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逃離P2P

    「能不後悔嗎?最後悔的就是做了P2P。」

    對這個問題,網貸平台圖騰貸董事長羅潤超心裡五味雜陳。此前不久,這家成立於2014年,以車抵貸業務為主的P2P平台還興致昂揚地談轉型,此刻的他滿口皆是無奈和嘆息。

    即便羅潤超對外部環境變化有了心理預期,但形勢的急劇惡化依舊超出了他的想象。從6月份起延續至今的網貸「爆雷」潮,以及市場不斷蔓延的恐慌情緒,讓他意識到,理想與現實之間能有如此大的距離。

    從今年年初至今,P2P行業中出現問題的平台已經超過了800餘家,僅6、7月份爆雷的P2P就已超過100多家。而在這些名單中,響亮的大型平台也越來越多。從6月中旬被稱為「民間四大高額返利平台」之一的唐小僧爆雷;7月份,牛板金、投之家、錢爸爸、銀豆網等知名平台相繼爆雷,道口貸、愛投資等平台也出現逾期,涉及金額與投資者眾多。

    這導致對這個行業的信任危機開始蔓延,進而在一定程度上引發了更多平台的「擠兌」風險。恐慌之下資金進一步加速逃離P2P行業,這樣的趨勢尚未看到緩和的跡象。

    「最近這兩天我接到的求救電話至少有10多個,很多P2P平台找我們提供流動性支持,一些大的平台也扛不住了,恐怕這形勢還在繼續蔓延。」紅嶺創投創始人周世平稱。

    爆雷潮與擠兌潮交織之下,浴火之後的P2P行業能否重生?

    風暴中的擠兌潮

    「4月份已經有部分合作的機構投資者開始退出,那時候就感覺苗頭不對,所以5月便謹慎地進行新業務的轉型。」羅潤超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稱。

    但他的步步謹慎難以抵擋平台資金大幅凈流出帶來的衝擊。自5月份以來,圖騰貸平台資金凈流出相當明顯,2個月凈流出資金達到2.5億-3.5億元。這個數字,相當於平台規模的15%-25%,羅潤超直呼受不了。

    部分出借標的到期,借款人無法歸本,至6月底時合作資產端已墊付約4000萬,繼續墊付壓力較大。迫不得己,6月26日,圖騰貸官網發布出借展期公告,展期期間借款人承諾按月支付利息。

    在展期公告發布後,羅潤超的心理幾近崩潰,24小時未眠。「因為不知道接下來需要面臨什麼問題。經偵是否會找上門?投資人的資金怎麼辦?」但走到這一步,羅潤超認為自己也還算幸運,因為幾乎同一時期,很多P2P平台已經「爆雷」或清盤。

    此時,P2P行業已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般的「爆雷潮」。

    自6月15日號稱750億交易量的唐小僧突然出事後,瞬間引發了新一輪P2P倒閉的多米諾骨牌效應。進入7月,「爆雷」事件愈演愈烈。

    7月3日,杭州知名網貸平台牛板金髮布逾期公告,隨後,牛板金被曝出前董事等人虛構標的,捲走投資人資金高達30多億元。

    7月13日,投之家員工發現CEO黃詩樵、COO鄧偉、CIO覃五權、總助顏淵等幾位核心高管失聯,員工情緒出現恐慌,部分員工報案。第二天,投之家被深圳警方以涉嫌集資詐騙案立案偵查。

    7月17日,永利寶也爆雷,永利寶官微發布消息稱:「請各位投資人報警維權」,其APP也彈出消息稱平台老闆余剛、張玉豐已失聯。

    緊接着,7月18日,銀豆網稱實際控制人失聯,資金無法兌付,CEO王鵬程稱已經報案並配合公安機關緝拿實控人。而除了「爆雷」和跑路此起彼伏外,還有很多平台開始主動暫停業務,良性關停。

    令人震驚的是,這些平台交易規模和投資者用戶數量龐大,投資人對網貸平台的信心遭遇極大衝擊,進而引發了更多的恐慌。

    投之家官網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7月13日,平台累計借貸金額為265.76億元,借貸餘額為29.14億元。

    「投之家出事對行業打擊很大,都知道它是行業最大第三方網貸之家的關聯平台,而網貸之家一直被認為是站在投資人角度,維護投資人利益的良心平台,所以信任它的投資人很多。」周世平稱。

    事實上,在更多知名平台相繼「爆雷」後,恐慌之下擠兌的勢頭進一步加劇,甚至連一些大的平台也受到了直接的衝擊。

    「從6月17日至7月16日,紅嶺創投的資金凈流出也高達2.8億元,直到最近這幾天才稍微緩和了一些。」周世平稱。對於單月交易金額約80億-90億元的紅嶺創投來說,還能有緩衝的餘地,但對很多中小平台來說,流動性枯竭往往帶來的就是致命一擊。

