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體育 / 正文

    57億中國資本,一場「豪賭失敗」的足球收購

    57億中國資本,一場「豪賭失敗」的足球收購

    文 | Michele

    來源 | 投中網

    2018年7月14日,俄羅斯世界盃將進行季軍爭奪戰,比利時隊與英格蘭隊將再次交鋒。在火熱的賽場之外,歐洲老牌足球俱樂部AC米蘭宣告結束「中資時代」,成了另一引人關注的話題。

    2017年4月,來自中國的「富爸爸」李勇鴻以一個拯救者的姿態出現,從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手中收購了AC米蘭99.93%的股份,代價是一張高達7.4億歐元(57億人民幣)的「支票」,其中包含着2.2億歐元的債務。

    短短一年多,事情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2018年7月10日,多家意大利媒體確認,這家足球俱樂部還沒在中資手裡捂熱,就因為李勇鴻方面無法支付3200萬歐元的運營資金,將被中資米蘭的「債權方」美國對沖基金Elliott Management接管,這意味着該俱樂部的中資時代宣告結束。

    據路透社消息,為了不喪失AC米蘭足球俱樂部的所有權,李勇鴻此前曾接洽了來自美國和俄羅斯等的多位資本大佬。但到了2018年7月9日——即支付這筆款項的最後期限,他依然沒能拿出有效方案。「李勇鴻將損失他在米蘭俱樂部的所有前期投入。同時還可能受到米蘭檢方的調查,因為他的收購資金來源模糊不清。」《米蘭體育報》如此表示。

    2014年到2016年之間,中國財團曾拿下了超20家海外足球俱樂部,包括AC米蘭、國際米蘭、曼城、西班牙人、狼隊、馬德里競技等。在中國資本出海最狂熱的2016年,中資在收購足球俱樂部上花費資金超過13億歐元,而收購AC米蘭的這筆投資金額就占據了其一半以上。令人可惜的是,這筆曾經被寄予重望的中資收購,不僅沒讓紅黑軍團在新賽季的賽場走向復興,反而讓中國商人李勇鴻的幾億歐元「打了水漂」,在豪賭中損失慘重。

    一筆57億的足球收購

    李勇鴻對AC米蘭俱樂部的這一收購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4月。

    當時,意大利《足球市場》報道稱,有一家中企有意收購AC米蘭俱樂部100%的股份,交易價格將超過6.5億歐元。該文章同時透露,有意收購的中國大佬姓李或姓何。消息一出,市場猜測紛紛,甚至有媒體猜測該大佬就是百度掌門人李彥宏。

    一直到2016年7月中旬,VC米蘭背後真正的「神秘收購方」——中國商人李勇鴻為代表的中歐體育投資管理公司才浮出水面。根據AC米蘭母公司菲寧韋斯特隨後的公告,中歐體育投資背後的中國財團包括:海峽匯富產業投資基金、中歐體育董事長李勇鴻及其他未披露的投資集團。

    工商信息顯示,和中歐體育投資關聯的公司有多家,包括:中歐未來體育投資管理長興有限公司、中歐米蘭體育投資管理長興有限公司、中歐體育投資管理長興有限公司、羅森內里體育投資管理長興有限公司等,成立時間幾乎都在2016年5月到2016年9月之間。

    57億中國資本,一場「豪賭失敗」的足球收購

    圖表來源:企查查

    根據意大利媒體報道,中歐體育投資管理公司和羅森內里體育投資管理長興有限公司(Rossoneri)都是李勇鴻為收購AC米蘭專門成立的,以作為後者的收購實施主體。

    2016年8月,中歐體育與AC米蘭的母公司菲寧維斯特(Fininvest)達成協議,以7.4億歐元收購AC米蘭俱樂部99.93%股權。然而,據意大利媒體透露,當時李勇鴻的身家才不過5億歐元。或正是因為資金不足,才讓其隨後的收購一波三折,幾番拖延。

