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德邦快遞要用「烏龜的速度達到兔子的結果」阿里京東好像並不在意

    「我們要以烏龜的速度來達到兔子的結果。」德邦股份(603056.SH,以下簡稱德邦)董事長崔維星如此告訴記者。他這句表述的背景是,德邦全面轉向大件快遞,並將品牌德邦物流更名德邦快遞,以示決心。

    德邦快遞要用「烏龜的速度達到兔子的結果」阿里京東好像並不在意

    崔維星畢業自廈門大學會計系,熱衷於講邏輯,喜歡和麥肯錫等諮詢機構打交道,愛滑雪,在「江湖氣」的物流圈內,顯得不同。

    作為A股首家通過IPO上市的快遞企業,資本市場似乎對崔維星沒有構成很大壓力,「生活沒有太多變化」,他說。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被崔維星視作常態。

    上市後的德邦正在發生着變化。譬如,他們在水立方開發布會,這在低調的物流行業堪稱「罕見」;業務上,他們選擇轉型快遞。德邦瞄準的是3-60kg的大件快遞市場,其中,電商是重要增量來源。

    在崔維星看來,零擔市場快遞化是大趨勢。「美國運輸市場是一個沙漏狀,零擔規模小,快遞和整車的規模大,在電商飛速發展的催化下,中國的運輸市場很快就會迎來沙漏狀,將有很一大部分零擔市場變成大件快遞市場。」

    一定程度上,德邦業績可以佐證崔維星的觀點。財報顯示,去年,德邦快運收入為129.94億元,同比增長2.93%,快遞業務年收入69.28億元,增速高達69.14%。

    但這一市場遍布對手。加盟制的優速快遞(優速)深耕3-30kg市場,順豐控股(順豐)與新邦物流合作成立的加盟制快運順心捷達(順心)也即將全國起網,直指30kg以上快運市場。「通達系」也均有所動作。「單件30kg以內,我們相對(德邦)還是有競爭優勢。」優速董事長余聯兵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專訪時表態。

    德邦快遞要用「烏龜的速度達到兔子的結果」阿里京東好像並不在意

    高增長的電商件,也擁有着各路「全供應鏈」玩家,譬如京東、蘇寧均在打造自身的大件網絡,菜鳥網絡(菜鳥)方面則強調,只做平台。

    各家物流公司也都面臨着新變局。前交通運輸部副部長、中國快遞協會會長高宏峰向經濟觀察報記者分析,綜合物流供應商是未來物流企業的發展方向,而不僅僅局限於某一細分市場。「市場容量是有的,主要看各家企業在市場中的競爭。」高宏峰說。

    爭奪大件快遞

    大件快遞市場前所未有地熱了起來。

    德邦於今年7月初推出了大件快遞產品——大件快遞3-60kg,並號稱將全新定義大件快遞服務,德邦輪值CEO韓永彥還透露,未來三年,德邦將每年投入35億元,用於構建大件快遞的整個運營配送體系,打造大件快遞的核心競爭力。

    優速早在3月就推出了「330限時達」產品,在北、上、廣等29個城市推出單票3-30kg的大包裹「門到門快遞產品,承諾時效,限時未達者,運費最高全退還」等服務,其時,優速已經開通了69個限時達覆蓋區域。余聯兵也向記者披露,未來兩年,優速將向大件快遞板塊投入近20億元。「為了提升我們人才、市場占有率,包括效率、科技等方面的優勢。」他還坦承,優速近期目標是,在不增加虧損的前提下,擴張規模。

    經濟觀察報記者從順心捷達工作人員處了解到,順心將於7月內全國起網,主攻30kg以上快運市場,也將提供「門對門」服務。「華東、華南市場均存優勢,會先依託新邦物流的網絡。」工作人員稱。

