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正文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眾所周知,姜文是個喜歡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人。

    《邪不壓正》的首映禮上,他說自己喜歡仰視女人:「我從第一個電影開始,都是把女人拍成神的,這是我的理想。」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邪不壓正》首映式上的姜文

    他確實也是所言非虛。無論是《陽光燦爛的日子》中的米蘭和於北蓓、《太陽照常升起》中的瘋媽和林大夫、《讓子彈飛》里的花姐和縣長夫人還是《一步之遙》里的武六和完顏英,姜文電影中的女性角色要麼英勇,要麼性感,但從來都不只是男人故事裡的陪襯。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米蘭(寧靜 飾)與於北蓓(小陶虹 飾)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太陽照常升起》里的瘋媽(周韻 飾)與林大夫(陳沖 飾)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一步之遙》里的武六(周韻 飾)與完顏英(舒淇 飾)

    幾部電影下來,我們也會發現,姜文電影里那些英勇得近乎神聖的女性角色,基本上都由他的妻子周韻來扮演。另一個性感的女性角色則成為戲中男人們覬覦和爭奪的對象以及所有觀眾的「夢中情人」。

    到了《邪不壓正》,姜文還是那個姜文,這種女性角色設定的套路依然還在。女俠一般的關巧紅仍舊由周韻來扮演,那個風情萬種的女神唐鳳儀則由許晴來演繹。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邪不勝正》里的關巧紅是個女俠般的角色,而唐鳳儀乍看上去則是典型的夢中情人型角色

    基本上從《邪不壓正》預告片里那句銷魂的「說干就干,come on」開始,所有人就都在期待許晴版的唐鳳儀了。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唐鳳儀這個誘惑至極的動作其實是姜文想出來的。

    《邪不壓正》中,交際花唐鳳儀的出場的戲份是李天然(彭于晏 飾)為她打「不老針」。短短兩三分鐘的鏡頭裡,一個性感、嫵媚、懂得利用美貌的女人形象就呼之欲出。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銀幕上的許晴不只是用表情、眼睛、語言演戲,甚至也在用呼吸來傳達唐鳳儀的魅力。於觀眾而言,似乎已經分不清那究竟是49歲的許晴還是看上去像49歲的(實際年齡70歲)的唐鳳儀。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這場戲裡,姜文甚至教許晴如何通過呼吸的神態表現唐鳳儀的特質

    電影里,唐鳳儀從骨子裡散發的性感得讓心狠手辣的朱潛龍(廖凡 飾)無力招架。對觀眾來說,唐鳳儀的出場甚至會讓人臉紅心跳,面對她的美,我甚至都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

    但在拍完了《邪不壓正》之後,許晴卻直截了當地說,她完全不是唐鳳儀那樣的女生,甚至於,如果不是姜文做導演,「我可能不會接這個角色」。

    因為一起合拍過《秦頌》以及電視劇《大清風雲》,許晴跟姜文早就認識了。許晴還對姜文說過,只要是他導的戲,不管什麼角色,她都可以隨叫隨到,「哪怕是一場戲……我都會去的。」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姜文與許晴在《邪不壓正》拍攝片場

    然後姜文第一次叫許晴來,就是為了唐鳳儀這個角色。在許晴看來,周韻扮演的巧紅是大家概念中的好女人,「神聖不可侵犯」,而唐鳳儀則是性感、有個性,甚至是亦正亦邪的。

    許晴說這兩個角色其實很符合姜文對女人的解讀:「老婆一定得是我老婆(指周韻)這樣的,另一個女人他也尊重,但一定不是老婆。」而許晴願意去演那個不是老婆的角色,是因為「他(姜文)的尊重和愛是在裡面的,他沒有褻瀆。」

    許晴在《邪不壓正》劇組拍攝的第一場戲,就是唐鳳儀跳城樓那場。許晴本人覺得唐鳳儀這個角色很有意思,我在看完唐鳳儀的這場戲之後,覺得這個角色真是人捉摸不透:她同時具有女人的風情和視死如歸的風骨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唐鳳儀在《邪不壓正》里的戲份前後加起來,大概有十幾場,但她出場的每一場戲都在表現唐鳳儀這個角色各不相同的那一面。風韻十足、天真爛漫、情義兼具、獨立決絕,集如此豐富性格於一身的唐鳳儀,許晴展現得堪稱完美。

    也因為每場戲都不一樣,許晴在表演的時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每場戲對我來說都是難關,造型不一樣,性格不一樣,表演方法不一樣。」許晴自己覺得太分裂了,但是姜文的觀點是,這些加起來就是唐鳳儀。

    最終,唐鳳儀這個角色也正如姜文說得那樣,在許晴猶如時裝秀的百變造型和表演中,猶如拼圖一般逐漸完整起來。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還是說回唐鳳儀跳城樓那場戲。這場戲是在3月的西安拍的。那時的西安還是冬天的溫度,早晨地上都結着冰。而許晴只能穿着薄薄的紗裙,吊着威亞,光着腳一遍遍地拍。