    7月9日,北京網貸平台火球網發布公告稱,近三周一直在遭遇大規模凈流出,存量在短時間內下降超過25%,流動性接近枯竭。自此,火球網宣布良性退出。

    7月13日,貝米錢包發布P2P良性退出公告,稱從7月1日開始,平台出現了每日凈流出3倍於以往的情況,平台採取多種措施仍無法滿足全部的兌付需求,於是只能選擇良性清盤。

    融360監測數據顯示,7月第二周網貸行業的總成交量僅為405.17億元,較前周環比下降5.90%,當周資金凈流出額高達40.47億元,其中14家平台資金凈流出額均超過億元。

    不容忽視的是,在流動性緊縮背景下,一些P2P平台變相「短標長投」的做法也加速了流動性危機的爆發。

    「除了外部宏觀環境變化的原因,有的項目借款期限很長,但期限長的標沒人投,就只能通過發短標來吸引投資人,平常流動性好的時候沒有問題,但流動性緊張的時候就會有放大效應。」周世平稱。

    此外,由於監管層嚴格限定期限匹配,為了解決長標的流動性問題,不少P2P平台都提供債轉服務,即投資人將資金借出後形成的債權,可以在存續一段時間後在平台上轉讓給其他人。事實上,多數債轉業務背後都有真實的借款標的,嚴格意義上不算是資金池業務,但它卻存在類似資金池業務的期限錯配、短標長投等風險隱患。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情況下,不僅是投資人傾向於快速拿回自己的錢,借款人也同樣在製造危機。在P2P問題惡化時,一些借款人產生僥倖心理,以P2P不合規為由散布惡意不正當信息,導致整體環境下借款人的還款意願下降,而平台投資者申請提現激增,導致回款延遲,對P2P平台來說更是雪上加霜。「最近這兩天我接到的求救電話至少有10多個,很多P2P平台找我們提供流動性支持,一些大的平台也扛不住了,恐怕這形勢還會繼續惡化。」周世平稱。

    亂象浮出

    「爆雷」潮中,P2P平台身上長期被掩蓋的各種問題也隨之浮出水面,甚至僅僅在股東和實際控制人層面,便出現了各種令人匪夷所思的情況。

    由於股東背景是P2P平台取信於投資人的重要背書,很多P2P平台都往自己身上貼上了國資、上市公司背景等標籤,但其背後真實的投資方和實際控制人則往往非常複雜,如投之家的實控人究竟是誰,就變成了一出羅生門事件。

    6月19日,投之家官網發布文章稱,「獲得上市公司珈偉股份母公司灝軒投資B輪融資,融資規模達4.09億元,上市公司平台以2.11億元收購原股東35.24%的股權,同時通過增資1.98億元,獲得19.76%股權,直接或間接持有投之家總共55%的股權」。

    根據企業工商信息,目前投之家最新的兩大股東,分別是2017年12月入股的鎮江富隆天鈺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4.76%;2018年6月入股的阿拉山口市灝軒股權投資有限公司,持股35.24%。進一步查詢可知,截至2018年一季度,灝軒投資是上市公司珈偉股份的第三大股東,持股10.33%。

    不過頗為蹊蹺的是,珈偉股份通過公告聲明灝軒投資未對投之家進行投資。7月13日,珈偉股份向公司股東灝軒投資進行了詢證並已收到相關回復後,發公告表示,灝軒投資未與「投之家」簽署任何投資協議,且從未對其進行投資及參與任何經營管理,更未派駐任何人員進駐「投之家」, 未通過「投之家」進行任何融資行為,稱投之家2018年6 月15日股權變更的相關備案文件存在偽造嫌疑,灝軒投資將進一步尋求權威部門的認證。

    出現在投之家身上的問題並不僅限如此,涉嫌虛假髮標、做大待收、資金流向不明等問題也隨之得到更多的證實。

    另一爆雷平台銀豆網的股東背景也是迷霧重重。

    工商資料信息顯示,銀豆網股東為北京華信電子企業集團 (70%)(下稱華信集團)和CEO王鵬程(30%)。因華信集團作為大股東,銀豆網也被認定為國資系平台。

    但對於華信集團的真實背景和身份,仍有不少疑點。

    據銀豆網官方資料介紹,華信集團是由原電子工業部批准,由清華大學、中國惠通通訊電子中心、中國通廣電子公司、中國瑞達系統裝備公司等聯合興辦的一家國資聯營企業,註冊資本5898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曾將華信集團列入經營異常名單,理由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取得聯繫」。

