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長城與寶馬婚姻已定,最慌的是吉利?

    2018年7月10日,在中德兩國政府官員見證下,長城、寶馬正式簽署合資經營合同。雙方各持股50%,共同建立合資公司,新公司命名為光束汽車有限公司。

    長城與寶馬婚姻已定,最慌的是吉利?

    另,有重點信息如下:​

    1. 合同規定,長城寶馬建立合資公司,雙方各持股50%。公司董事會由六名成員組成,董事長由長城委派,副董事長由寶馬委派,董事任期四年。
    2. .合資公司命名為光束汽車有限公司,註冊資金17億人民幣,註冊地址為江蘇省張家港市,投資總額達51億元人民幣。
    3. 新合資企業未來生產MINI電動車,推進MINI品牌的電動化;不會為新合資企業未來生產的MINI電動車興建新的銷售和服務渠道。
    4. 合資公司規劃了標準年產能16萬輛的國際先進整車工廠——這是寶馬集團在全球範圍內首個純電動車合資項目,也是長城新能源汽車邁向國際化的橋頭堡。

    公告完整內容敬請各自查閱,這裡不做贅述。下面《車哥們》僅就其中核心內容和疑問,做一些客觀解讀,兼談下對長城汽車的前景影響。

    長城與寶馬婚姻已定,最慌的是吉利?

    第一:寶馬為什麼選擇長城?

    在北京的長城汽車&寶馬集團簽約媒體座談會上,魏建軍首次透露了合資項目在新能源領域的新規劃以及與寶馬的合作細節。魏建軍表示:「以前長城不是不想合資,是輪不到我們合資。」

    長城與寶馬婚姻已定,最慌的是吉利?

    事實上,寶馬選擇長城,從合作匹配的角度來說,長城或許不是寶馬最好的選擇。畢竟在綜合實力上,長城不管是體系海市體量都不如長安,上汽,甚至同為民營的吉利汽車。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根據工信部發布的公告顯示,2017年度共有56家車企油耗積分不達標,總油耗負積分為168.9萬分,其中,長城汽車、長安福特、東風汽車、一汽豐田、廣汽菲克為油耗負積分排名前5。而長城汽車負積分超過了40萬分,排名第一位。選擇與的「負分」車企長城合作,確實讓人出乎意料

    ​但是,從目前大環境來看,長城卻是寶馬唯一的選擇了。首先,長安,上汽這些傳統車企大佬,本身就已經或多或少都有兩家合資企業,加之這些國企本身就內部環境複雜,類似奧迪和上汽的聯姻就鬧的沸沸揚揚,如果寶馬再插一手,對自身的發展其實並不積極。同樣,吉利汽車已經收購了奔馳的股份,並且謀求與其在新能源方面加深合作,寶馬就更不願意與其合作。那麼,拋開這些自主豪強,那麼剩下的也只有長城汽車了。

    長城與寶馬婚姻已定,最慌的是吉利?

    首先,長城汽車在國內的銷量確實不錯,在2018年上半年,長城汽車共銷售新車471,515輛,同比增長2.34%。其中哈弗品牌半年銷量為325,309輛;WEY品牌半年銷量為77,647輛;風駿系列皮卡銷量為65,033輛。半年近乎50萬的銷量,利潤勢必相當可觀,與一家具有相當大市場基礎,並且能賺錢的自主品牌合作,對於寶馬來說是具有一定吸引力的。

    ​其次,在新能源領域,長城也是有一定的技術基礎的。WEY P8已經正式上市,作為長城新品牌WEY旗下的首款插電混動SUV車型,它是基於WEY品牌首個高端新能源技術平台Pi4打造的,在「三電技術」上,表明長城汽車已經取得相當大的進展。除此之外,根據長城汽車「2025戰略」規劃:到2020年,長城要投入200億元研發電動汽車;到2025年,長城要銷售200萬輛汽車,其中電動汽車占70萬輛。這也無不讓寶馬看到了長城汽車對於技術研發以及新能源市場的執着。

    ​另外,長城汽車是國產主流車企當中,極少的沒有對外合資的企業了,這表示他有足夠的精力和重視放在合資對象身上。而且,作為民營企業,企業背景比較單純乾淨、執行力強,效率高,對品控和供應鏈的把控都比較好。

    ​種種跡象,長城汽車作為一家踏實的自主品牌車企,潛力上比華晨汽車更大,這些對寶馬來說都是非常看重的。

    第二,此次強強聯合,對長城有哪些影響?