    對着鼓風機,身體完全凍僵的許晴還是要保持視死如歸的神情,因為唐鳳儀這個角色就是要在這個自戕中得到升華。即便是心裡害怕,她的臉上也只能是平靜。

    拍完這場戲之後,許晴一邊的胳膊就因為受寒有點抬不起來了,調理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得以恢復。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唐鳳儀在城樓上的戲份是許晴進入《邪不壓正》劇組之後拍的第一場戲

    在另一場朱潛龍審訊唐鳳儀的橋段中,唐鳳儀從堅持不說出真相,到下跪、哀求,一氣呵成。許晴的表演節奏讓人對唐鳳儀這個角色又有了新的認識。

    不過,這場審訊戲份原本拍攝的內容要比電影最終展示給觀眾的多得多。跟許晴演對手戲的廖凡當然與她旗鼓相當,許晴也深知,朱潛龍是一個暴虐的人物,而廖凡在表演時,也要同這個角色一樣,「沒有控制」。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朱潛龍審訊唐鳳儀的戲份在公映版《邪不壓正》里只保留了一小部分

    正因為朱潛龍沒有控制,處於弱勢的唐鳳儀才顯得更有危險,她的屈服也就變得事出有因。拍完這場審訊戲之後,許晴才想起後怕,「他真的好幾次差點把我掐死,他真的不受控制……」

    而在拍攝時,許晴捨不得讓廖凡停手,因為她覺得廖凡演得太好了,她自己當時的想法是:可以為角色而死,死在他(廖凡)身上都值得。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邪不壓正》里,許晴扮演的唐鳳儀周旋於朱潛龍與李天然兩個男人的之間,她跟這兩個男人的床戲也完全反映出她對這兩個男人的感情和用心。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唐鳳儀與朱潛龍之間的吸引力和情感關係,簡單直接,全是慾望。

    唐鳳儀可以在男性世界裡活得漂漂亮亮,但是她看透了爭權奪利的鬥爭,也厭倦了假模假式的逢場做戲。她只想帶着一個她愛上的男人,去到自己花錢買得小島,享受世外桃源般的逍遙生活。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正是因為對李天然的愛,唐鳳儀才會告訴來找巧紅,確保李天然的安全

    你也許不相信,許晴與彭于晏在片中的那場親密戲份是他們倆第一次對手戲,彭于晏甚至要在他面前赤裸全身。但許晴沒覺得不好意思,也沒覺得有什麼障礙。她覺得只要團隊是乾淨的,演員之間彼此信任依託,「沒有任何雜念,就沒有問題。」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彭于晏在電影中的裸身戲拍攝時,片場就只有許晴一個女演員,許晴說她:眼睛裡看的全是他(彭于晏)的眼睛。

    許晴再重看的時候,只覺得這場戲特別性感,但又特別乾淨。她覺得唐鳳儀很真誠,「她很勇敢,要面對自己喜歡的男人。」

    姜文說許晴身體里住着六個人,「太多面了」。多面,恰好也是電影中的唐鳳儀展示給觀眾的特質。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許晴自己也說,她在圍讀過劇本之後就馬上進入角色了。對觀眾而言,看完這部電影,你甚至很難想象如果唐鳳儀不是由許晴來扮演會是怎樣,似乎許晴就是那個唐鳳儀。

    前面提到過,許晴並不認為唐鳳儀跟她有何相似之處。她認為是姜文懂女人,把她自己都沒有挖掘到的女人的那一面和男人的那一面,都揪了出來。

    但很多人此前對許晴的認知就是:她大概是唐鳳儀那類的女生。特別是前兩年真人秀節目《花兒與少年》播出之後,那個小公主般的許晴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拍攝綜藝節目《花兒與少年》時的許晴(左)

    在此,我不想討論一檔綜藝節目是否能夠展現出一個人的完整面貌。在那一波對於許晴的爭議與討論中,似乎並沒有人去關心她的作品和表演。許晴希望外界能夠更多地關注到她的作品而非她的生活,但現實常常事與願違。

    直到《老炮兒》中的話匣子,許多人才反應過來,許晴還是那個會演戲的好演員。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老炮兒》中的話匣子

    《老炮兒》中的話匣子是個堅韌、溫暖、仗義的北京大妞,行事果斷潑辣。電影中,許晴跟扮演六爺的馮小剛「震顫一下」的激情橋段,拍得大膽到位,也讓觀眾直觀感受到許晴作為演員的專業度。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話匣子與六爺的「震顫一下」,成為展現兩個人關係的一個重要橋段

