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有聊|竹趣

    翻閱書本,看到王安石的絕句《詠竹》:人憐直節生來瘦,自許高材老更剛。曾與蒿藜同雨露,終隨松柏到冰霜。家鄉的竹一下子就浮現在我腦海里。

    在我家的後山上,有一片蔥綠的毛竹,這竹林曾給我帶來了不少樂趣。

    有聊|竹趣

    兒時,竹林曾是我的天然遊樂場。我和小夥伴們央求大人幫忙砍幾條枝幹下來,在林子裡「騎竹馬」,揮揮洒洒用竹枝「鬥劍」,倒也能玩上大半天。最妙的是用竹筒做「竹筒炮」玩,炮身取自細竹子兩個竹節的中間段,竹節切掉,炮柄是用刀將一根筷子或者更細的竹子削成炮身內部的大小,子彈則取自大小適中比較硬的樟樹果。大家拿起「竹筒炮」對着「靶子」噼啪一通亂射,互相吹牛說自己是「神槍手」,真好玩!

    長大後,竹林變成了我休憩身心的地方。閒暇之餘,我喜歡在竹林里散散步,倚靠着竹子歇歇腳,聽風,等雨,看林間鳥兒飛翔、歌唱,品味陽光斜照下來的溫度。要是手裡再泡上一壺茶,閒閒散散地坐在竹林里喝,茶水裡好似帶了竹子的「鮮」,入喉能醉人。有一次,我獨自坐在竹林里喝茶,有一隻花毛的鳥兒竟不怕我,撲稜稜抖起小翅膀飛到我肩膀上停歇,我賞竹,賞鳥,此後無數次回想起這經歷,嘴角仍是笑意,心裡驚嘆着:奇哉!

    這些年來,後山上的這片竹林還滿足了我的口腹之慾。挖筍入菜,大快朵頤,也是極有趣的。

    秋冬時挖冬筍,春天則尋春筍。把筍殼一剝,筍子切片過水祛澀,再入了油鍋,就可以幻化成千百種滋味。

    據說,名家吃筍講究吃「原味」。如古清生曰:「清水煮筍,先將鮮筍整條冷水下鍋,煮沸撈起,切塊,清水漂,瀝乾再回鍋,少許加鹽,再煮,此回煮得越久越好。吃筍也是一種親近自然的形式。」筍子入口微甜,回味又有點微苦,也許,這該是人生的滋味了。

    年年歲歲,時光流逝,所幸這竹林一直陪伴着我。有竹同行,便添了生活之趣,這一片綠意,是我人生旅途中最美的風景線。

    (林金石/文 刊於燕趙都市報2018年6月15日第18版)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