    此外,順豐重貨也已有所突破。順豐控股(002352.SZ)2017年年報顯示,順豐重貨定位於20KG以上,包括快運、普運、專運等產品。截至2017年12月31日,順豐擁有717個重貨網點和21個重貨中轉場。2017年重貨產品不含稅營業收入凈額達44.02億元,同比增長79.93%,重貨業務整體市占率持續提升。

    對於順心與順豐重貨潛在的競爭問題,工作人員表示,「還在等通知。」

    德邦快遞業務亦是高增長。2017年年報顯示,截止去年,其全國快遞中轉場有79個,有分揀設備外場69個,占比87.3%。同時,快遞業務增長迅速,2017年收入69.28億元,同比增長69.14%,高於快遞行業整體收入增速。

    有趣的是,前述三家企業在業務上存在着對標關係。余聯兵認為,德邦是優速主要競爭對手,多位德邦高管卻表示,基於「直營」為主的模式,更願意和順豐對標。順豐總裁王衛在接受《南方日報》採訪時則稱,「未來快遞業要面對的競爭,不是來自同行,而是像Google(谷歌)一樣的高科技公司。」

    各家均有優勢。優速優勢在於起步價格,經濟觀察報記者走訪各家網點時發現,以上海——北京線路為例,優速開出50kg內6元/kg單價,無首重價,以上重量單價依次遞減,5000元單價以上存打折空間。德邦則推出3.60特惠件(3-30kg),在同等線路,首重21元(3kg),續重4元/kg。順豐按快遞價格收費。值得注意的是,在京滬路線上,如超過200kg,優速僅按3元/kg計費。

    有德邦人士告訴記者,由於重量因素及高昂的單件價格,大件快遞對於快遞員素質要求極高,「直營」為主的快遞公司,更利於管理基層快遞員。一個例子是,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快遞服務滿意度調查顯示,10大快遞公司中,優速快遞得分最低。

    余聯兵則認為,基於扁平化的加盟體制,優速對於加盟商、快遞員有着相當控制能力。

    對此,快遞物流諮詢網首席顧問徐勇表示,市場空間極大,德邦、優速完全可以錯位發展。「優速、順豐或許會對德邦有影響,但市場空間很大,都有機會。」

    德邦轉型

    德邦起家於零擔。

    據運聯傳媒數據,按2016年收入規模口徑,德邦作為行業龍頭市占率約為1%,前三十大企業合計市占率約為5%,行業中存在大量小微企業和個體戶從事專線運輸。據羅克博物流研究院同期數據,我國零擔整體市場規模大約超過1萬億,是單年快遞業務收入的2倍以上。

    德邦在零擔市場優勢在於,基於「直營」為主的模式,提供的精準快運服務,與一般零擔相比具備標準化、快速化、網絡化的特點。德邦側重於體 積 相 對 規 整 的 小 票 零 擔(30kg-500kg,不超過3立方米),重點服務議價權較弱的小型客戶。同時,單票貨物的重量與單位重量實現的經濟效益整體上呈現反比關係,重量越小的貨物其單位重量效益越大,該產品定位使德邦獲得了較高盈利能力。去年年報顯示,在毛利率上,快運為17.64%,快遞僅為5.45%。

    德邦押注大件快遞,是看上了其廣闊發展空間。據物流採購聯合會數據,中國大件物流2015年的市場規模達8943億元,2015年B2C電商大件物流總費用1206億元,年複合增長率超過65%,成為繼快遞之後物流市場新的戰略增長點。

    高增速大件快遞市場引來各家垂涎,隨着順豐、「通達系」逐步發力,德邦不得不加注。此外,由於安能物流等加盟制企業在零擔市場的快速拓展,德邦面臨兩頭擠壓,種種狀況,都推動了其全力布局大件快遞。

    德邦優勢在於,轉型成本相對較低。申萬宏源研報認為,和輕小件商品相比,單件大件快遞重量大、需要特殊物流設備搬運。德邦自2013年開通快遞業務以來,已建立起相匹配的大件處理能力。

