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正文

    吳亦凡被指毒癮發作索賠55萬 造謠者無力償還 吳亦凡竟這麼做

    7月11日上午,吳亦凡訴吸毒不實言論侵犯名譽權案在北京一法院開庭審理。因為原告是知名藝人,且內容與名譽權有關,故而此案也受到了外界的一致關注。

    吳亦凡被指毒癮發作索賠55萬 造謠者無力償還 吳亦凡竟這麼做

    據媒體披露出的信息,此案件一共有兩個被告,其中在個人社交賬號發布了捏造、故意散播「吳亦凡疑似毒癮發作,神情懈怠,精神恍惚」的博主,被列為被告二。吳亦凡方提出請求法院判令平台所屬公司披露截止至涉案微博刪除以前的瀏覽量,訴求是在個人微博賬號中散播該言論人博主,賠償其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55萬元。

    吳亦凡被指毒癮發作索賠55萬 造謠者無力償還 吳亦凡竟這麼做

    據悉造謠吳亦凡吸毒的被告,是95後自由職業女子,她在法庭上稱自己只是轉發並有註明,不同意吳亦凡方的全部訴求,且對方索賠過高,自己無力賠償。雖然在庭審的最後,吳亦凡方堅持當庭明確的訴訟請求,不過因兩被告都堅持答辯意見,故此三方均同意庭後協商。

    吳亦凡被指毒癮發作索賠55萬 造謠者無力償還 吳亦凡竟這麼做

    對於吳亦凡方同意協商,也有網友表示吳亦凡還是太善良,對方說沒有收入賠不起就同意庭下和解了。在互聯網發達的時代,人人都可以在網上發表言論,但俗話說得好,東西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說,往往禍從口出,吃瓜群眾還是要保持高度的理智吃瓜,千萬不要亂造謠才好!

    吳亦凡被指毒癮發作索賠55萬 造謠者無力償還 吳亦凡竟這麼做

    吳亦凡對此案件的處理可謂低調處理,避免事情無止境擴大,衍生出更多不必要禍端。對於網友還是年輕小朋友,制度就改就可以了,沒必要作為一個大明星的人和她們斤斤計較,俗話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雖然事情不大,但這樣的處理方式體現出了吳亦凡的寬容,也藉此事件樹立一個自己良好的個人印象。

    吳亦凡被指毒癮發作索賠55萬 造謠者無力償還 吳亦凡竟這麼做

    明星與粉絲之間的事情向來是多如牛毛,比如楊麗娟追劉德華,逼的老爹跳河,現在楊麗娟生活有困難,華仔還不是照樣幫忙?馬雲不知道在哪裡發現了一個小馬雲,引起社會影響,馬雲就做出回應,向社會做出承諾,要承包小馬雲小學到大學的學費。

    吳亦凡被指毒癮發作索賠55萬 造謠者無力償還 吳亦凡竟這麼做

    畢竟粉絲大多數是出於關心明星,喜愛明星才會搞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作為明星的一個團隊有必要真對這類事情做一個形象公關,畢竟大多數粉絲不是惡意的。

    吳亦凡被指毒癮發作索賠55萬 造謠者無力償還 吳亦凡竟這麼做

    原告吳亦凡訴稱,2017年12月15日,在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運營的新浪微博平台上,王某某通過其個人微博賬號「揭秘那些破事呀」公然捏造、故意散播「#吳亦凡吳亦凡疑似毒癮發作申請懈怠精神恍惚」等對原告進行誹謗的微博內容,同時配有原告參加活動的視頻內容。實際上該視頻內容為原告參加某品牌活動的現場視頻,後被網絡用戶惡意剪輯、捏造原告吸毒疑似毒癮發作。而微夢創科公司是為王某某提供信息發布服務的網絡提供者,對王某某所使用的涉案微博賬號具有管理職責與管理權限。由於原告主要從事演員、歌手工作,曝光度較大,二被告的行為已使原告的公眾形象遭受了嚴重貶損,並構成對原告名譽權的嚴重侵犯。

    故原告訴至法院,要求判令微夢創科公司披露截止至涉案微博刪除以前的瀏覽量;判令王某某在全國公開發行報紙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向原告賠償經濟損失20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30萬元、因維權而支付的公證費及律師費等合理開支5萬元,以上共計55萬元。

    微夢創科公司辯稱,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涉案微博內容是用戶發布,其對涉案內容的存在並不知曉。其在收到法院送達的起訴材料後,及時披露了微博用戶的身份信息,在本案中無任何過錯,不應承擔任何侵權責任。

    王某某辯稱,其承認發布的涉案微博內容不屬實,對原告造成了不好的影響。為了獲取點擊量和關注,以便收取廣告利益,其曾於個人微博賬號「揭秘那些破事呀」中發布過涉案內容,但發布時間是在兩年前,而並不是原告所指的2017年12月15日當天;另外,其微博中發布的涉案視頻並非由其本人製作,已經註明轉發;在2018年5月收到法院傳票後,其已自行將涉案微博刪除。其同意向原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並在合理範圍內對原告經濟損失進行賠償。

    質證環節中,原告提交了其參加某品牌活動現場完整版視頻內容、公證書、涉案微博內容截圖等證據。法庭組織雙方進行現場勘驗,當庭播放了上述視頻及公證書光盤。王某某當庭展示其微博賬號,稱有關微博繫於兩年前發布,在2017年12月15日前後未發布過涉案微博。法庭組織原告、微夢創科公司對此進行質證。原告、微夢創科公司均認可涉案微博已由王某某自行刪除。

    在法庭詢問環節,合議庭對原告主張賠償損失的依據以及王某某的微博運營情況、廣告獲利情況等進行了詢問。

    因雙方當事人均表示可庭後協商調解,本案未當庭宣判。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