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特金會」同一天,美國台北辦事處新館悄然開張,這是特朗普擔心刺激大陸嗎?

    就在全世界把目光放在12日新加坡特朗普會見金正恩的時候,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新館同一天悄然開張。

    外界之前最關注的,就是美國派哪個層級的政府官員參加開館儀式。答案當天揭曉,美國國務院負責教育與文化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瑪麗·羅伊斯出席。這一職務相當於大陸這邊的司長,遠遠低於之前英國《經濟學人》預測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甚至低於外界普遍預估的美國內閣排名中間的部長。對此,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梅華健表示,羅伊斯是非常恰當的合適人選。

    面對坐在一旁的蔡英文、賴清德、馬英九等人,羅伊斯的開館致辭也顯得中規中矩,僅僅泛泛談到「美台雖然隔着太平洋,但共享信念與信任,已經塑造堅實的合作基礎」,沒有提出什麼讓台灣當局感到意外之喜的新話。除去場外抗議的民眾,整個開幕式就在這樣波瀾不驚的氣氛中結束,用台灣媒體的話說,叫做「低空掠過」。這樣寡淡的場面與被媒體熱炒的美台關係日趨密切差距不小,更遑論蔡英文口中所稱的「美台關係處在歷史上最好階段」。之前,美國先後通過「與台灣交往法案」和「國防授權法」,蔡英文當局也積極配合美國的印太戰略,倚美抗陸的架勢十足。再觀12日華盛頓低配版的出席人選,台灣方面的大失所望可以理解。

    對此,奧巴馬時期負責中國大陸、台灣與蒙古事務的官員何瑞恩有一個很到位的解釋,長期以來,美國實行的兩岸政策叫「友台不反中(大陸)」。

    把「友台」與「不反中(大陸)」分開解釋不難。基於歷史與現實原因,美國國內有相當一批政客親近台灣,同樣的,基於基於歷史與現實原因,美國國內有相當一批政治家明白不能因為台灣問題而徹底破壞美中大局,但「友台」與「不反中(大陸)」這個名詞,就宛如華盛頓宣稱其堅持的基於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與「與台灣關係法」的「一個中國政策」一樣,如何放在一起操作,則是一個需要拿捏分寸的活兒。

    以這次開館儀式為例,有分析稱這是因為特朗普當局不想讓台北開館儀式沖淡了新加坡的握手,因此調低了衝撞刺激大陸的烈度。另一方面,「特金會」與台北開館意外撞期,又給了台灣當局解釋為何美方來人分量不足的絕好理由,似乎給海峽兩岸都留了餘地。

    但問題來了,在不承認兩岸同屬一中的民進黨當局執政期間,美國自認為兩全其美的「友台」與「不反中(大陸)」之間的分寸越來越難把握。過去人們常說,大陸、台灣、美國是三角關係,但這個三角形從來不是個等邊三角形,隨着大陸發展,美台關係日益被鑲嵌在北京與華盛頓關係中去,「不反中(大陸)」日益也日益成為「友台」的前提。

    更重要的是,正如台灣《中國時報》所言,美國不必時刻忌憚大陸,但在完全不對等的美台關係中,台灣則處處要看美國的臉色。華盛頓的對台政策毫無疑問是為美國國家利益服務,首要考慮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利益與算計,再怎麼親台,也不會容忍台灣當局恃寵而驕,甚至把美國作為對付大陸或者謀求「獨立」的棋子。說到底,美國的「友台不反中」本質還是想兩面下注,既保持美國對海峽兩岸的影響力,也可以左右逢源不用付出實質代價。

    對於華盛頓的如意算盤,各相關方自然瞭然於胸。在大陸看來,特朗普當局降低赴台官員的級別,依然是一個不正確的舉動,因為這個問題的本質不是該派哪個層級的官員去,而是應該不應該派官員去。外交部發言人表示,美方以任何藉口派官員赴台活動,都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干涉中國內政,給中美關係造成消極影響。

    同樣,對於台灣來說,口惠而實不至的「友台」也不是什麼好事,一旦民進黨當局真之視作是「解藥」,並將之視作制衡大陸的籌碼,「友台」也就變成了「害台」。亦有媒體看出了未來兩岸關係與陸、台、美三邊關係的兩個爆點,第一是美國軍艦是否真會穿越台灣海峽;第二是蔡英文擬今年8月訪問南美「友邦」巴拉圭,在「與台灣交往法案」加持的情況下,過境美國哪座城市,也被視作未來美台關係的指標性事件。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