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正文

    在百度改革進入深水區之時,陸奇離開了

    陸奇進入百度486天,完成了三件事:一是戰略,為百度確立了「夯實移動基礎、決戰AI之巔」的戰略基礎;二是組織,百度醫療、百度外賣、百度糯米影業消失,百度金融分拆、百度國際即將分拆;而當下最重要的是價值觀。但就在改革進入深水區時,陸奇離開了。

    在百度改革進入深水區之時,陸奇離開了

    (陸奇)

    《財經》記者 張珺/文 宋瑋/編輯

    在加入百度486天過後,陸奇匆忙給這一任期畫上句號。雖然之前已有傳聞,但這一消息還是對絕大多數百度員工來說,顯得震驚和不可接受。

    2018年5月18日,百度內部信宣布,百度集團總裁兼COO陸奇由於個人和家庭原因,無法繼續全職在北京工作,將從7月起不再擔任上述職務,但仍將繼續擔任集團公司副董事長。百度(BIDU)盤前大跌6.32%。

    「震驚。」一位接近百度高層的人士連續兩次感嘆說,此前公司內部毫無預兆。

    陸奇在2017年1月17日加入百度。李彥宏賦予他絕無僅有的權力,所有事業群組負責人均向陸奇匯報,再由他匯報給李彥宏。此時剛經歷了血友病吧、魏則西事件等輿論風波後,百度正處於低迷期。

    《財經》近期在《陸奇舉刀,百度第三次重組內閣》中已有報道,陸奇加入百度後對其戰略、業務、組織梳理已經完畢,內部士氣得以提振;但陸奇變革也就此進入深水區,到了真正觸及既得者利益洗牌、文化再造企業根基的時候。

    陸奇在任期內對百度做了三項變革——一是戰略,他為百度確立了「夯實移動基礎、決戰AI之巔」的戰略基礎,把一度搖擺在O2O的百度拽了回來;二是組織,百度醫療、百度外賣、百度糯米影業消失,百度金融分拆、百度國際即將分拆;而當下的重點是價值觀。

    在戰略和業務上,陸奇將百度業務梳理成「四象限」。縱坐標分為兩大使命——關鍵使命(「夯實移動基礎」)和非關鍵使命(「決勝AI時代」),橫坐標分為主航道和護城河。主航道是戰略級業務,護城河為主航道提供支持,保駕護航。

    第一象限是關鍵使命+主航道,包括移動搜索、Feed和手百;第二象限是關鍵使命+護城河,包括PC搜索和大商業(所謂關鍵使命意味着已成型可變現);第三象限是非關鍵使命+主航道,包括百度金融、Duos、智能駕駛、智能家居、智能雲、短視頻和AIG;第四象限是非關鍵使命+護城河,包括貼吧、知識、地圖、糯米等。(所謂非關鍵使命意味着其仍在探索和孵化中)

    在組織上,裁撤和分拆之外,陸奇整合現有資源和部門成立了三個群組:2017年3月1日,智能駕駛事業群組成立(本來陸奇親自挂帥,但在2017年8月副總裁李震宇接任);3月24日,百度AI技術平台體系成立;一年後2018年3月6日,智能生活事業群組成立。

    至此,百度的業務架構為——搜索公司(高級副總裁向海龍負責)、AI技術平台體系(AIG,副總裁王海峰負責)、智能駕駛事業群組(IDG,副總裁李震宇負責)、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LG,COO陸奇負責)、新興業務事業群組(EBG,總裁張亞勤負責)和金融服務事業群組(FSG,高級副總裁朱光負責)。

    在文化上,2017年四季度,陸奇着手整頓文化價值觀。他在內部推行「新風會」,前三次的主題分別是——戰略、文化和信息流,每月召開一次,一次一小時,從不超時。在第二場會議上,陸奇提出,禁止員工對高管以「總」稱呼,一律要直呼其名,從總監做起。

    「容易的事情做完了,戰略和業務梳理清楚了,接下來到執行層面一定涉及人和錢。」但據《財經》了解,陸奇並不直接掌管百度的人事權和財權,百度CFO余正鈞和人力高級副總裁劉輝均向李彥宏匯報。「人事權和財權都不在陸奇手裡,他得去擺平各方利益。」

    這意味着在資源分配上,如果陸奇想對核心業務增加投入,最終還是取決於李彥宏的意志,陸奇是參與討論方之一,但不能直接拍板;在人事上,梳理架構和組織或許容易,到真正觸及既得利益洗牌和文化再造企業根基時,一個職業經理人想順利推行絕非易事。從近期一系列高管的反彈和出走來看,進展不盡如人意。

