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體育 / 正文

    誰是世界盃最大幕後贏家:翻譯軟件APP

    【編者按】

    俄羅斯人的英語並不好,那麼在俄羅斯看世界盃,如何生活溝通呢?

    答案是——谷歌翻譯軟件。在英國《衛報》看來,他們就是世界盃最大的幕後贏家。

    世界盃期間,谷歌翻譯軟件可謂是出門神器。各國球迷通過人工智能交流,甚至有記者用谷歌翻譯向法國球員格里茲曼提問……

    誰是世界盃最大幕後贏家:翻譯軟件APP
    誰是世界盃最大幕後贏家:翻譯軟件APP

    發布會上,記者用翻譯軟件向法國球員格里茲曼提問,格里茲曼都笑噴了。 截屏圖

    伏爾加河畔的一家酒吧里僅剩一張空桌,一對俄羅斯人和一對巴西人分坐對面。他們很快就發現,除了「來杯啤酒嗎?」的手勢世界通用,彼此之間並不能通過語言直接交流。

    電視上正播着英格蘭對哥倫比亞的比賽,這是極好的談資,但他們大概只能靠肢體語言和反覆提及哈里·凱恩度過這一晚了。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俄羅斯人有了主意。只見他掏出智能手機,一番操作後,對着麥克風緩慢而清晰地說道:「你們去看了多少場比賽啊?我覺得巴西VS塞爾維亞踢得不錯。」

    話音剛落,手機里便自動傳出了標準的葡萄牙語,將問題提給了兩位新朋友。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住了:戴爾打進絕殺點球時,母語的差異早已不再重要。

    手機充當了兩波客人交流的媒介,他們藉此相約第二天再來把酒言歡。

    類似的場景在今夏的俄羅斯已上演過成千上萬次,手機翻譯軟件的存在令遊客們得以從順境、逆境或尷尬中順利脫身。

    弗朗茨·卡夫卡曾經說過:「一切言語不過是糟糕的翻譯。」而若能親歷此情此景,他的論斷也許就不會這麼絕對了。

    這屆世界盃屬於冷門、定位球和VAR,同樣也屬於谷歌翻譯。

    在多語環境並不多見的俄羅斯,世界盃舉辦期間熱火朝天的跨文化溝通令谷歌翻譯大行其道。一個韓國人需要在喀山續住一晚,但不會講俄語?告訴手機就可以了。

    薩馬拉的餐廳服務生沒法跟一桌哥斯達黎加客人說店裡的起司麵包賣完了?交給手機就行了。

    這種方法不失為權宜之計,儘管不甚便利,也有點反烏托邦。

    谷歌的報告顯示,自世界盃開賽以來,俄羅斯境內的翻譯服務使用量增長了30%,其中使用最頻繁的選項是西班牙語譯俄語。這得益於浩浩蕩蕩的拉丁美洲球迷遠征軍。

    而隨着各自的主隊先後出局,看台上的球迷人數和球場外谷歌翻譯的使用量全都出現了明顯的下滑。此外,阿拉伯語譯俄語的使用量也減少了40%。

    另一方面,包含關鍵詞「世界盃」的搜索次數增長了200%,包含「啤酒」的搜索次數則增長了65%。枯燥的統計數據反映出的是一屆世界盃最迷人的「副作用」:它讓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們齊聚一堂,一同享受足球帶來的歡樂。

    然而機翻技術尚不能完全掌握語調中的細微差別和方言土語,因此很可能會造成各種未曾料到的誤會、冒犯和雙關。

    一位朋友曾在伏爾加格勒利用谷歌翻譯與出租車司機講價,司機一句「如果你想挨一拳頭,就可以更低一點」令他大驚失色,而司機實際上只是提議調低空調溫度(blow既可以指「吹風」也可以表示「挨揍」。)

    另一位朋友在仲夏的高溫中晨跑,結果滿臉通紅、氣喘吁吁。一位士兵走來,舉起手機,谷歌翻譯的界面上顯示着「需要看醫生嗎」,更令他面紅耳赤。

    這也許足夠讓你懷念當年揣着貝立茲(一家具有超過100年歷史的語言培訓服務機構)常用語手冊出門,在航班上還要特地學習固定表達的日子了。

    不過谷歌翻譯之所以成為首選,一個重要原因是俄語使用的西里爾字母本身就令初學者望而卻步。其實這很快就能掌握,但顯而易見的事實是,大多數球迷到俄羅斯來是為了放鬆享受、而不是生活定居的。

    此外,手機app也可以完成這項工作:手機程序利用相機就能立即將(例如麥片包裝袋上的)俄文轉化為英文,幫了許多球迷和媒體同仁一大忙。

    從實際的角度看,這一切又意味着什麼?

    一個無法忽視的附帶損害就是學習一門外語逐漸變得越來越不必要了。對此,爭論已經開始。

    去年8月,英國高校招生服務中心(UCAS)的統計數據表明,英國學生申請大學學習歐洲語言的人數在過去5年中減少了22.8%,非歐洲語言則減少了17.5%。

    但是,至少在世界盃,技術變革之快是大有裨益的。俄羅斯這個時常被描繪的過分神秘的國家已然褪去了一層層面紗。

    而最引人注目的也許還是在薩馬拉的觥籌交錯中,它幫助4位球迷將英格蘭的點球大戰變成了一場輕鬆愉快的社交。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