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時政 / 正文

    中國學者:台灣分離主義將是未來中美關係最大危機

    參考消息網6月24日報道 知名國際關係學者、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長期專注世界權力轉移和中國外交戰略研究。他在《歷史的慣性:未來十年的中國與世界》《世界權力的轉移:政治領導與戰略競爭》等專著中全面闡述了「道義現實主義」理論,並提出了「崛起國的成功在於其政治領導力強於現行主導國」的「政治決定論」觀點。

    今年以來,從西方炮製「銳實力」概念、炒作新一輪「中國威脅論」,到近來不時出現的「新冷戰」論調,中國「崛起困境」日益凸顯。如何正確判斷世界局勢發展並據此確立中國崛起戰略?如何應對中國崛起面臨的風險挑戰?如何建構中國國際領導力?帶着這些問題,參考消息記者日前專訪了閻學通院長。

    世界秩序未發生性質變更

    《參考消息》:當今世界,「混亂和無序」似乎正在成為一種常態。如何認識當今世界局勢?

    閻學通:世界形勢在不同維度上的變化不一樣。與蘇聯解體後的頭二十年(1992-2011年)的世界形勢進行比較,現在的國際格局正從美國一超獨大的一極格局向中美兩超的兩極格局轉變,即兩極化;國際規範由西方自由主義主導向不遵守國際規範轉化,即無視規範;國際秩序從西方為權力中心向權力再分配轉化,即權力分散化;國際體系的性質仍是二戰後的霸權體系,尚無發生質變的跡象。

    新的世界秩序重構需要一段時間,權力再分配的過程是權力分散和勢力重組的過程,因此混亂和無序應為常態。在這個過程中,由於缺乏國際主流價值觀,舊規範約束力弱化,新規範建不起來。採取不遵守規範和不履行承諾的競爭策略將成為常態,崇拜謀略而不講戰略信譽成為很多國家的策略偏好;由於核武器尚能防止大國直接戰爭,大國會更頻繁使用經濟制裁手段進行競爭,貿易保護主義盛行;大國不願承擔維護秩序和全球治理的代價,全球治理和地區合作將停滯不前,區域化則有倒退的可能,包括歐盟。世界很可能處於無全球領導者的狀態。

    目前的世界形勢只是發生程度變化而沒有性質變化,即是秩序變化而不是體系變化,無法與兩次世界大戰導致的世界變化相比。如果與今天前後各50年進行比較,現今的世界變化屬於中等變化,因為現在的變化還遠沒有冷戰結束時的世界形勢變化大。

    「兩極格局」或五年內定型

    《參考消息》:2013年您預測,2023年中美兩超的兩極格局將基本定型。您是否依然堅持這樣的判斷,依據又是什麼?

    閻學通:冷戰後,美國成為世界絕對主導力量,其目前的主導地位遠不如上世紀90年代。我在2013年預測兩極化將在2023年完成。如今可以更有把握地預測,多極化不可能了,兩極格局在五年內定型是非常可能的。

    國際格局的判斷依據的是世界大國的實力對比及戰略關係。目前,世界第三名的國家的實力與中美已經不是一個數量級,到2023年,絕對差距將進一步拉大。戰略關係也明顯變成了其他大國就具體問題在中美之間選邊。2018年之後的國際格局走向仍取決於各大國的實力發展速度。我認為,對十年之後的國際形勢進行判斷是沒有科學性的,我預測最多十年。十年之內中國不可能與美國並駕齊驅。我國綜合國力增長速度已經開始下降,今後十年實力增長速度不排除繼續下降的危險。

    兩極格局定型後,「西方」這個概念是否還適用於分析國際關係可能是個問題。「西方」原本是個地理概念,後來成了文化概念,冷戰時期變成了政治概念。現在的兩極化使得西方國家內部和發展中國家內部都出現了分化趨勢,政治勢力重組將可能不再以西方和非西方劃界,即不以意識形態劃界。「美日印澳」和中國與西方國家搞的戰略夥伴都不受「西方」這個政治概念約束。當西方國家不再以一個整體影響國際政治時,以「西方」作為政治概念分析國際關係就不符合客觀的國際現實了。

    特朗普不確定性帶來風險

    《參考消息》:您曾說過,隨着中國崛起,面臨的困難威脅會越來越多。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凸顯了雙邊關係競爭面。在未來,我們需要做好應對哪些風險挑戰的準備?

    閻學通:從國際關係角度講,近兩年內,我國面臨的較大問題將是如何應對特朗普的不確定性。由於他基本是一人決策,政策連續性很差,不可預測性很強,因此需要防止雙邊衝突擴散到意識形態領域。冷戰是以意識形態之爭為核心的,防止意識形態之爭才能防止冷戰。中期五年內,台灣分離主義會進一步發展,引發中美全面對抗的危險需要防範。長期十年,最大的外部風險,可能是台灣分離主義問題。這需要建立一個有效的管控機制才能防範。(郝薇薇 劉麗娜)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