    之後,許晴憑藉這部電影拿到了大眾電影百花獎的最佳女主角獎項。人人都覺得這個話匣子這個角色許晴演起來絕對有難度,但她自己卻說:「大家覺得我在塑造,其實那就是我。」

    對於在北京出生成長的許晴來說,雖然並未有過在胡同生活的經歷,但是演起北京大妞來也絕對能算上得心應手。

    許晴從小生活在外交大院裡,高考的時候報考的也是國際關係學院,但她最終還是憑着興趣進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專業學習。

    剛上大學時,許晴還對表演一無所知,甚至萌生了退學的念頭。在某次扮演了「虎妞」這個角色之後,許晴終於開了竅,真正愛上表演。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參演陳凱歌導演作品《邊走邊唱》時的黃磊與許晴

    大學二年級,許晴被陳凱歌選中,出演了她的電影處女作《邊走邊唱》,在片中扮演純潔的蘭秀。再到90年代的《東邊日出西邊雨》《來來往往》《說好不分手》《背叛》等都市情感劇,許晴又成為都市新女性的代表人物,美麗、獨立、幹練。

    現在再回憶起早期的作品,許晴自己並不是很滿意。她覺得那些作品都是談戀愛的戲,她扮演的也都是戀愛中的女孩,「暈乎乎的,永遠在幻想,不着地嘛,表演就不紮實。」她反思自己那時沒有那麼專注,還是把戀愛當成全部,「表演只是一個天分」。

    話雖如此,但如果拿她在那些作品中的表演,對比當下某些都市情感劇中的表演,許晴的演技完全稱得上是「視後」水準了。

    拍攝《東邊日出西邊雨》時,許晴還不到三十歲。她在劇中飾演女主角肖男,一個試圖脫離男人控制,靠自己的力量重新開始生活的年輕女性。許晴在這部劇集裡的表演、台詞都真實自然,十分生活化,仿佛就是那個堅強獨立的北漂青年。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東邊日出西邊雨》中許晴的演技雖然不像現在這麼收放自如,但也是清新自然的。

    央視版《笑傲江湖》中,許晴出演了女主角任盈盈。這部劇最初播出時,引起巨大非議,而在十幾年過去之後,《笑傲江湖》的豆瓣評分反而穩定在8分,而許晴詮釋的那個任盈盈也早已成為許多人心中的最佳版本。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許多年過去之後,大家發現央視版《笑傲江湖》也沒有初看時那麼讓人接受不了了。

    對於《大清風雲》中孝莊的角色,許晴說這是她第一次開始塑造角色。再到《建國大業》中的宋慶齡,雖然跟片中的宋慶齡有着十幾歲的年齡差,但銀幕上許晴還是一下子就讓人抓住了這個歷史人物的特質,並因此拿到了百花獎的最佳女配角。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出演《建國大業》時,許晴與片中的宋慶齡相差了十幾歲。

    2013年,許晴第一次出演舞台劇,賴聲川的《如夢之夢》。她在劇中出演的是30年代的上海名妓顧香蘭,命運起伏波折,情緒張力很大。

    許晴不止一次地闡述過這段舞台表演經歷和這個角色對她的重要性。她認為話劇演出給他的磨練,舞台演出的新鮮感甚至是與觀眾的互動,「真是一種修行」,她因此才知道表演的真諦是什麼。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如夢之夢》中的顧香蘭是許晴第一次出演舞台劇角色。

    拍《邪不壓正》的時候,姜文對許晴說:「你任何角色都能演,一個美麗的演技派誕生了。」

    許晴自然是美的,跟她在電視劇《男人底線》中扮演情敵的女演員梁丹妮甚至說:「假如我是個男人,也一定會愛上她。」

    現在,許晴的美是一種風情的、成熟女性的美。她在表演時並不會「賣弄」她的美,而是自然地展示它。

    當年把許晴從退學的邊緣拉回來的表演課老師說許晴總能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實現戲路的轉型。這種轉型並不是意味着女演員上了四十歲就要去家庭劇中演婆婆媽媽這種功能性角色,而是隨着年齡漸長、閱歷增加,不斷挑戰表演難度更高、更複雜的人物。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許晴還出演了導演徐浩峰的新作《刀背藏身》

    有趣的是,與每次角色總會被貼上諸如「性感,潑辣,活色生香」等標籤不同,許晴希冀的是通過作品中的表演去探討一個獨身女性可能的生活境遇,她也一直在實踐中。

    正如顧香蘭、話匣子、唐鳳儀等等這些非同尋常的女性角色,在那些以男人為主角的故事裡,她們都成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甚至譜成了傳奇:誰能掩蓋得了這些女人身上那種炙熱的生命力呢?

    許晴這樣的女演員

    與作品中的形象不同,許晴說自己在生活中是一個「不願意長大的女孩」。

    再回到本文開頭,姜文說他喜歡仰視女人,這當然無可厚非,但更值得書寫的是,許晴這種女演員以沉默的一己之力在開拓和探討女性角色的更深可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