    2016年9月,中歐體育先後向菲寧維斯特支付了兩筆共計1億歐元的定金。隨後,由於國家政策對海外收購監管趨緊,金額超過500萬美元的國內資金出境都需獲得特別批准。為了不錯過該收購,2016年12月,中歐體育再次向菲寧維斯特支付1億歐元定金,並將交易延後至2017年3月3日。

    2017年3月,中歐體育發表聲明,收購將再次延期至2017年4月7日,前提是公司在2017年3月16日前向菲寧維斯特支付第三筆1億歐元定金。隨後,中歐體育支付了定金中的5000萬歐元,並表示剩餘5000萬歐元得到了第三方金融機構的擔保。至此,李勇鴻方面已共計掏出2.5億歐元。如果隨後交易失敗,將意味着這些資金的絕大部分將「一去不復返」。

    為了籌措剩餘資金,李勇鴻隨後走上了「借貸收購」之路——向美國私募股權基金Elliott借款。後者為其提供1.8億歐元用於收購,7300萬歐元用於米蘭俱樂部短期應急開支,另有5000萬歐元用於俱樂部運營,總計借款超過3億歐元,利息高達7.7%到11.5%。為了借到這筆款項,李勇鴻需先將國內的房產和企業股權等作為資產擔保。等到米蘭收購交割完成後,此前的擔保解除,轉而變成以AC米蘭的股份作為擔保。

    根據借款協議,如果在借款到期的2018年10月前,李勇鴻無法確保俱樂部日常運營的必須開支,Elliott可以介入俱樂部管理並填補資金空缺。如果李勇鴻在規定期限內無法補齊缺款,Elliott將被允許收走抵押物——AC米蘭的資產(包括歷史錄像等無形資產)。對Elliott來說,這幾乎是筆不會虧本的生意:如果李勇鴻能還得起這筆債務,他就可以順利收入幾千萬利息。如果對方還不起,他就能將AC米蘭俱樂部收入囊中。

    如此波折之下,2017年4月13日,這一中資對AC米蘭俱樂部的收購案才終於塵埃落定。

    在收購初始,中歐體育曾承諾3年內會為球隊引援投入至少3.5億歐元。收購完成後,李勇鴻的確開啟了「買買買」模式,先後花費超2億歐元簽下11個球員,幾乎要給全隊來個大換血。這些動作一度讓AC米蘭的球迷燃起球隊復興的希望。

    「偉大的紅黑軍團將在新賽季的國內和歐洲賽場走向復興。」2017年7月,AC米蘭在廣州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李勇鴻放出如此豪言。

    可惜,事與願違。李勇鴻的重金投入之下,AC米蘭的球隊戰績依然不見起色。而球員轉會的巨大支出,反而讓本來就負債纍纍的俱樂部更加不堪重負。2018年6月27日,歐足聯宣布,因為嚴重違反財政公平法案(這一法案是為了避免俱樂部在收支失衡的情況下惡性競爭),AC米蘭將無緣2018-2019賽季歐戰比賽,這意味着球隊將會喪失大筆電視轉播費和相關獎金。

    李勇鴻因此受到諸多詬病。但從數據來看,這也不完全是他的鍋。在意大利前總理貝魯斯科尼掌管AC米蘭期間,AC米蘭的營收能力就一直令人堪憂,這也是貝魯斯科尼想儘快將其脫手的原因。AC米蘭官網數據顯示,2013年到2016年,球隊一直處於赤字狀態,分別虧損1570萬歐元、8900萬歐元、9130萬歐元和7490萬歐元。

    在巨大的財政壓力下,AC米蘭變成了李勇鴻的「燙手山芋」。2018年,李勇鴻沒能如期支付3200萬歐元的球隊運營費用,Elliott為其墊付了這筆資金。到2018年7月9日,前者一直沒能償還這筆墊付費用,Elliott因此根據借款合同啟動了接管程序。

