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政策「組合拳」消除美聯儲加息衝擊

    宏觀大勢

    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於北京時間周四凌晨2點公布貨幣政策聲明,決定將基準利率的目標區間上調25個基點,從此前的1.50%到1.75%調高至1.75%至2%。這是美聯儲自2015年12月開始緊縮貨幣政策以來的第七次加息,也是今年以來的第二次加息。

    美聯儲每一次加息,都對世界金融經濟帶來巨大的衝擊,世界各國、尤其是新興經濟體國家都將為此付出一定的代價。

    將聯儲加息產生的這種經濟邏輯或輻射效應,套用在今天中國經濟金融運行現狀上較為適合。今年以來,我國資本市場一直處於有待提振的狀態,部分原因是實體經濟自身恢復尚需時間。此外,美聯儲加息引發美股下跌,進而影響A股走勢,兩者之間也有某種天然的聯繫。如果美聯儲加息對全球股市的負面聯動效應,包括引發的資本流動和心理情緒依然得不到「安慰」,中國股市則需要更加強有力的提振措施。

    不過,我國對此次美聯儲加息可能帶來的負面衝擊用不着恐慌。只要從經濟金融戰略上引起足夠重視,增強危機感和憂患感,並把其作為當前破解不利經濟金融局勢的當務之急。此外,對美聯儲加息將形成的不利影響,應進行科學預判,制定或準備系列政策「組合拳」。如此一來,方能做到「手中有糧、心裡不慌」,減輕美聯儲加息產生的震盪。

    就當前而言,不妨採取四個方面的措施來消除美聯儲加息帶來的衝擊。

    首先是,適當地調整我國貨幣政策,從「穩健中性」向「穩健適度」轉化,不宜跟進加息,可擇機實施降准這一數量型貨幣政策操作工具,釋放充裕的市場流動性,以擴大市場貨幣供給緩解融資緊張局勢。同時,央行通過降低存貸款基準利率等價格型貨幣政策工具予以配合,二者相得益彰,共同發揮優化我國貨幣供給環境的作用,為我國實體企業融資營造寬鬆環境。

    其次是,中央政府積極推出並實施系列優惠財稅政策,鼓勵銀行金融機構採取更加激進的信貸策略。站在穩定和發展經濟的政治戰略高度,想辦法創新信貸服務模式,推出切合實際的信貸服務產品,不斷提高信貸服務效率,堅決克服惜貸、怕貸、畏貸、抽貸、斷貸等行為傾向,將所有能發放貸款的企業納入信貸範圍,消除一切信貸歧視行為和信貸選擇性行為,切實提高實體企業信貸可獲得性。

    然後是,積極拓寬直接融資渠道,為具有發展潛力的企業提供直接融資方便,降低企業直接融資門檻,讓更多的實體企業走上資本市場直接融資之路,為最終解決因美聯儲加息導致的社會融資萎縮和實體企業融資困難的壓力創造條件。

    此外,還應根據當前企業債券或信託產品集中到期的現實,將有發展前景、具有一定償還能力的企業即將到期的債券或信託產品,模仿債轉股形式或資產證券化方式,轉換債務方式,由銀行或相關擔保機構提供授信或擔保,使企業到期的債券和信託產品能夠得到延期或一定形式的轉換;或者按照相關專家的建議,為了減輕非標壓縮對經濟可能產生的影響,發展替代性融資渠道,如將票交所的票據納入資管產品可投資的標準化產品序列,適當消減資管新規帶來的資金萎縮壓力,以減輕企業集中償債的負擔,間接緩解企業融資困難。

    □莫非(財經評論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