    ​男女之間最終能夠走在一起,必然是有互相吸引的地方,這樣的感情才能維持的長久。同樣的,長城之所以會寶馬合作,肯定也有自己的考量,也就是說,與寶馬合資,對於長城汽車來說,也會帶來前所未有的好處。

    長城與寶馬婚姻已定,最慌的是吉利?

    首先,可以滿足雙積分要求。 誠如我們前面所言,長城汽車是目前「負分」第一的車企,在雙積分政策的「逼迫」下,長城汽車必須要先想辦法滿足雙積分政策的要求,與寶馬的合作正是一個好契機。

    ​早在2011年的時候,寶馬就已經發布了旗下的新能源子品牌i系列,在新能源產品規划上早已謀劃已久。根據數據顯示,2017年寶馬新能源車銷量已經10萬台。據悉,未來寶馬還將推出更多的新能源車型,純電動車型將成為寶馬的主流產品,例如 X1和3系,在2022年時都將推出純電動版。不僅如此,2020年,寶馬核心產品系列的首款純電動汽車BMW iX3將於瀋陽投產並出口到全球市場。因此,與在新能源領域早已根深蒂固的豪華品牌合作,必然會幫助長城汽車及時緩解雙積分政策的難題。

    其次,可以背靠寶馬獲得品牌背書。 吉利在收購沃爾沃之後,相關技術對吉利的反哺是吉利產品能夠獲得長足進步的重要來源,所以大家看到吉利進步。而且,在沃爾沃的幫助下,吉利推出高端品牌領克,並且在沃爾沃技術和品牌力的背書下,領克不管是市場口碑還是成長速度,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同樣,此次長城與寶馬合作,一方面可以從寶馬那裡獲得如企業管理、產品研發、渠道架構等國際化車企的標準。另一方面,也會為長城汽車品牌帶來品牌溢價能力,以及提升wey品牌的競爭力,就像沃爾沃加持吉利那樣,讓長城有整體的提升。

    ​另外,這裡特別注意的是,在產品和研發方面,長城與寶馬經營範圍不只是電動車,還有插電、弱混等其它新能源車型,更重要的是:還有傳統內燃機汽車以及電動汽車動力系統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如果未來長城汽車能夠和華晨寶馬一樣擁有汽油車業務,勢必將進一步提升長城銷量和體量。

    ​第三,擁有寶馬加持的長城,能付超越吉利?

    大概從今年開始,外界很少再將吉利和長城的銷量作對比。二者之間似乎正在朝着不同的軌跡漸行漸遠。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5月長城銷售70909輛,同比微增2.85%,今年1-5月累計銷售409329輛,而一直被拿來與之相提並論的吉利汽車上月銷售123068輛,今年1-5月銷售638181輛,在整個市場相對暗淡的前提下,吉利交出這樣的答卷着實讓一眾對手「分外眼紅」。

    ​其實吉利和長城的分割線早在2017年已經初露端倪,2017年,吉利汽車銷售124萬,同比增長63%,而彼時的長城汽車剛過百萬,同比微有下滑。而在此之前的2016年,長城輕鬆過了百萬大關,彼時的吉利還在76萬輛徘徊。

    ​此前,《車哥們》在《五年後,吉利和長城誰是老大?》有詳細長城和吉利的差距為什麼越來越大?

    長城與寶馬婚姻已定,最慌的是吉利?

    簡單來說兩點:第一,今年以來,SUV市場增幅開始不斷收縮,體量不斷下減,那麼市場體量較大的長城同樣是最先受到巨浪衝擊的企業,其SUV銷量下滑也顯得順理成章。第二,品牌力的羸弱。從技術水平上,吉利和長城旗鼓相當,但吉利有沃爾沃,長城卻沒有靠山,在中國消費者的潛意識裡,吉利在品牌力上是占了便宜的。

    ​低端領域的品牌效應並不明顯,但產品線再往上拔,品牌助力效應越明顯,就像現在領克和WEY一樣,儘管很多業內人士都認為在技術水平上,二者旗鼓相當,但領克沃爾沃共同研發平台生產、沃爾沃技術加持的宣傳手段確實比WEY多了幾分逼格滿滿。一定程度上,WEY在品牌力上是吃了啞巴虧的。

    長城與寶馬婚姻已定,最慌的是吉利?

    那麼,此次長城與寶馬合作。長城可以通過寶馬抬高品牌形象,也可以通過與寶馬的合作偷師學藝,不斷強化其新能源領域的技術壁壘。《車哥們》甚至可以大膽預見,mini品牌只是試水,如果效果好的話,二者之間未來還會擦出更高大的火花。所以,未來長城如果其能夠利用好寶馬這一點,長城的前景會更加可期!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