    雖然華信集團是大股東,但據銀豆網CEO王鵬程在平台爆雷後的公開聲明:「自2014年中光擔保出問題後,李永剛作為中光股東,以代償為由介入銀豆網資產端,在華信入股前後整個銀豆網就被李永剛集團操控。」隱藏在幕後的實際掌控者是李永剛,這與公示的信息明顯不一致,而李永剛的身份尚不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30日,本是監管層原定的P2P備案驗收的時間節點,儘管最終出現了備案截止時間延期的利好,但是很多P2P爆雷未能挺過去。

    2017年12月8日,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關於做好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整改驗收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整改驗收後的P2P備案,登記工作大限在2018年6月底。無法完成備案登記但依然實質從事P2P業務的機構會受到包括封禁網站、要求金融機構不得向其提供各類金融服務等處置。

    事實上,一些交易量大的知名平台反而備案難,原因是沒有按照監管要求,在整改期業務規模不能增長、存量違規業務必須壓降、不再新增不合規業務。所以無法通過新的資金來承接有轉讓需求的投資人。

    投之家CEO黃詩樵7月13日在某投資人群里也曾稱,「去年9月,徐總(即徐紅偉)決定要把投之家賣掉。後來和其中一個買家達成了協議,要求我們團隊做到一定的待收業績,才付股權款。待收做上去以後,有部分新股東推薦的借款企業就逾期了,而且情況比較嚴重。新股東要求我們運營團隊必須讓他們推薦的借款客戶在平台上發標。」「單從合規屬性上,還不足以解讀此次平台爆雷潮。」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認為,在實體經濟去槓桿的宏觀背景下,所有貸款類機構都在承壓,考驗的是平台的資產配置和風控能力。

    薛洪言認為,合規整改的成績有目共睹,不過,由於集中整改並未結束,某種程度上,P2P行業仍處於「無證駕駛」期,不少平台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合規性問題,這也是集中整改期不可避免的階段性特徵。

    自救與出清

    種種跡象顯示,此次P2P的爆雷潮將比此前的任何一次都更為嚴峻,對行業的影響也將更為深遠。

    融360數據顯示,今年年初至今,全國已有828家網貸平台出現問題,包括平台失聯、提現困難、終止運營等情況。從爆雷的平台數量上來看,已經和2015年全年爆雷的P2P平台數量(2015年共爆雷867家)相差無幾,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尚難有明顯改觀。

    恐慌之下,監管層及行業協會也開始發聲,緩釋風險。

    7月9日,央行發布公告稱,央行正式確定互聯網金融備案繼續延期1-2年,一方面對現在爆雷潮略做降溫,也給了平台一次機會進行整改,逐步邁向合規進程。而針對網貸備案驗收的細則,接近監管部門的人士稱,很快將會落實相關的187條細則,這也是希望通過加快認定規範的平台,避免因違規平台導致負面影響繼續擴大。

    7月16日晚間,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消息稱,相關部門應進一步加大打擊惡意逃廢債等行為,同時,進一步發揮司法協作、資金存管、信息披露、信用信息共享等基礎設施手段作用,形成失信聯合懲戒。這也會對惡意逾期產生一定的警示作用。

    而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江蘇等多地互聯網金融協會也接連組織召開座談會、發布工作指引等,有效防範化解風險。其中,北京互金協會表示接下來將加快推進「白名單」機制建設,推進分級分類工作。

    部分P2P平台也開始採取各種自救措施,如發布最新經營數據、舉辦針對投資者開放日活動、增加註冊資本、開展在線直播等,以此極力避免受到更多波及。與此同時,部分平台先後宣布完成融資,也有平台宣布將增加註冊資本金,力圖提振行業信心。「行業這次震動會很大,肯定會大洗牌,但也要理性看待,洗洗更健康。」周世平直言,P2P的模式是經過市場驗證的,相信經過這次風波,優質平台的價值會更突出。

    但多位業界從業者亦坦言,目前出手救行業、挽回投資者信心,無論是常規還是非常規手段,都是非常難的。

    另一方面,記者注意到,從2016年8月《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下稱《暫行辦法》)的出台算起,P2P行業的合規整改已經持續了近2年時間。整體上看,效果是顯著的,平台合規意識大幅增強,存量違規業務得到集中清理。中國互金協會數據顯示,專項整治以來共有5074家從業機構退出,不合規業務規模壓降4265億元。

    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台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國在運營P2P網貸平台共2835家,上半年消亡721家,其中長時間無法訪問的達七成,內容長期不更新、不維護的殭屍網站占11.97%,平台跑路、經偵立案等占9.29%。

    中金公司在其最新報告中稱,預計P2P退潮或仍將持續2至3年。在滿足監管合規要求基礎上,再考慮運營成本的攀升,3年後正常運轉平台預計不超過200家,僅為目前運營平台數量的10%左右。

    本文源自經濟觀察報

    更多精彩資訊,請來金融界網站(www.jrj.com.cn)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