    德邦副總裁田民芽向經濟觀察報記者坦承,德邦已有設備轉型快遞難度很小。崔維星也稱,德邦零擔跟快遞網絡是合併的,「如果我們分家了,就要從頭開始做,跟別人沒有區別,能有機會成嗎?」

    徐勇更提出,德邦發力大件快遞,實質上就是把已有服務延伸至「門到門」,客戶群體、幹線網絡並沒有實質性變化。可見其轉型成本之低。

    此外,於德邦來說,轉型快遞的潛在好處是,隨着規模效應,毛利率亦將上行,更高的利潤率,意味着更高估值。據7月12日收盤價,順豐市值為1984.93億元,德邦為253.25億元,兩家營收差距不到4倍,市值差近8倍。

    德邦快遞要用「烏龜的速度達到兔子的結果」阿里京東好像並不在意

    電商抓手

    德邦當下面臨的局面是,主要電商流量來自阿里巴巴(阿里),京東、蘇寧則在自建大件網絡。

    據崔維星披露,實際電商件已占到德邦快遞總量的50%—60%,其中,菜鳥平台業務量占到總量30%左右。

    崔維星也並不諱言,電商是大件快遞抓手。「我的目標是做電商,但是別的肯定也做,但是我們給客戶的感覺做電商,電商做好了,別的就自然做好了。」

    京東物流方面向記者披露,目前,京東大件物流已有倉儲網、運輸網、配送網、安裝網、農村網、信息網六個網絡,覆蓋了大件物流的全流程。同時,京東大件已覆蓋全國所有行政區縣,近60萬行政村。此外,京東大件物流已和格力、海信、創維、奧克斯、A家家居等諸多知名品牌進行合作。在今年「6.18」期間,京東大件物流開放業務比2017年雙十一增長145%,全面在家電、家居供應鏈發力。

    蘇寧方面也透露,截止今年6月,蘇寧物流在全國的倉儲面積已經超過1343萬平方米,在全國46個城市建有的大件物流基地,可以為大件客戶提供蘇寧46倉任意一個區域的智能倉儲代運營,已經實現了2810個區縣的全面覆蓋,並通過全網配、落地配、宅配、門店配、渠道補貨等多樣化的配送方式,實現一倉後發全國的高效率配送覆蓋。目前,蘇寧在大件物流合作的企業包括蘇寧易購及其平台商戶、阿里巴巴旗下天貓商城及菜鳥BD商戶等。

    對此,崔維星表示,京東、蘇寧更多是自建倉配體系,主要實現倉到戶的短途運送,與德邦長途快遞還是存在市場差異,不存在直接競爭關係。「我們與京東也有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京東物流已全面向社會開放,圍繞大件商品的倉儲、運輸、配送、安裝等環節。目前,京東物流開放進程更集中於品牌商,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物流規劃發展負責人傅兵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京東物流有向個人開放服務的計劃,但並無明確時間表。

    另一種觀點是,電商在大件快遞中占比有限。徐勇直言,所謂大件快遞,更多是以往零擔業務的升級,主要客戶還是在B端,「並未有實質性轉變。」

    德邦快遞要用「烏龜的速度達到兔子的結果」阿里京東好像並不在意

    華泰證券研報認為,雖然目前行業並未有權威的歷史規模數據,但考慮到零擔物流的服務客戶以各類生產、製造、貿易的小B客戶為主,行業覆蓋國民經濟多數行業,與經濟整體相關度較高,因此,行業增速與全國經濟增長相關度較高,行業整體增速穩定但低於快遞。余聯兵亦表示,「B端客戶足夠優速快速成長。」

    與德邦轉型同期的,還有快遞企業轉型物流供應商大潮。不過,在崔維星看來,目前要聚焦,把大件快遞做好,如果沒做好,都沒有資格想下一步。「潮水退去的時候,才知道誰在裸泳。」他說。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