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中國第一家房企暴雷

    一家A股上市的房地產公司爆出,老闆已經跑了,背負債務四十億元。

    這可能是有史以來第一家由於債務無法兌現而倒閉的房地產公司。

    公司上市股票名稱為中弘股份這是一家中大規模的房地產企業,前兩年公司財報顯示盈利都在二、三億元附近,而去年直接虧損二十五億多元,今年的第一季度已經虧損了三億多。這種斷崖式的虧損已經表明公司出現了嚴重的內部問題。

    位於北京在建的中弘大廈,本來計劃今年九月份就要交付使用,而現在已經停工很長時間了。並且中弘股份的很多項目都在停工當中,自身的債務逾期的越來越多規模越來越大,到六月份為止已經超過了四十多億。弘股份的情況是目前中國中小型房地產企業發展的一個縮影,這也是為什麼說房地產行業會越來越集中的原因。

    自從美聯儲宣布加息縮表是時候,就已經宣布了資金會逐步走向緊縮,雖然我國沒有跟隨加息,但是市面上的實際利率是不斷升高的,特別是針對房地產市場利率都是百分之二、三十的漲。房地產企業的融資成本更是水漲船高,關鍵問題是很多融資的渠道已經被封堵。

    現已經被堵的融資通道:一,證券上面的融資業務通道已經被證監會給發文禁止了;二,國家已經明令禁止發現美元債務;三,房屋的抵押貸款已經被列入實時監控的範疇。

    所有的這些政策壓力,遠比你想象的更嚴厲。人們接觸的只是房價,完全不了解現在房企所面臨的壓力到底有多大。為什麼新開發的樓盤能比周圍二手房低那麼多?那是因為開發商面臨的回款壓力太大了,不要以為真的是政府限價。開發商不得已為了回款,只能降價走量,搶出一條跑道來不讓自己半路倒下。

    中弘股份不會是最後一個,以後的行業整合,債務爆雷會時有發生,你要注意就是不要去踩這樣的雷。

    7月16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弘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及下屬控股子公司新增逾期債務本息合計金額為2.06億元。

    截至公告日,累計逾期債務本息合計金額為43.19億元,全部為各類借款。

    中弘股份稱,公司目前正在與相關債權人協商妥善的解決辦法,並且在全力籌措償債資金。

    根據公告,中弘股份將通過尋求重組、推進庫存房產銷售及商談資產出售、加快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的催收等措施解決逾期債務問題。

    公告還對逾期債務未能解決可能產生的後果進行了披露。中弘股份表示,如果無法妥善解決逾期債務,公司及其下屬控股子公司可能會因逾期債務面臨訴訟、仲裁、銀行賬戶被凍結、資產被凍結等事項,引起更多的債權人因採取財產保全措施而提起訴訟(仲裁),公司可能面臨需支付相關違約金、滯納金和罰息等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中弘股份曾於7月11日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出售全資子公司海南如意島旅遊度假投資有限公司100%的股權予佳兆業,代價14億元。彼時公告顯示,出售股權予佳兆業之舉有利於公司盤活存量資產,減少公司負債81.92億元。

    有媒體實地探訪,7月6日工作日,中弘股份董事長及實際控制人王永紅並不在公司總部——北京東區國際8號樓,事實上樓里只有零星的幾個人,大門從裡面反鎖,旁邊在建的中弘大廈也停工好久了。樓里的保潔員還對媒體稱,「王永紅跑了。」不過,這只是憑直覺做的判斷。

    王永紅跑沒跑不確定,但他身邊的高管卻是真的「跑」了。去年年底和今年2月,中弘股份的監事龍麗飛,董事、總經理崔崴先後離職;今年3月,擔任獨立董事的內蒙古三一信會計師事務所主任會計師呂曉金也請辭;6月27日,自2008年起就加入中弘股份的「老臣」、監事會主席、董事及董事會秘書吳學軍也已辭職。

    受各種負面利空影響,近一年來公司股價多次斷崖式跳水。2017年8月1日,公司股價居於一年最高2.01元。從2017年9月起一路下跌,在今年6月20日、6月22日最低成交價均觸及0.99元,兩度「成仙」。

    業內人士認為,「1元股」大多績差或虧損,很難實現股價反轉,且隨着退市制度趨嚴,低於股票面值的「仙股」可能因不滿足交易標準要求而被強制退市。

    而目前,中弘股份的資金危機並沒有解除。在首次「破元」當晚,中弘股份發布終止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告稱,公司籌劃兩年的36億元規模定增徹底告吹。

    此外,中弘股份的股東們也正在集體「撤退」。截至6月26日,招商增富1號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公司股份約1.24億股,減持比例約1.48%;截至6月25日,國都景順1號公告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公司股份約8310萬股,減持比例約0.99%;,截至6月19日,齊魯碧辰8號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減持中弘8390萬股,減持比例為1%。

    先後有華夏幸福轉讓股權融資、中弘股份出售項目紓困,引起了市場對房企融資壓力的擔憂。

    即便是碧桂園、綠地等龍頭房企,也在不惜犧牲規模和利潤快速回款,堅決執行「早銷、多銷、快銷」的回款策略,開發商資金鍊問題再度浮出水面。

    中國第一家房企暴雷

    從圖中可以看出,債務負擔最重的房企中,已經曝出資金鍊困難的佳兆業、中弘股份名列其中。而泰禾集團凈負債率高達473%,居上市房企的行業之首。在主要上市房企中,龍湖地產、碧桂園、保利地產的凈負債率都在100%以下,其中萬科地產的凈負債率低至8.84%,為拉低整個行業凈負債率做出了主要貢獻,但對於大多數房企而言,凈負債率高企的壓力依然較大。

    融資環境的收緊,加上今後幾年是房地產企業債務到期高峰期,使得房地產企業融資壓力進一步加大。從房地產企業債券到期情況看,根據海通證券測算,存續地產債中,2018年到期償付規模為1613億元,是2017年的2.3倍,其中下半年是上半年近3倍;2019-2021年到期償付的規模分別為2807億元、3998億元和4037億元,償債壓力與日俱增。

    房企資金鍊告急,大銀行已基本不向小房企放貸。

    某國有銀行地產金融事業部負責人表示,大型銀行已基本不向50強以外的房企發放開發貸和信用額度,部分銀行甚至將合作範圍縮至30強和20強房企。一些小型房企已經出現債務違約。大中型房企則積極開展自救。

    最大國有房企驚爆1800億負債,炸傷了大半個中國金融圈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