    據體育媒體ESPN報道,Elliott對管理俱樂部並不感興趣,隨後可能會將這家俱樂部轉賣獲利。據其計算,Elliott基金現在只需要付出4.12億歐元,就可以拿到估值7.4億歐元的AC米蘭俱樂部。

    來自東方的神秘資本

    回顧李勇鴻財團對AC米蘭俱樂部的這筆收購,可以說一路都伴隨着質疑。

    「據說擁有5億歐元身家的他仍然在堅持少露面不吭聲的作派,『一直生活低調,不太拋頭露面,不想成為輿論的焦點』。沒有人知曉這究竟是出自於自我保護還是有着其它動機。」這是2017年12月《南方周末》文章中對李勇鴻的描述。

    多家不為人知的公司,背後從不拋頭露面的投資人,以及敲定收購合同後款項卻遲遲不能到賬,這些都成為李勇鴻在AC米蘭俱樂部收購中受到眾多質疑的原因。2017年這一收購披露後,《紐約時報》曾連發兩篇文章,隨後《福布斯》雜誌、彭博社等都跟進,將這個來自東方的神秘資本大佬拉入了輿論旋渦。

    不得不說,李勇鴻的確神秘。《紐約時報》和意大利財經媒體《陽光24小時》曾派遣記者進行多番實地探訪,依然沒能還原出他的完整面目,只是表示「中歐體育背後的李勇鴻,應該在深圳擁有房地產、包裝、磷酸鹽化工企業等企業,身價大約為5.05億歐元。」

    根據《上海證券報》此前報道,李勇鴻出生於1969年,祖籍廣東,1994年移居香港,曾涉非法集資案被化州市人民法院立案調查。2012年,因為違規買賣上市公司多倫股份(已更名*ST匹凸)股票且未上報股票出售信息,受到上證所的公開譴責,並被證監會處以60萬元的罰款。2013年,李勇鴻還被爆料和另一個資本大佬鮮言一起捲入「江蘇沐雪巨額信託詐騙案」。

    目前能夠確定的事實是, 2011年末李勇鴻以3.6億作價成為多倫股份實際控制人是事實,但他僅7個月後即以3.4億價格轉讓給鮮言的真實目的並不清晰。多條線索表明,之後李、鮮二人曾有多次聯手行動,其中即涉及2013年沐雪信託詐騙案。」2017年12月,《南方周末》的報道如此稱。

    此外,在收購AC米蘭過程中,李勇鴻財團還被彭博社質疑偽造江蘇銀行信件,這些疑點曾引來多方關注,但最終沒有影響收購的完成。

    2016年9月,彭博社發表文章稱,在2016年年初談判開啟時,為了證實自己有足夠資金承擔收購費用,中歐體育曾向費寧韋斯特遞交過相關文件,其中包含一份來自江蘇銀行的財務證明文件。但記者核對該文件後,發現這份文件是偽造的。這則新聞再次將李勇鴻推上風口浪尖。不過,隨後費寧韋斯特和中歐體育聯合發表聲明否認了該傳言。

    57億中國資本,一場「豪賭失敗」的足球收購

    對於李勇鴻這個資本大佬,眾人的爭議主要在於:其發跡過程和財務信息模糊不清,讓人好奇他究竟是一個資本運作高手,還是背後更龐大資本勢力的傀儡?在自身資金完全不足以應付收購費用,同時明知AC米蘭財務虧損嚴重的情況下,為何要趟這起渾水且苦苦堅持?

    有媒體認為,從意甲近幾年的沒落、AC米蘭長期虧損的狀況以及李勇鴻的自身財務情況來看,這場收購看起來更像是一場資本遊戲。據《南方周末》推測,李勇鴻財團最初或許是想拿下AC米蘭這個歐洲足壇的頂級資源,再找合適的接盤者,待價而沽。可惜中間遭遇了政策變動,讓背後的財團打起了退堂鼓,而李勇鴻也最終騎虎難下。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