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網貸暴雷波及過萬投資者 工薪階層低收入者為主

    自2018年端午節過後的第一天,唐小僧暴雷後,一個月的時間裡,陸續有超過200家平台出現問題,涉及到過萬投資人。

    網貸暴雷波及過萬投資者 工薪階層低收入者為主

    「日常能幫着朋友維權,追要這些資金的時候,其實還好受一些,這樣就不會想起自己搭進去的那些身家性命。」陳先生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道。

    陳先生目前的身份比較特殊,他一方面作為網貸平台的投資者,踩雷多個平台,往返於朝陽經偵和海淀經偵處遞交材料,另一方面,他又向身邊的幾十位親戚朋友集資,允諾幫他們投資,一年給10%的利息,遭遇集中踩雷後,被這些朋友以非法集資的名義報案,他作為「非法集資」的嫌疑人,還要時不時地配合調查。

    網貸暴雷波及過萬投資者 工薪階層低收入者為主

    自2018年端午節過後的第一天,唐小僧暴雷後,一個月的時間裡,陸續有超過200家平台出現問題,涉及到過萬投資人。

    數萬投資人中招

    對於在此次網貸行業波動中,究竟涉及到多少投資人,目前並沒有權威的統計數據顯示,但一個網貸平台從業者向記者分析表示,「在目前運營的平台中,頭部平台的投資人數都在幾萬人左右,中等規模平台的投資人數也基本過萬。」

    對方換一種統計方法表示,「一個500萬元的借款企業逾期,會涉及數百投資者,一個借款企業有2000萬元的借款逾期,就會涉及上千名投資者。」

    記者梳理公開信息可知,投之家在貸餘額29億元,唐小僧在貸餘額9.3億元,錢爸爸在貸餘額12.77億元,此外,還有多家中小問題平台,再貸規模過億元。

    前文所述的從業者表示,「在近期的行業風波中,涉及到的投資者保守估計過萬人。」

    根據網貸天眼在2018年7月份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目前排名前50位的平台,人均投資額度在21萬元以下,其中人均投資額在10萬元以上的平台占5家,人均投資額在5萬元以上的占11家,人均投資額在1.5萬元以下的平台占7家。其中投資額偏小的平台中,投資人穩定性和忠誠度相對偏低,存在羊毛黨的可能性較高。

    陳先生並不認為自己是「羊毛黨」,陳先生表示,「雖然我會選一些有投資福利的、收益高的平台,但我自己也把所有的錢投進去了,目前選定的十幾家平台中,已經有超過60%的平台出現問題,這些平台包括我自己的錢和親戚朋友的錢,累計過千萬。」

    網貸暴雷波及過萬投資者 工薪階層低收入者為主

    根據陳先生的表述,網貸平台的投資人中,城市工薪階層;手頭有閒散資金但無業或收入低;小微企業主等這幾類人占比較多。

    陳先生回憶表示,「最早接觸網貸是三年前,此前自己從事餐飲行業,但是並不賺錢,將小店轉讓出去後,手頭有幾十萬的閒散資金,一時之間沒有合適的工作也沒有好的投資渠道,當時網貸的收益還比較高,好一點的都在15%左右,就全投了進去。」

    在陳先生接觸到的多個網貸維權參與者中,下崗職工、低收入者或無業者是占比最高的一個群體。

    「除了網貸並沒有更好的投資渠道」使陳先生重複多次的一句話。

    在陳先生看來,股票市場波動較大,風險性高,而基金和銀行理財的投資收益又較低,其他的期貨、外匯類投資產品門檻高,不敢貿然進入。

    「網貸是投資門檻最低,最簡單方便收益也還不錯的理財方式了。」陳先生表示。

    網貸暴雷波及過萬投資者 工薪階層低收入者為主

    套路太深

    在陳先生所投平台的名單中,雲端金融、普資金服、民愛貸以及近期出現問題的投之家都在其中。

    陳先生在選擇平台時,資金安全性是他重點考慮的部分,但無奈網貸平台「套路太深」。

    陳先生表示,「選擇平台會綜合考慮,收益太高的也不敢投,一般年化收益在13%左右的平台,有銀行存管,有股東背景的平台是首選,這樣給親戚朋友10%的收益後,自己還能有3個點左右的收入,一年也有幾十萬的收入了。」

    2018年7月7日,杭州警方通報雲端金融。

    而雲端金融此前的公開信息顯示,「是杭州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由國資委持股的『國融金融』戰略入股」。「是一家集金融投資、管理、諮詢及金融業務流程外包等金融服務為一體的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金融機構。專注於貿易類融資項目,投資對象主要為大型國有企業及大型民營企業和上市公司等配套的貿易類公司」。

    2018年7月12日,接投資受損群眾報案,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對上海普資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立案偵查。

    而普資金服此前的官網資料顯示,「上海普資金融信息服務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2月,普資金服獲A輪5000萬元融資,股東賽領資本為國資背景機構上海國際集團旗下子基金,截至目前,成交額已突破107億元」。

