、涼拌黃瓜、水煮牛肉。

    悄悄做好將它放在餐廳,伊靈聞着味道下樓。

    「哇~~~好香吶!!!看不出來,枯草你也是個賢妻良母啊?」

    蘇芷言端着一碗白粥走出來:「沒辦法,家裡除了我沒有女人,只好學會做這些了。好幾天沒有進食,吃的清淡一點會舒服些。好久沒有做了,看看和不和胃口?」

    「嗯嗯。」伊靈拿起筷子,迫不及待的夾起一塊牛肉塞進嘴裡嚼了嚼,豎起大拇指大讚:「真是不錯,宋一北真是沒有口服咯!枯草婚後第一次下廚就這麼獻給我了……占了一樣你的第一次,總算心理平衡啦!哈哈哈……」

    看見伊靈開心的笑,蘇芷言忍了,拿起筷子不停的往勺子裡送食物給她:「吃吧吃吧,吃完了美美的睡上一覺,明天醒來拉開窗簾,又是一個大晴天。」

    是啊,每一個無法入睡的夜裡,蘇芷言都是這麼勸告自己的,睡吧,閉上眼睛什麼都不想,再睜開雙眼的時候一定、一定、一定……是一個大晴天!

    本文來自《慕愛而來》,點擊下方「加入書架」閱讀全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