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時政 / 正文

    這些官員曾口出狂言:我代表政府、沒我幹不成的事

    據媒體報道,內蒙古自治區原政府副秘書長武志忠,曾因身犯5罪獲無期徒刑。近日,他被建議減為有期徒刑22年。據了解,其曾口出狂言,自稱「我就能代表政府」。

    大白新聞梳理髮現,有多位官員曾口出狂言:福建一官員落馬前被談話,稱「守法是底線,其他都是小事」;此外,江西某高校領導也自我膨脹,曾口出狂言稱「在南航沒有我幹不成的事」……

    這些官員曾口出狂言:我代表政府、沒我幹不成的事

    內蒙古一官員自稱「我就能代表政府」

    6月14日,媒體報道稱,內蒙古原正廳級官員武志忠有了最新消息:身犯5罪獲無期徒刑的他,近日被建議減為有期徒刑22年。文章稱,其每天念經拜佛、佛像下藏近百張黃色光盤、坐擁34套房產、曾自稱「我就能代表政府」……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67歲的武志忠,此前曾長期在司法系統工作,曾任內蒙古高院副院長,落馬前為自治區政府副秘書長兼法制辦主任。2013年7月,武志忠被「雙開」。5個月後,呼和浩特中院一審判處其無期徒刑。

    據悉,除了貪污1026萬、受賄545萬、挪用公款3420萬,他還有人民幣2097萬元、19757港幣、3474歐元、13萬美元、865加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並隱瞞境外存款177萬加元、51萬美元。一審宣判後,武志忠不服,提起上訴,後被內蒙古高院駁回,維持原判。

    今年6月12日,高院發布的一則立案公示顯示,呼和浩特第四監獄於4月份對武志忠提出減刑建議,理由是「其在服刑改造中服從管理,接受教育、積極配合治療,考核期內累計獲得表揚5次,確有悔改表現」。

    獄方提出,武志忠在2015年度「三課學習成績單」中思想教育成績為59分。因一直身患疾病,其思想波動較大,參加思想教育活動缺乏積極性,不參加勞動,也未能深刻反省自己,對認罪悔罪的認識不透徹。經過教育感化,現在認罪悔罪的態度較好。

    校領導稱「在南航沒有我幹不成的事」

    據了解,出生於江西省玉山縣偏遠農村的王國炎,憑着自己的勤奮和努力考入江西大學(現南昌大學)並留校任教。之後又憑藉自身實力獲得兩次破格晉升(提拔)。彼時的王國炎信奉正直做人、踏實做事、為黨和人民努力工作、憑本事和業績求發展的人生原則。

    「起初的王國炎還是比較潔身自好的。他不僅自己拒收賄賂還教育家人不能收受他人財物。但隨着職務的升遷,其心態慢慢發生了微妙變化。」辦案人員介紹,在競聘江西師範大學副校長一職時,王國炎落選。這次挫折使王國炎的理想信念發生了動搖和錯位。

    他開始認為「在當今社會和官場上,什麼理想信念、宗旨意識,什麼公平、正義、法紀、道德,在那些貪官和不法商人眼裡,不過是欺騙老百姓的美麗謊言。如今的社會,關係、金錢、個人能力一樣都不能少,否則永無出頭之日。」

    就是從那時起,王國炎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開始慢慢扭曲。對工作沒了熱情,對生活沒了激情。他感慨道:「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2007年3月,王國炎擔任南航黨委書記。在他主政的幾年裡,南航取得了較大發展。用王國炎自己的話說:「(自己)曾為學校做過一些貢獻,為師生員工辦過一些好事」。

    但在成績面前,王國炎卻認為「學校的一切成就都是自己個人的功勞……仿佛自己為老百姓做事,不是因為自己是人民的公僕,而是自己在施捨和恩賜了。」此時的王國炎,思想上已經完全變質,而且變得越來越猖狂。他還曾放言——「在南航沒有我幹不成的事!」

    據悉,王國炎,男,1961 年出生,江西大學(現南昌大學)中國哲學專業研究生畢業,哲學碩士。曾任南昌航空大學黨委書記。2013年8月,王國炎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60萬元。

    官員稱「守法是底線,其他都是小事」

    2015年11月,媒體曾報道了《福建官員落馬前曾被談話,稱守法是底線其他都是小事》的消息。文章稱,福建省南平市檢察院原黨組書記、檢察長婁彩敏受賄數額達430餘萬元,單筆最大受賄70萬元;其中,約80%的受賄行為涉及司法案件處理。

    文章稱,其無視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生活紀律,有着「懂」法的身份、披着「合法」的外衣,自認為水平「高」人一等,最終卻從工作勤勉的「好同志」,墮落成他工作中經常面對的「階下囚」。

    紀委找他談話,他一進來就大大咧咧地說,「我是檢察院的一把手,肯定沒有違法的事,但違紀的事有」。在他眼裡,認為守法是底線,其他都是小事。

    正是基於這種想法,他無視紀律和規矩,從幾頓飯、幾杯酒,收幾個小紅包、幾件小禮物,參與經商、投資理財等他認為不觸犯法律底線的「小節」開始,到「以借為名」、「先退後收、退大收小」等「掩耳盜鈴」、「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變相受賄形式,最終演變成名目張膽直接收受巨額錢物。

    文章稱,「紀」既然守不住,「法」必然被破。從基層法院法警,通過努力一步步成長為基層法院院長,中級法院副院長,市級檢察院副檢察長、檢察長,他走了34年。而從破紀到破法,他只用了短短几年時間。

    2014年12月29日,婁彩敏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