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人民幣下跌炸響驚雷,船企避險何去何從?

    最近數月,如果你準備去美國旅遊,在銀行兌換美元時,你會發現「手中的人民幣不值錢了」;在美國代購商品,當你折算成人民幣時,會感覺商品「在漲價」。相比以前,你需要花更多的錢才能兌換同一價值的美元。這是因為,人民幣出現了快速且大幅的貶值。這一形勢令造船企業負責人們「悲喜交加」

    由於美元的國際地位,一直以來,船舶行業都是以美元進行船價結算。從宏觀上來講,或者從經濟學原理上來說,人民幣貶值對出口型船企是一大利好。隨着即期人民幣持續貶值,長期鎖定的匯率值也會增長,從而會利好行業。但在船舶行業實際操作中,船企一般採取簽單鎖定匯率的辦法,以減小匯率波動造成的利潤損失。然而,當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受多重因素影響呈現大幅度波動貶值狀態,記者通過多方採訪獲悉,船企代表、業內專業人士均無法對未來匯率走勢給出一個明確判斷。面對「迷霧重重」的匯率市場,多一分等待可能獲得多一分收益,但同時也將面臨不確定的風險,那麼,船企該如何跳出匯率框走上康莊大道?

    人民幣下跌炸響驚雷,船企避險何去何從?

    圖片來自mettisglobal.news

    匯率市場的「黑天鵝」

    「現在的人民幣匯率市場不同以往,影響其變化的因素很多,誰也無法就匯率走勢給出一個絕對自信的預判。」中國船舶工業集團有限公司財務金融部相關人士如是說。

    2017年12月29日,在2017年銀行間外匯市場的最後一個交易日中,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依舊保持強勁的升值勢頭,較2016年底升值超過4000基點,漲幅逾6%。業內人士認為,縱觀2017年全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走勢實現逆轉,基本可以分為小幅升值、強勢升值、雙向波動三個階段。這一方面得益於我國經濟企穩向好、市場利率大幅走高,為人民幣匯率轉強提供支撐;另一方面,美元指數呈現疲軟走勢,中美利差擴大助推了人民幣升值。看到這樣的局勢,許多船企由於沒有及時鎖匯,早已「哭暈在廁所」。與此同時,很多分析人士都認為,儘管美元走勢存在不確定性,但國內經濟與政策走向已成為匯率運行更主要的影響因素,因此,2018年人民幣匯率難現大升或大貶趨勢,有望保持基本穩定。

    現在來看,當初的判斷都如一記沉重的「耳光」打在了分析者的臉上。

    2018年年初以來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如一條由慢到快的拋物線正進入下行通道。在年初的1個月裡,人民幣升值趨勢不僅沒有減弱,反而保持了上行的勢頭。在隨後的2個月裡,人民幣匯率在6.28~6.3區間內上下波動。3月中旬,美國公布「301調查」結果,表示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大規模徵收關稅,並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併購。這一消息觸發了中國的「神經」。中國開始對美國部分進口商品中止關稅減讓,並一再強調「中方不希望打貿易戰,但絕不懼怕貿易戰,有信心、有能力應對任何挑戰。如果美方執意要打,我們將奉陪到底,並採取所有必要措施堅決捍衛自身合法權益」。

    「儘管中美雙方都對貿易摩擦亮出了態度,但那時,兩國代表團進行相互訪問和談判,大家都認為這釋放出了合作而非對抗的信號,貿易戰打不起來。」中船集團財金部相關人士分析說:「如果貿易戰打不起來,人民幣仍將保持堅挺的幣值,再如前兩年貶回近7元的可能性不大。」事實上,認為「中美貿易戰打不起來」的人不在少數。上海外高橋造船有限公司、蓬萊京魯漁業有限公司等船企相關負責人都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們認為,當人民幣匯率跌破6.3後會繼續小幅貶值,然後就會止跌回升。

    所有人都只猜到了故事的開頭。隨着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美方出台了非常強硬的措施,中方也出台了對應的反制措施。6月15日,美國稱將對中國約50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一時間,中美貿易戰火漫延,商品徵稅之殤延燒到了匯率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開始進入貶值通道,在岸、離岸人民幣均大幅貶值。「這就類似於『黑天鵝事件』。」中船集團財金部相關人士分析說,「出乎很多人意料!貿易戰開打,人民幣連續貶值。」