    此外,這次內部信顯示,陸奇離職後,張亞勤、向海龍、王海峰、朱光等人將直接向李彥宏匯報,李震宇轉向張亞勤匯報,任命景鯤為SLG總經理,並在未來一段時間裡直接向李彥宏匯報。

    頗值得玩味的是,主管智能駕駛事業群的李震宇和主管智能生活事業群的景鯤,前者是百度副總裁,後者是百度執行總監,但在匯報關係上,前者轉向張亞勤,後者直接向李彥宏。(據《財經》了解,景鯤剛在今年四月晉升為執行總監,是目前百度當紅的高管之一。)

    這一轉變或透露着百度重要戰略優先級的改變。百度以人工智能為戰略核心不會改變,但是業界認為無人駕駛的實現相對漫長,而智能家居可能是三五年的事,或許在當下更值得去做。

    經歷了2016年下旬連續兩個季度營收下滑後,百度(BIDU)財務在陸奇加入後開始回暖。2017年四個季度同比增長6.8%、14.3%、27.9%和29%,2018年Q1同比增長31%。市值一度跌至500億美元的百度,在2017年10月衝破900億美元關卡。截至2018年5月18日,百度市值975億美元。

    陸奇此時辭任,百度面臨挑戰。首先,不管是無人車還是智能家居,陸奇沒有為百度留下完全成型的人工智能落地產品,這是其在任期內的一大「遺憾」。產品落地仍是百度急需交出的答卷。

    而比戰略、業務更重要的在於「人心」。陸奇雖然在百度只有一年多時間,但深得人心,特別是受到一幫工程師的愛戴。陸奇離開後,如何進一步收攏人心,讓人心不散,也是百度面臨的當務之急。

    ---

    以下是百度內部信:

    各位百度同學,大家好:

    今天,我要和大家溝通一項公司的重要變化:由於個人和家庭的原因,Qi無法繼續全職在北京工作,經與公司協商,將從今年7月起不再擔任集團公司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職務,但將繼續擔任集團公司的副董事長。同時,經公司研究決定,從即日起,王海峰晉升為百度公司高級副總裁併繼續擔任AI技術平台體系(AIG)總負責人。

    自Qi去年一月加入百度以來,公司發生了很多積極向上的變化。我和廣大同學一樣,都對他正直的人品、忘我的工作精神和在技術及商業領域的敏銳洞察力印象深刻。在公司夯實移動基礎,決勝AI時代的戰略指引下,無論是在移動生態下的搜索和Feed雙輪驅動,還是在AI方向上的Apollo生態建設、智能家居場景探索、ABC商業拓展,以及百度核心技術能力和前瞻技術方向的持續布局、引領和創新,都取得了明顯的進展,公司整體業務也在快速前進。這些都與Qi及所有同學們的辛勤付出密不可分。在這裡,我希望所有百度同學和我一起由衷地感謝Qi作為集團公司總裁兼首席運營官期間對百度所做的重要貢獻。我也期待並相信Qi在公司新的角色上,和大家一起,攜手並進,共同實現我們的崇高使命和偉大理想。

    海峰於2010年加入百度,先後為公司創建了自然語言處理部、互聯網數據研發部、推薦引擎和個性化部、多媒體部、圖片搜索部、語音技術部等,並曾擔任搜索公司副總經理。作為AIG總負責人期間,海峰在機器學習、大數據、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處理、語音技術、圖像識別及增強現實等領域吸引招募全球優秀人才,帶領團隊不斷開拓創新,提升百度技術核心競爭力,是變革的推動者和驅動AI技術商業化的楷模。海峰是百度培養多年的技術領袖及優秀領導者,是百度簡單可依賴文化的優秀代表。請和我一起祝賀海峰的晉升。希望海峰再接再厲,積極秉承「簡單可依賴」的核心價值觀,帶領團隊為百度的基業長青做出更大的貢獻,為實現「用科技讓複雜的世界更簡單」這一崇高使命,貢獻重要力量。

    為了加強集團公司的集中統一領導,各業務部門負責人張亞勤、向海龍、王海峰、朱光等人將直接向我匯報,IDG總經理李震宇轉向張亞勤匯報,任命景鯤為SLG總經理,並在未來一段時間裡直接向我匯報。最後,祝福Qi未來一切順利、美好。

    延伸閱讀:陸奇舉刀,百度第三次重組內閣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