    另外普資金服官網資料顯示,平台國資背景,新網銀行存管,已經獲得等保三級認證,平台每周都會更新踐行合規進度匯報。

    2018年7月14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對「深圳投之家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投之家)」涉嫌集資詐騙案立案偵查。

    而投之家平台背靠網貸之家,且在此前的平台宣傳中,曾經多次提到「上市公司背書」等內容。

    在陳先生看來,自己並不是只是貪圖一時得利的羊毛黨,認真考察過這些要投資的平台,平台在出現問題之前,看起來都是較為穩健的,在這種情況下,陳先生才放心將幾十萬的資金投到平台中。

    「出現問題後,此前的那些看起來可靠的背景都不作數了。」陳先生表示。

    記者在過去一個月間爆雷的平台名單中,隨意選擇一家平台搜索該平台相關資料,幾乎所有的平台在爆雷之前,官網的介紹信息和百度百科中,都描述該平台與「國資背景」「大型企業借貸」「資產安全」「上市公司股東」當中的一個或幾個名詞相關,部分平台表示有銀行存管。

    引爆這場行業危機的平台唐小僧,和新浪支付以及太平財險有合作,此外,2017年12月底,唐小僧的母公司資邦金服還獲評上海市「2017年度誠信創建企業」。

    在過往的專家指點中,判斷網貸平台是否安穩的幾大標準,是否有銀行存管,是否有股東背景,幾乎全部失效,在這種情況下,投資者還能怎麼甄選平台?

    網貸暴雷波及過萬投資者 工薪階層低收入者為主

    事實上,在網貸行業中,平台依靠「上市系」「國資系」等標籤為自己背書的不在少數。對投資者來說,選擇網貸平台時,不盲目追求高收益,不迷信平台的背景和標籤,選擇信息披露完全,資產透明的平台,相對來說安全性會高一些。信息披露和資產透明是考察平台一個比較重要的指標,業內人士看來,挑選平台就是看底層資產是什麼。

    最新P2P事件:網貸平台愛錢幫發「清盤公告」 北京經偵已介入調查

    7月20日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接到投資人爆料稱,因受前大股東張培峰近日被監視居住影響,北京網貸平台愛錢幫計劃發布清盤公告。

    隨後,記者趕到位於北京南新倉商務大廈15層的愛錢幫辦公室發現,有平台員工在搬東西離開,數位北京當地投資人已經趕到現場,要求平台退還自己的投資款。北京東城區經偵部門在現場進行調查,在會議室約談平台部門負責人,並要求員工登記在現場的投資人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投資金額等。

    7月20日晚11時許,愛錢幫發布一則良性退出的公告。愛錢幫表示,即日起,平台停止相關業務運營,保留網站及APP正常維護,不再發行新產品,不再新增業務增量;公告發布之日起10天內,公司牽頭律師事務所和會計事務所成立清盤工作組,對公司資產和還款計劃作盤點。

    宣布良性退出,承諾不跑路不失聯

    值得一提的是,7月20日愛錢幫剛剛發布了《存管銀行系統升級通知》的公告。公告表示,接到存管銀行系統換版通知,因央行維護系統,2018年7月21日23:30-7月22日8:30期間,綁定卡為工、農、中、建、南京、交行、平安、招行、興業、上海銀行卡的實時提現交易功能均暫停。

    此外,公告中提到,APP諮詢的在線客服工作時間為9:00-21:00。而據現場投資人反饋,「5點左右已經沒有客服在工作了。」對此,愛錢幫工作人員解釋稱,「今天(20日)有人誤傳愛錢幫清盤,公司領導就此事和所有員工開了個會;高管沒有表示過退出、清盤,法人不在現場,並且他也是剛剛接觸平台,大家都知道前不久公司高管團隊全員剛變更完。」

    7月20日晚11時左右,愛錢幫在公告中表示,部分借款人的還款意願喪失以及還款能力不足,給愛錢幫的經營造成了重大影響,流動性幾近枯竭。經慎重考慮,公司作出良性退出的決定,並承諾不跑路,不失聯。並承諾協助投資人與資產端溝通,及時追回欠款,分批次兌現給所有投資人。

    凱瑞德董事長張培峰曾5億入股愛錢幫

    愛錢幫,全稱北京愛錢幫財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8月28日,2014年8月正式上線運營。據第三方機構網貸天眼數據資料顯示,愛錢幫近30日資金流出1.16億,代償金額為20.36億元。而就在7月10日,愛錢幫還宣稱「在2018年7月成功引入B+輪融資、晉升一線平台」。目前,愛錢幫在網貸之家發展指數排52名,在網貸天眼評級排名是32名。

    值得一提的是,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案被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凱瑞德(002072,SZ)董事長張培峰,是愛錢幫B輪的融資方。天眼查信息顯示,張培峰透過深圳前海丹爾斯頓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前海愛錢幫科技有限公司持有愛錢幫37.48%的股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