    在人民幣匯率劇烈走貶的時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先後出面,紛紛表示當前中國有豐富的政策工具、充足的外匯儲備,加之經濟基本面良好,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隨着一系列的「喊話」,人民幣匯率走勢立即調頭,重回6.7之內。

    7月6日,中美貿易戰正式打響,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持續下調,雙向波動不斷加強。由廈門大學經濟學科編制的人民幣匯率國際影響力指數顯示,在美元持續走強與貿易摩擦進一步升級的背景下,人民幣匯率的國際影響有所下降。「我們認為短期內的人民幣匯率仍有貶值壓力,但從目前來看『破7』的可能性不大。人民幣貶值雖然有利於產品出口,但貶得太快、太猛對於人民幣走國際化道路、成為世界儲備貨幣非常不利。」中船集團財金部相關人士認為,中美貿易戰並非如他人所說的「傷筋動骨」。雖然人民幣目前呈現偏弱走勢,但並未到失控和恐慌的地步,從一系列的經濟數據來看,我國對於此次貶值仍存有「撒手鐧」,「預計未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會在6.8~6.2之間波動」。

    從7月中旬開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陸續突破6.7、6.8和6.9關口,在短短的十餘個交易日內,直逼7.0大關。眼看人民幣匯率即將「破7」,央行宣布,自8月6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受央行舉措的提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度大幅反彈。

    回看今年年初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走勢,主要還是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形成了快速貶值趨勢。有業內人士揣測,此番人民幣貶值是中國利用匯率對於美國悍然發動貿易戰的反制措施。中國船舶重工經濟研究中心分析師認為,匯率也是一種武器。為應對中美貿易戰,中國主動貶值以減小風險。不僅如此,匯率下跌有利於船企改善經營業績、提高船企價格競爭力。但也有業內人士對「中國以人民幣貶值為武器,反擊對美貿易戰」的說法表示了質疑,認為中國利用人民幣貶值作為反擊武器容易激起貶值預期,導致人民幣持續走貶和資本外流,相比於人民幣「破7」,央行肯定更加不希望形成這種局面。正如前文所述,某一種貨幣匯率的貶值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除受外匯供求情況和經濟基本面影響,多數分析人士認為,本輪人民幣下調還與央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有關。「我國在不斷推進匯率制度改革,央行在不斷向市場放權,貶值只是人民幣走向市場的一種體現。」中船集團財金部相關人士補充說。

    船企成敗的「舍與得」

    2015年8月11日,央行決定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增強其市場化程度和基準性,也就是說,自當年8月11日起,央行不再指定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而是將定價權交給了銀行間外匯交易市場,由市場的供求決定人民幣匯率的定價。這就是名震一時的「8·11匯改」。消息一出,人民幣中間價報6.2298,和前一日相比跌幅近2%。在隨後的幾天裡,人民幣匯率連續貶值,3天內貶值超過3%。人民幣匯率「斷崖式」下跌似晴空中炸響的一枚驚雷,「轟」的一聲震動了整個中國市場。

    今年的人民幣貶值和3年前「8·11匯改」時期的情況並不相同,但卻是「後果」與「前因」。「對於幣種來說,在短區間內貶值幅度沒有像今年這麼大。以前出現大幅貶值往往深受『大事件』影響,如『8·11匯改』,從6貶到7用了近2年的時間。」據中船集團財金部相關人士介紹,「8·11匯改」後,人民幣匯率不再盯住單一美元,而是選擇若干種主要貨幣,賦予相應的權重,組成「一籃子貨幣」。同時,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計算人民幣多邊匯率指數的變化,維護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該人士說:「今年以來的雙向波動就是匯率制度改革的結果,而真正的匯率市場也正是當前這種波動的狀態。

