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中興正式解禁怎麼回事付出了哪些代價?中興被美國封殺事件回顧

    [海峽網]

    中美的貿易戰如火如荼,而對於中興通訊而言,今天是個不尋常的一天:美國對其長達幾個月的封殺,即將塵埃落定。

    今日,據中國商務部官網消息,美國商務部表示,美國已經和中興簽署協議,取消禁止美國供應商和中興進行商業往來的制裁。在支付4億美元保證金之後,禁令將解除,中興公司可以恢復運營。

    對中興而言,最難熬的一段時間已經度過。消息傳出後,中興股價盤前漲停。而接下來,中興將面對,為此禁令付出的巨大代價。

    據新華社報道,6月7日,美國商務部部長Wilbur Ross宣布,美國政府已與中興正式達成和解協議。

    美國商務部當天發表聲明說,Ross當天宣布,中興通訊及其關聯公司已同意支付罰款和採取合規措施來替代美國商務部此前針對該公司向美國供應商採購零部件執行的禁令。

    根據新的和解協議的內容,美國商務部將中興從禁令名單中解除的條件包括:

    中興公司支付10億美元付款;

    在第三方託管賬戶內存入4億美元;

    中興在30天內更換董事會和管理層;

    允許美國方面挑選人員進入中興通訊的合規團隊。

    其後,中興表示,已經支付了10億美元罰款。4億美元保證金也在今日的消息中再次被提及。

    隨後,中興迎來了史上最大的高管團隊大「換血」。

    6月29日,中興連發5條公告,宣布高管團隊更換:董事會原14名董事成員(包含董事長殷一民、總裁趙先明等)均立即辭職,並選李自學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董事長,選舉李步青、諸為民、方榕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非執行董事。

    7月,中興發布公告,稱董事會同意聘任徐子陽為中興通訊總裁,同意聘任王喜瑜、顧軍營、李瑩為中興通訊執行副總裁;並同意聘任李瑩兼任中興通訊財務總監。包括原中興通訊總裁趙先明,徐慧俊、龐勝清、熊輝等中興通訊執行副總裁,以及中興通訊執行副總裁兼財務總監邵威琳等在內的共19名高管被解聘。

    這是中興不得不為之的一步。

    在6月29日,中興在深圳召開股東大會。新任董事長李自學首次亮相,表示當前禁令還沒有解除,候選董事後面主要任務還是要提振公司信心,在拒絕令解除後儘快恢復生產。

    而中興通訊原董事長殷一民也最後一次以董事長的身份亮相,他回應中興股價大跌時表示,「這是非常沉重的事實」。此前,也是殷一民,宣布中興進入「休克」狀態。

    而李自學要面對的,則是中興經歷這番風波後最大的問題——缺錢。

    中興除了這次需要支付的14億美元罰款和保證金外,此前,按照2017年中興和美國商務部的協議,中興因違反制裁規定,出口含有美國技術與零件的產品,需要繳納12.9億美元罰款。並且中興承諾解僱4名高級雇員,並通過減少獎金或處罰等方式處罰35名員工。

    第一筆罰單,中興已經繳交了8.92億美元。在後續協議執行期間,中興實際上只完成了對4名高級雇員的解僱,並未處罰或減少35名員工的獎金。隨後,在今年4月,美國祭出了長達7年的禁售令。

    4月27日,籠罩在禁令陰影下的中興發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據路透社稱,這是中興「史上最佳」的一季度財報;數據顯示,中興通訊實現營收288.80億元,同比增長12.18%;凈利潤16.87億元。根據中興發布的2017年度財報數據,2017年中興營收為1088億元(約合170.29億美元),凈利潤45.54億元(約合7.12億美元)。

    中興面對的巨大財務壓力,不言而喻。

    中興的海外業務也受到了巨大影響。7月4日,彭博新聞社報道稱,中興通訊丟失了意大利最大移動運營商的合同大單,愛立信贏得了提供無線設備的6億歐元(7億美元)合同。

    然而,畢竟中興的「至暗時刻」已經過去,恢復現有業務有望。而中興之後,是否能逆風翻盤,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這也是給中國科技產業的一次啟示。正如央廣網評論曾表示過的,中興事件不代表中國企業的整體面貌,但對中國企業是個鏡鑒。中國企業必須進一步警醒到創新的必要性與緊迫性,必須儘快把核心技術這個命門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事件時間軸:

    4月16日

    美國商務部發布對中興的禁售令,未來7年內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出售零部件、商品、軟件和技術。

    4月17日

    中國商務部回應稱,將密切關注事態進展,隨時準備採取必要措施,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

    4月20日

    中興通訊發布聲明稱:在相關調查尚未結束之前,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執意對公司施以最嚴厲的制裁,對中興通訊極不公平!不能接受!

    中興在深圳召開發布會,中興董事長殷一民表示,該制裁已經使中興進入休克狀態。

    5月3日-4日

    在中美經貿磋商中,中方就此事與美方進行了嚴正交涉。

    5月4日

    中興發布內部信,表示已正式向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提交了關於暫停執行拒絕令的申請,並根據BIS指引提交了補充材料。

    5月13日

    特朗普發布推文,表示在為中興提供快速恢復業務的途徑。

    5月22日

    據外媒報道,美中就解決中興相關爭端大致達成一致。

    6月7日

    美國商務部表示,美國已與中興正式達成和解協議。

    7月2日

    美國商務部發布公告,暫時、部分解除對中興通訊公司的出口禁售令。

    7月12日

    美國商務部表示,美國已經和中興簽署協議,取消禁止美國供應商和中興進行商業往來的制裁。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