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正文

    站在電影這座橋上

    站在電影這座橋上

    視覺中國供圖

    早些年父親腿腳還利索的時候,我曾帶他們去歐洲旅遊。近幾年父親腿不好了,電影便成為一個窗口,新的光線透進來,他們與我、與這個隨時變化的世界的連結又緊密了幾分。

    --------------------------------------

    《紅海行動》剛上映,我腦海中的第一反應,便是帶父親去看。

    我例行問父親:「最近有部電影評價不錯,您想去看嗎?」「國產的還是進口的?」「國產的。」「講什麼的呀?」「戰爭片。」「好,去吧!」

    父親愛看帶有民族特色的傳統電影,最近尤愛國產戰爭片。對於每天守着《海峽兩岸》電視節目的他而言,適應國外電影的文化衝擊有難度。而國產片則不一樣,一講到國家和軍隊,父親便激動得難以自持。家國,似乎早已滲透到他們那輩人的血液中了。

    到了電影院,父親像孩子一樣興奮。他興致勃勃地給我講自己當年做雷達兵的經歷——指揮飛機、跳傘、演習,提起那段青春歲月,父親的眼裡閃着光。看完之後他問我:「這片子票價貴嗎?」「不貴。」「那我們再看一次好不好?」「行!我來買票。」

    別的老人對看電影似乎都已經缺乏興趣了,可父親不一樣,每次都感到新奇和愉悅。他對新鮮事物的接受度格外強。電影對於他而言,更像是通往新世界的那扇門,門打開了,一切就變得鮮活了起來。

    第一次帶父親看電影,要追溯到5年前。

    父親年輕時勞動強度大,腿腳不好,退休後整日在家,幫忙照看孫輩。當孩子長大上學,有了自己的活動之後,父母的周末則顯得有些無聊。別人家身體健康的老頭老太太還能爬個山,到公園遛一遛,可父親遛不動。家附近有個電影院,思來想去,我試探着問父親,咱們去電影院看場電影吧?

    父親帶着點猶豫和驚訝,最終還是答應了。第一次看了什麼早已忘記,但和父親共同看電影的時光充實而愉悅,父親的積極回應更是令我驚喜。於是看電影這項活動,便以一月一次的頻率,延續了整整5年。

    在這5年,電影更像是一座我們溝通的橋樑,父親經常會談起他的過往歲月、人生感悟,也對我們所處的科技時代表現出充分的好奇。

    春節期間,我帶他們去看《唐人街探案2》。父親看完後感慨萬千,之後便開始接受電子支付。父親還從主人公的奇妙經歷中意識到手機地圖的好處。用慣了紙質地圖的他期待地看着我:「你能教我用嗎?」

    學會使用電子導航之後,父親和戰友組成車隊,自駕去了寧夏、青海、貴州和雲南。他回來後驕傲地向我宣布,「車隊裡面會使導航的人很少」,他所在的車成為當之無愧的頭車。

    作為獨生子女的我,一直跟隨父母生活。父親離開部隊後成為火車司機,寒暑假時,我常常待在他的火車頭上,他去哪兒我就去哪兒,陪伴他行走了大半個中國,去得最多的是天津、張家口,最遠到過哈爾濱。父親奔波在鐵路線上,沿途給我講解每個城市的大致情況,到了終點,還會帶我在火車站周邊看一看。

    我以這種「自由行」的方式,認識了上世紀80年代的大半個中國。我至今為自己有這種經歷感到自豪和驕傲,父親帶給我的不僅是更寬闊的視野,還有敢於探索新事物的勇氣。

    如今我已長大,父親卻老了。過去帶着我看世界的人,現在退休在家,出遠門的幾率更少。早些年,我曾帶着他們「歐洲自由行」,近年來,電影成為一個窗口,新的光線透進來,他們與我、與這個隨時變化的世界的連結又緊密了幾分。

    隨着年齡的增長,這些年,大腦深處有個聲音一直在提醒我,父母是我在這個世界最親近的人,趁他們健在,一定要多陪伴他們。我的廚藝沒有我爸好,手也沒有我媽巧,就是愛玩、會玩,帶他們看電影就是屬於我們仨的共同娛樂。爸爸充分信任我的推薦,他對於新事物的接納,讓我更明白人生的意義所在。

    前些天我問爸爸,我快放暑假了,你有沒有打算去哪裡玩呀?

    他笑了笑:「你帶我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