    雙向的大幅波動對於船企而言並不算是好消息。「何時該結匯?何時該鎖匯?」總是一個困擾他們的選擇題。在日前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舉辦的造船業與金融業雙溝通交流會上,部分以出口型船舶建造為主業的船企代表訴說了關於匯率風險防範的苦惱。他們認為,目前市場上的匯率風險防範工具較為單一,船企在風險防範方面處於被動地位、壓力很大。「當前,船舶行業已經處於低毛利、低船價階段,只要匯率稍微波動,就會影響船企的利潤。尤其是在人民幣匯率大幅波動上升時,船企就更加『提心弔膽』。」參加交流會的外高橋造船資財管理部有關負責人介紹說,船廠從談判到最終簽單一般需要三四個月時間。在匯率波動較大的時候,國外船東會要求按照即期匯率定價,等到簽單後再想按照新匯率定價已十分困難。因此,船企代表們提出,國家相關部門能否根據船型或者年限,給予船企匯率補貼,以幫助船企在應對匯率波動時減小風險。「市場風險是共擔的。對於市場的判斷不能完全依靠政府或政策的幫助,『完全依靠政府』這種思想已不適宜當下開放的競爭環境。部分船企要改變思路,摒棄『補貼』思想,按照市場規律進行生產運作。」對此,中國船協副秘書長譚乃芬表示,未來,政府的干預將越來越少,市場化的運作會愈來愈多,這才符合發展趨勢。面對不斷波動的人民幣匯率,相關部門或者金融機構可以為企業提供更多的遠期結匯工具,但最終是否結匯、何時結匯還需要企業依據自己對市場的判斷隨行就市。

    從整體來說,人民幣震盪在增加企業的判斷難度同時,也能更準確反映市場供求,讓人民幣真正成為市場化的貨幣。業內人士認為,以前的人民幣匯率更多的受制於行政干預,由央行對其進行調控,離市場化目標較遠。2016年10月,人民幣正式加入特別提款權(SDR),意味着中國經濟融入全球金融體系。在這種環境下,政府不能再過分干預,而應該讓人民幣真正去適應市場,反應市場的供求變化。這樣一來,影響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因素就變得非常複雜,其浮動彈性也隨之變大。「未來短期內,大幅波動將是人民幣匯率面臨的常態。」中船集團財金部相關人士認為,浮動彈性變大,一來有利於減少單邊預期、大幅減少投機行為;二來有助於人民幣「走出去」、走向國際化;三來有助於培養企業的風險管理能力,增強企業避險意識。

    2017年年初匯率「破7」前的大幅升值讓大多數船企財務負責人記憶猶新。臨近2016年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突破6.9,各大船企財務負責人都認為「破7」是必然事件,因此不急於鎖匯。誰曾想,2017年人民幣匯率出現「兩連升」,從6.8升到6.5,再從6.5升到6.2。「那個時候總覺得升一升會再調調,調的時候我再結匯和鎖定,結果沒給你反應時間,連續兩輪以後企業就不敢結了。」中船集團財金部相關人士說,「造船行業本來毛利就不高,在經歷第一輪升值10%後,企業實際已經出現虧損,這個時候還存在僥倖心理不捨得割肉、不進行鎖價,結果經歷了第二波『血淚』。這對於整個造船行業來說是不能忘記且值得深思的教訓。」

    在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以後,許多船企逐步改變了對人民幣匯率的固定思維,賭單邊升值或單邊貶值的企業逐漸減少。然而,仍有部分企業匯率風險管理不到位,主要表現在對匯率風險認識不到位;一些船企習慣於押注升值或貶值的單邊方向;對匯率風險敞口控制意識不足,盲目追求風險利潤。因此,中船集團財金部相關人士建議,在人民幣波動加劇的情況下,船企要有正確的風險管理意識,對遠期匯率進行預估,依靠主營業務實現收入和目標,而不要去猜測人民幣貶值還是升值,不要希冀從投機中獲取更大的利潤,須知及時鎖匯才能真正避險,因為,誰也無法對人民幣走勢進行精準預判。

    此外,還有業內人士提出,一方面,廣大船企要將短期內的匯率大幅波動視為一種常態,加快自身轉型發展,提高出口產品的技術含量和附加值,增加產品議價能力,從而在應對匯率波動時占據主動地位;另一方面,國家相關部門也應積極完善外匯市場機制,研究更多的融資渠道、提供豐富的金融工具,讓船企在競爭中有更多的選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