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撞上冰山之後的華為企業業務

    ​在15年的時候,網上有一篇冀勇慶寫的文章,《撞上冰山的華為企業業務》,這篇文章可以在互聯網上可以找到,鏈接如下: https://www.huxiu.com/article/129220.html?f=member_article

    撞上冰山之後的華為企業業務

    從2015年的企業業務當期盈利開始,一直到2018年年中,時間也過去了近三年的時間,如果我們盤點這三年華為企業業務舉措,可以清楚可以看到華為這三年企業業務發展脈絡!

    華為企業業務從2015年6月,帶着一身毛病出發,使向了正確的航向,華為的企業業務是成功了嗎?

    先看一個數據,過去的幾年當中華為企業業務幾乎每二年就可以增長一倍,所以從2015年到2017年增長了一倍,2016年到2018年也增長了一倍,簡單的來說過去年三年當中,華為的企業業務大約是增長了1.5倍,每年的複合增長率大約是35%,從這一點上來看華為還算是比較成功。

    從華為內部人士的消息來看,華為企業業務2017年的利潤(華為內部的一些數據)大約是10億美元,對於一個100億美元業務單元來說,利潤率還不錯至少不算太差,從這個角度來看,華為的企業業務不能算失敗,雖沒有到達到公司的預期的150億美元營業收入,所以我們說華為企業業務依然在成長,而且成長性還不錯。而且從解決方案上看來,華為成功推出了平安城市解決方案,引領了中國在智慧城市的解決方案,也吸引了眾多的合作夥伴,推出很豐富的解決方案,生態培養也可圈可點。

    撞上冰山之後的華為企業業務

    另外,作為中國區第一大的供應商了華為企業業務單元,無論是合作夥伴大會成功舉行,以及華為每年全連接大會的舉辦,都意味着華為在這個領域無可以爭議領頭羊的地位,在公司內部一個笑話說:每年因為企業業務內部腐敗案件的高發,也意味着華為在企業業務的成功。以及中國區的合作夥伴管理的成熟性,經過這幾年華為中國區的企業業務的合作夥伴的磨合,摸索出一套相對成熟的合作夥伴管理方法,透明、公正和公平的管理辦法,也走出了自己的特色,不再全部學習思科等公司管理方案。

    撞上冰山之後的華為企業業務

    儘管如此,華為企業業務在華為三個BG當中還是承受了最大的壓力,一方面體量不夠大的情況下增長不如CBG,在運營商業務達到天花板情況下,幾乎承載了華為網絡產品增長重任的企業業務單元,低於50%的增長一直受到公司的購病。

    哪企業業務相對不成功的地方在哪裡?

    確切來說,企業業務單元在海外增長還是差強人意,從2012年以後企業業務海外業務只占全球企業來務1/3,哪怕就是2017,海外企業業務不過只是全球業務的35%,沒有什麼改觀; 就是因為海外的企業業務增長還是出了問題,更難的是企業業務海外業務單元,盈虧大體平衡,利潤情況並不太好。

    事實上,華為的企業業務在全球的遇到的競爭特別是海外競爭,都是來自美國同行,如HPE、思科和戴爾等公司,更為要命的是由亞瑪遜領導的雲計算風起雲湧,雲計算帶來最為直接的後果就是傳統的企業IT的信息支出將大大減少,也就是華為的企業業務目前是從存量減少的業務當中奪食,要遠比在增量市場當中分餅要難很多。同時華為研發繼續來自於IPD流程,我們不否認IPD的開發流程在運營商市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IPD流程在開發企業的產品的時候,遇到不靈活、產品不對路的情況,使得企業業務拓展更加艱難。

    最近這幾年華為運營商業務也遇到了天花板,公司需要把大量的優秀人員轉到新業務當中去,來減輕運營商業務的壓力 ,部分在運營商有成功經驗的人就轉到了企業業務,這幾年企業業務部長頻繁更換,幾乎每換一次企業業務部長,就造成區域企業業務動盪一、二年,畢竟是直銷業務和分銷售還是有很大區別,我們說失敗是成功之母,其實成功也是失敗之父!甚至到現在還有很多代表和企業業務部長在討論為什麼要Sales是OTE,而不是公司貫用的獎金評定製!

    同時在海外的渠道政策當中,拋棄了當初相對成功的一國一策方法,全球統一的渠道政策執行,給全球業務帶來很多的困惑,畢竟發達國家的渠道政策和發展中國家:如非洲的渠道政策應該要不一致的,這個政策的反覆,給很多地區企業業務帶來很多困擾!

    好在華為公司足夠大,經得起折騰,企業業務也有一塊根據地---中國市場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儘管有種種不好的地方,但是我對華為的企業業務前途依然看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