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收藏 / 正文

    文物辨真偽-柴窯!柴窯!那個傳說中的雨過天青!瓷器鑑定真知堂

    文物辨真偽-柴窯!柴窯!那個傳說中的雨過天青!瓷器鑑定真知堂

    北宋時期墓葬出土壁畫

    瓷器鑑定真知堂:

    一千年是一個輪迴!回到千年前,是宋朝。宋朝的審美高度,失落了千年,今天又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宋人以為,越簡單越美麗,這種極簡主義在今天的西方極度流行,包豪斯就是代表之一。

    宋瓷以釉色,造型為美,摒棄了過多的裝飾,也不用紅濃綠艷進行裝飾。宋瓷的絕品,以雨過天青為釉色,以青銅禮器為造型。在復古中有創新,在單調中現品位。

    宋代名窯輩出,汝官哥定均,五大名窯就好比五朵金花,隨意簪一朵別在鬢上,一下子就是千年。宋人好簪花,就好像今天的三藩市。

    「如果你來到美麗的三藩市,你會見到戴花的紳士。」

    宋人簪花,不分男女。《水滸傳》里那個劊子手,號為一枝花蔡慶的,沒讀過的人肯定以為是風度翩翩佳公子。這種雅興今人罕有。

    且慢,宋代還有比五大名窯更珍貴的名窯嗎?如果有,它是誰?為什麼現在沒人提起了呢?

    答案就是柴窯!這是比五大名窯更為珍貴的名器。只可惜昔人黃鶴,柴窯已經神龍擺尾,不知蹤跡。今人只能唏噓,在文獻記載中尋找柴窯的蛛絲馬跡。

    文物辨真偽-柴窯!柴窯!那個傳說中的雨過天青!瓷器鑑定真知堂

    五代後周世宗柴榮御容

    五大名窯概念最早的提出者,有文獻可查的應該是號稱明代宣德年間編制的《宣德鼎彝譜》。

    這是一部關於宣德爐的著作,文中提到:

    「內府所藏,柴汝官哥均定。。。選其樣式典雅者寫樣上呈。」

    意思是皇帝命令,把皇宮內府收藏的六大名窯瓷器樣式典雅的,畫成圖畫,給皇帝審定,作為宣德爐的樣式。

    宣德爐是一種名貴的銅爐,目前收藏宣德爐極為盛行,可惜能被確定為宣德時期的銅爐,可謂鳳毛麟角。原因在於,這本宣德爐巨著,後人考證並不是宣德年間寫的。而極有可能是明晚期文人之作。

    文獻中出現六大名窯,柴窯,就這樣赫然出現在明代宣德皇帝宮廷。明代柴窯應該是存在過的。但到了清代就已經無法尋覓了。

    乾隆皇帝還寫過柴窯的詩句。不過,據現在眼光看來,乾隆皇帝搞錯了!他把宋代吉州窯搞成了柴窯!

    《詠柴窯碗》:「色如海玳瑁,青異《八箋》遺,土性承足在,銅非箝口為,千年火氣隱,一片水光披。未若水宣巧,龍艘落葉斯。」

    明眼人一看便知,這不是寫的吉州窯木葉盞嗎?怎麼被乾隆搞成了柴窯?

    文物辨真偽-柴窯!柴窯!那個傳說中的雨過天青!瓷器鑑定真知堂

    南宋吉州窯木葉盞玳瑁色黑釉

    柴窯,是五代時候後周朝周世宗柴榮御窯。據傳說,當年請柴窯釉色,世宗批曰:「雨過天青雲破處,者般顏色做將來」。

    這一句「雨過天青」,就成了後世青瓷的典範。但直到今天,柴窯的雨過天青,到底是什麼顏色,已經沒有人知道。因為,從乾隆御製詩對吉州窯的誤判可知,乾隆時期,柴窯已經消失了蹤影,神龍升天,首尾難見。

    對於柴窯,宋代文獻未見,明代文獻中多有記載,公認的說法是柴窯出北地。後來又有人填上了河南鄭州四個字。河南宋代多出名瓷。汝,定,均,都出於河南,柴窯出自河南可能性還是極大的。但一無實物,二無疑似窯址發掘,柴窯之謎恐怕還得延續個幾十年。

    還有一句形容柴窯的話,今人都是按照這句話作為鑑定要訣去尋找失落的柴窯,就是「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

    明·張應文《清秘藏》:「論窯器必曰柴汝官哥定。柴不可得矣,聞其制云: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

    張應文(約1524~1585),明書畫家、藏書家。死於萬曆12年。可見他是嘉靖隆慶萬曆時人。

    而更早的文獻,只記錄柴窯:「天青色,滋潤細媚,有細紋,足多粗黃土,近世少見。」(曹昭 洪武《格古要論》)

    所以,這十二個字有多大可靠性也值得懷疑,以曹昭之說去尋找柴窯,恐怕更為可靠一點。

    文物辨真偽-柴窯!柴窯!那個傳說中的雨過天青!瓷器鑑定真知堂

    疑似柴窯不是天青色,但土脈滋潤細媚,足為紅褐色,歡迎探討

    這兩則文獻,張應文的流傳頗廣,但他自己也說是「聞其制」,來源不可靠,自己沒見過。而曹昭是明初洪武人,比張早了200年,所以曹昭的記載應當更為可靠。今天研究柴窯者,多不說曹昭,而以「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為論,恐有以訛傳訛之病。

    在明初洪武(1368-1398)時期,柴窯已經少見了,曹昭之論,應該是親眼見過這種柴窯瓷器後說出來的。

    所以,研究柴窯的學者,應該首先正本清源,以最早的文獻記錄為準。所謂薄如紙聲如磬都不應該作為判斷柴窯真偽的鑑定標準。天青色,滋潤細媚,則青如天,明如鏡可擬。(這裡的鏡不是玻璃鏡,而是青銅鏡)銅鏡照人,隱隱綽綽,說它滋潤細媚,恰如其分。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所謂柴窯仿品鋪天蓋地,還大寫上柴窯二字,或者柴世宗三字。五顏六色,千奇百怪。好事者皆以為收藏到了柴窯真品,真是可嘆可笑!多少年了,柴窯作為陶瓷界的最大的謎,目前任何正規博物館都不敢給自己的藏品定名柴窯,害怕貽笑大方。而國寶幫們大事宣揚自己手上的柴窯為真品,也只能說是充滿愛國激情和勇氣了。

    分享真知識,傳遞正能量!歡迎關注本人頭條,謝謝你的收藏和轉發!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