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正文

    陸奇走了,Apollo涼了?

    陸奇走了,Apollo涼了?

    5月18日下午,已經許久沒有曝出負面新聞的百度放出了一條重要消息:去年1月就任百度集團總裁兼COO的陸奇將因個人和家庭原因從2018年7月起不再擔任上述職務,僅留任百度集團副董事長。與此同時,百度AIG(AI技術平台體系)總負責人王海峰被晉升為百度高級副總裁。

    值得汽車界關注的是,IDG(智能駕駛事業群組)總經理李震宇轉為向百度公司總裁張亞勤進行匯報。

    令人玩味的是,今年年初,2016年由北汽研究院加入百度任副總裁的鄔學斌也離開該公司跳槽到寶能汽車。至此,Apollo智能駕駛開放平台的提出者、與車企對接的主要執行人已全部離開百度。對此人們不禁好奇:陸奇走了,Apollo是否要涼?

    陸奇走了,Apollo涼了?

    (百度自動駕駛發展歷程)

    不過,鑒於Apollo已被提升至百度集團層面的戰略高度,該計劃已很難再受到某個百度領導人的個人升遷或意志而轉移。要知道,截至今年4月19日Apollo 2.5發布,這個全球最大的智能駕駛開放平台已經積累了超過100家合作夥伴。其中包括包括了汽車廠商、Tier1供應商、科研機構、地方政府、芯片公司、激光雷達公司、軟件算法企業、出行服務商和其他軟硬件供應商等等涵蓋汽車全產業鏈的合作夥伴。尤其是汽車廠商,Apollo的合作企業目錄上到涵蓋了中外幾乎所有叫得響的乘用車與商用車企業。

    重要的是,百度Apollo還與眾多地方政府達成了合作。尤其是在雄安新區,百度在今年年初進行了落地車型展示,成為了第一家在該地區進行自動駕駛展示的公司。恍惚間,Apollo似乎讓百度擁有了「央企」的光環。

    然而,陸奇離開對Apollo的影響卻絕對不亞於10級地震。

    在2017年4月的上海車展上,陸奇似乎是臨時起意地在會展中心的一個教室大小的會議室里宣布了Apollo計劃的啟動。(據內部人士稱,是因為陸奇需求提的太着急,所有的大會議室和發布會時間早就被搶光了)隨後,出身汽車行業的鄔學斌便挨家車企去溝通合作,讓大家加入Apollo開放平台。

    陸奇走了,Apollo涼了?

    (百度Apollo技術架構)

    縱使最初飽受質疑,縱使磕磕絆絆,但陸奇似乎一度真的把這事干成了。同年7月,Apollo就公布了技術架構和逐步開放的時間節點。當初公布的這幾張PPT看似簡單,但實際上相當了不起。要知道,之前由王勁帶領的無人車團隊、L3事業部、Carlife事業部等等部門的開發的源代碼壓根就不是為今後合作開放利用所設計的,因此要打造Apollo可謂是「傷筋動骨」。而在陸奇的帶領下,百度理順了產品和開發思路,並基本按照路線圖實現了開放時間點。就這點來看,陸奇對得起李彥宏對他的「封王拜相」。

    客觀來看,陸奇的離開並不會對Apollo平台的下一階段開放造成太大影響,畢竟開放路線圖已經歷了近一年的考驗,穩步推進並不是難事。因為這件事收到最大傷害的是人心,以及百度在汽車產業中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和關係。

    陸奇走了,Apollo涼了?

    (百度Apollo發展規劃)

    要知道,陸奇最開始加入百度,是李彥宏的真愛表達。「工作極其玩命,上下皆有口碑。」這話出自很少誇人的Robin之口,顯然有着不同的意義。事實上,陸奇加入提出的「All in AI」戰略直接拉動了百度股價,讓其不再受到京東的威脅。

    而這次他的離開,也很可能會引發百度內部的質疑:彌賽亞(救世主)已經離開,王朝中興真的還有希望嗎?

    此外,百度和目前大部分車企達成的合作,都是由陸奇本人所親自推動並簽署合作協議的。相比較變化較快的互聯網領域,汽車產業更強調穩定和可靠,也更加信任「老人」。而隨着陸奇的離職,原本就飽受考驗的Apollo計劃是否還能得到汽車企業們以外的重視程度,也成為了未知。

    隨着陸奇的離任,百度「人工智能&自動駕駛黃埔軍校」的金字招牌正再一次綻放出新的光芒。但要知道,儘管歷史上的黃埔軍校和其學員們在中國近代史上都扮演了重要作用,但創建學校的國民政府,最終卻失去了江山。

    而這一天,距離百度還有多遠?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