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 正文

    首屆條約實踐國際會議在以色列召開

    近期,以色列外交部舉辦第一屆條約實踐國際會議,來自英國、澳大利亞、德國、瑞士、奧地利、日本、韓國、加拿大等20個國家的外交部門派代表與會。以色列外交部法律顧問貝克爾致開幕辭,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委員邁克爾·伍德(Michael Wood)作主旨演講。與會者介紹了各國在對外締約方面的法律規範及實踐經驗,並就締約涉及的法律、技術問題進行了深入交流。會議討論議題主要包括:

    首屆條約實踐國際會議在以色列召開

    (一)締約主體

    目前國際層面普遍認為,條約是國際法主體之間按照國際法產生、改變或者終止相互間權利義務的意思表示的一致,締結條約的主體不僅包括主權國家,還應包括國際組織等其他國際法主體。但在與除國際組織之外的其他國際法主體,尤其是一些次國家主體締結條約的實踐中,各國的態度不盡相同。加拿大代表在介紹其實踐時指出,非主權國家主體在現代條約實踐中扮演了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加對與此類主體,尤其是次國家主體締結條約採取較為審慎的態度。以比利時的三個語言區及丹麥的格陵蘭島、法羅群島為例,考慮到比利時憲法中明確授權三個語言區締結條約的權利,這與加本身堅持國家為條約主體的主張相悖,因此加只與比利時語言區簽訂不具有國際法約束力的諒解備忘錄;而丹麥則是通過單獨法案的形式授權法羅群島和格陵蘭島政府締結某些國際條約的權利,並且承諾丹麥政府將為兩島簽訂的國際條約承擔國際責任,因此認為加與上述兩者簽訂條約不存在法律障礙。

    關於部門間協議是否構成國際條約,各國的觀點和實踐差異較大。德國、加拿大、白俄羅斯、以色列等國家法律明確規定國家部門在其職權範圍內可與國外對口部門簽訂條約。西班牙只將以具體執行國家、政府間條約為目的而締結的部門間條約認定為國際條約,將單純的部門間協定視為不具有國際法上約束力的雙邊文件。另有部分國家認為部門沒有締結條約的權力,或認為只有經過個案授權才有締約權限。但與會各方一致認為,如果部門被授權締結國際條約,那麼相關條約引發的國際責任最終應由國家來承擔。

    (二)不具有國際法約束力的協議

    與會各國表示,隨着國際聯繫的逐漸緊密和國際交往的日益擴大,不具有國際法約束力的協議數量也不斷增多,成為國際協定中不可忽視的重要組成部分。簽訂這類協議的好處是靈活性大,簽署、報批程序簡單,耗時短,能夠滿足國家政策層面和實際發展的需求。多數國家外交條法部門除處理條約事務外,也負責此類協議的管理工作。瑞士、西班牙、韓國、墨西哥等國家表示在其本國實踐中一般以諒解備忘錄的形式締結此類協議,並在名稱、格式、專業術語等技術方面將諒解備忘錄文本與條約文本作以區分。西班牙認為,此類協議雖不受國際法約束,但受國內相關法律的規範;德國則更傾向於將此類不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認定為政治性文件;英國表示,諒解備忘錄多不構成條約,但還應根據文本內容、措辭等具體確定是否具有國際法上的約束力。邁克爾·伍德表示,即便簽訂的是沒有國際法約束力的協議,但在一些情況下,簽署方仍可基於相互信賴、「禁止反言」等原則產生有關義務,當事方的一些事後行為也可能使原本不具有國際法約束力的協議轉變成國際條約。

    多個國家在評論中表示,在確定一項文件是否構成條約時不能僅依據條約名稱、格式、用詞等因素作出判斷,應充分考慮締約方在簽訂協議時是否存在受法律約束的意願,無法律約束力的意向性聲明不能構成國際條約。

    (三)條約的事後保留

    傳統國際法對條約保留的要求較為嚴格,認為一個締約國的保留必須得到所有其他締約國的同意。1969年《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確立了保留的原則,即在條約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締約國可在符合條約目的和宗旨情況下,自行決定提出保留,並將提出保留的時間限定在參加條約之時。以色列代表指出,近年來國際實踐中對條約的保留似有逐步放寬的趨勢,主要體現在對保留提出時限的規定上。例如《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年鑑2011》中表示,只要其他當事國不明示反對,條約締約方即可在參加條約之後再進行事後保留。《聯合國條約工作手冊2012》將提具保留的時間放寬到保存通知發出後一年之內。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於2014年制定的《聯合國投資人與國家間基於條約仲裁透明度公約》規定締約方可隨時作出保留。與會各方認為,對保留的逐步放寬可能會導致兩方面的結果,從積極的角度看,更有利於公約達成一致,給各締約方創造了更大的靈活性,但可能對公約的確定性造成損害,許多國家認為該趨勢應當引起各國的研究和重視。

    (四)外交機構條約管理部門在對外締約中的職能

    此次會議參會者多來自各國外交機構條約管理部門,會上對各自職能及與其他有關部門的配合作了介紹,總體來看,不少國家在對外締約上採取以下分工模式:主管部門負責條約起草、談判等事務,外交部門負責就條約文本提供法律意見、參與談判、指導締約程序、辦理全權證書、負責條約的登記存檔等具體事務,司法部或內政部負責審查條約與國內法(主要是憲法)是否存在衝突及條約在國內的適用問題。

    首屆條約實踐國際會議在以色列召開

    會上,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參贊胡斌結合我締約實踐和經驗,就中國對外締約的總體情況、條約的簽署及報批程序、香港澳門特區對外締約及條約適用等問題作了專門介紹。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