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退休2年,為何省紀委書記仍被問責

    如今官員落馬,大多先是被紀委監委通報。

    不過,在個別地方和部門,紀委卻是失職失責的。官員落馬後人們會發現,原本應起到監督作用的紀委,也是在其位不謀其政。那麼,又該如何對這些人進行問責呢?

    7月18日,廣東省紀委通報4起落實「兩個責任」不力被問責案例。其中,第1起案例是廣東醫科大學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符學三因履行監督責任不力,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政知圈發現,從中央到地方,均有紀委及領導因履行監督責任不力被問責的案例。

    7起案例 6起問責紀委

    符學三被問責,是因為從2016年2月以來,廣東醫科大學發生系列嚴重腐敗案。

    當時,廣東醫科大學原黨委書記江文富,原黨委副書記、校長鄭學寶,原黨委常委、副校長趙斌等3名校領導及附屬醫院原院長曾榮被立案審查。江文富、曾榮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鄭學寶、趙斌受到開除黨籍、撤職處分,另有30名處、科級幹部受到黨紀政紀處分。

    身為紀委領導,自己所在單位發生系列腐敗案,明顯失職了,被問責也是應該的。在對符學三的通報中提及:

    符學三作為廣東醫科大學紀委書記,對大學存在的問題該發現未發現,特別是執紀審查工作不力,對上級紀委轉辦的反映附屬醫院原院長曾榮以權謀私等問題線索未作處置,對違規費用清退監督推動不力。

    今年2月,符學三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今年6月14日,遼寧通報7起落實「兩個責任」不力被問責典型案例,其中有6起都問責了紀委領導。

    舉例來說:瀋陽市和平區城管局紀委原書記趙長江,因單位多人發生借公務考察學習之機公款國內旅遊問題被問責,受到通報處理,調離紀檢崗位;

    撫順市新撫區人民法院紀檢組長楊連成,因單位違規將專項用途慰問金設置為賬外資金用於發放津補貼、公款吃喝等問題被問責,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朝陽市朝陽縣南雙廟鎮紀委書記徐洪波,因南雙廟鎮黨委原書記張漢宇大操大辦女兒婚宴問題被問責,徐洪波作為紀委書記,對張漢宇違規操辦婚宴行為不僅未提醒制止,反而親身參與,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可以看到,無論級別,對於紀委領導的問責是失責必問、問責必嚴,問責全覆蓋。

    省紀委書記退休後被黨內警告

    上月27日,中央紀委公開曝光7起落實管黨治黨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不力被問責的典型案例,這是黨的十九大後首次發布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落實不力典型問題通報。

    其中,有6起既問責黨委落實主體責任不力,又問責紀委履行監督責任不力。問責對象既有省高院領導、市轄區區委原書記和常委,也有縣屬局級單位黨委書記和紀檢組長,鄉鎮黨委書記和紀委書記。

    比如,去年2月,因民政部所轄單位發生系統性腐敗問題,民政部原黨組書記、部長李立國和原黨組成員、副部長竇玉沛分別受到黨紀處分。幾個月後,中央紀委駐國家民委紀檢組原組長曲淑輝被問責,給予其留黨察看二年、行政撤職處分,降為正處級非領導職務。

    問責通報中提及:曲淑輝同志擔任中央紀委駐民政部紀檢組組長、民政部黨組成員期間,未按照黨中央要求履行全面從嚴治黨監督責任,對駐在部門所轄單位發生系統性腐敗問題嚴重失職失責。

    再往前,2016年9月,黨中央查處遼寧拉票賄選案,遼寧省委原書記王珉因未能履行管黨治黨政治責任,對遼寧拉票賄選問題負有主要領導責任和直接責任,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已退休兩年的遼寧省紀委原書記王俊蓮履行監督責任不到位,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

    去年300餘個紀委被問責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布的數據,僅2017年,全國共有8900餘個單位黨委(黨組)、黨總支、黨支部,300餘個紀委(紀檢組)和4.16萬餘名黨員領導幹部被問責,2017年全年問責人數比2016年增長147%。

    這裡有一個背景,2016年7月8日,《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正式施行,《條例》至今剛滿兩年。

    《條例》有十三條,明確了問責對象是各級黨委(黨組)、黨的工作部門及其領導成員,以及各級紀委(紀檢組)及其領導成員,重點是主要負責人。

    而且,《條例》規定了終身問責,對失職失責性質惡劣、後果嚴重的,不論其責任人是否調離轉崗、提拔或者退休,都應當嚴肅問責。這也就是為什麼已經退休兩年的王俊蓮仍舊被問責,而王俊蓮被問責時,《條例》剛剛實施2個多月。

    《條例》出台後,各地區各部門相繼制定出台了實施辦法,有的在「規定動作」的基礎上,還加入了「自選動作」。例如陝西省制定《陝西省脫貧攻堅問責辦法》,聚焦易發多發的12種問責情形,對扶貧工作失職失責的黨委、紀委實施「雙問責」等。

    欄目主編:顧萬全、張武 文字編輯:盧曉川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曹立媛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