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十年的時光呼嘯而過,從2008年聯想之星創業CEO特訓班第一期班開學,柳傳志先生給30名學員講了第一課:《總裁是怎樣煉成的》,距今已經整整十年。

    今天的世界相比十年前節奏更快,從個人到公司,從無名企業到行業巨頭,都無不體驗着VUCA帶來的折騰。

    2018年8月9日下午,得到創始人羅振宇在「聯想之星十周年大會——我們的時代」上發表了主題演講—— 「向前走,往回望」 ,分享了自己創業多年以來的看法與總結,下面,就是羅振宇演講的全部內容。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我4年前開始創業, 那時候我以為創業就是創新,要向前走,但是後來發現有些人在向前走,而有些人的創業卻是向回望 。

    創業 就是走到門前推開門 ,你不知道門外是什麼,存在大把的不確定性。

    關於這一點,美國實用主義哲學有一個特別好的例子: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你在森林裡迷路了,你是真的迷路了嗎?你沒有地圖,找不到嚮導在哪裡,怎麼辦?

    實用主義哲學認為有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你不用試圖去尋找地圖,你要去找水。

    如果你能找到活的泉水,那恭喜你,會發生下面幾件事情:

    1.你有乾淨的水喝,你可以活得久一點;

    2.在水邊,你更容易打到獵物,更容易活下來;

    3.只要是和你一樣同樣在這個森林裡的聰明人,他迷路了也會去找水,在水邊,你更容易獲得夥伴與協作;

    4.小溪一定會匯入小河;小河一定會匯入大江,你沿着水走,可能會走冤枉路,但絕不會走回頭路,你總能走出來。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所有的創業者,都是迷路人。

    但是,如果在找到水之外,我們心中還有一個指南針,那就更好了。

    我創業以來最大的一個感受就是:不要問路,去問方向。

    李善友教授在混沌上常說:「突破、鍛煉第二條曲線。」

    一個企業要勇于歸零,確實,過去4年我也是在這個方法論去創業,不斷地要求自己歸零。

    但是,我們同學中有很多人就把它理解為:

    創業是一件完全沒有規律的事情。不管如何做,最終都要重新找一條曲線去走。

    這是不對的,因為世界上是還有不變的東西的, 有一次我跟李善友教授開玩笑, 我說:

    「你說了那麼多例子,來說明很多企業是如何找到第二條曲線的,那請問,你能不能用第二條曲線的理論給我解釋一下全聚德?全聚德怎麼就沒有第二條曲線呢?」

    因為很簡單,有些企業是往前走的,必須做創新,可是還有一些企業在做人類有文明以來一直就在做的事情,只不過是在現在科技的條件下把那些古老的東西再做一遍。

    尋求這種不變的視野,能幫助我們創造一些與別人不一樣的東西。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這個人叫笛卡爾,他一生有兩個重大的特點:

    第一,身體非常不好;

    第二,家裡特別有錢。

    這就導致他可以天天光明正大的躺在床上想事情,他寫書,出版哲學著作,還發明了一項特別神奇的東西——解析幾何,把代數問題變成幾何問題。

    傳說有一天他躺在床上,看到一隻蜘蛛從房頂掉下來,在他面前織網,他就問自己,我怎麼給蜘蛛定位呢?

    他突然想到,我就用牆和地面的三個軸我就能測算這個蜘蛛距離這三條線的距離,我用這三個數字就能給蜘蛛定位,這就是最早的解析幾何的思路。

    大家有沒有發現, 當我們在捕捉變動的東西的時候,你需要先理解那些不變的東西。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日月星辰,四季更替,這些東西在我們死之前都不會有變化了,因此而產生了人類文明的大部分活動,人類大部分的需求也是不變的。我舉個例子,這是聖誕老人。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可是你知道嗎?

    100年前聖誕老人不是這個樣子的,聖誕老人只是北歐民間的一個傳說,當時的聖誕老人穿得五顏六色的,可是我們今天一提到聖誕老人就知道他長這樣。

    這個聖誕老人是1929年可口可樂公司做營銷活動設計出來的,就是在那次活動上可口可樂把聖誕老人變成了可口可樂色。

    此後,全世界所有的聖誕老人都變成了這樣。

    1929年可口可樂做的這個營銷計劃就能說明, 不管你做什麼創新,請回到古老的事情上,然後賦予其新的情緒、樣式 ,然後你就能借用到那個傳統的龐大力量,完成原力的大爆發。

    這個世界上新的東西都是特別少的,大部分看起來新的東西都是在傳統事物上的迭代,比如手機上的計算器、相機、鬧鐘、備忘錄、電話,其圖標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我相信100年以後它依舊是這樣。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創業者都應該有這樣一種思維:回到母體,藉助母體文化的原力,用創新強化原力,貢獻增量。

    在中國市場上我看過一個特別好的例子。

    那一年哈根達斯推出了冰激凌月餅,日月周轉,中秋時分,圓月當頭,這些事兒已經發生了40多億年,人類就逐漸了有了對月亮的獨特情感,這是跟創新沒關係的,我們要紀念它就應該去考慮圓形的東西,然後就有了月餅。 在這之上,我們已經經歷了從五仁到蛋黃的一系列變革。

    現在哈根達斯來了也只是做了冰激凌月餅,換了個餡兒,但他絕不能做出三角形的月餅,你不可違背人類幾千年的意志,當然你可以在材質上做創新。

    商業很多時候真的就需要你靜下心來,看看幾千年來沒有變化的東西。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這幾年來,我自己就是這麼做的,第一年做跨年演講的時候,我記得跟我提這個意見的朋友建議我避開12月31日的時間,因為那會大家都去家人團聚看晚會了,誰會來看你呢?我說不,我們要回歸母體,強化母體。12月31日一定是能激動很多人的時刻,這是龐大文明母體的力量,一定要藉助它。

    所以我就堅持了,我還一次性賣了20年的門票,我不知道未來我會變成什麼樣,我也不知道未來會在哪兒賣,但是,我一定會在某個地方請你來看,這就是回歸母體。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這是我們得到APP的新Logo和Slogan。

    Logo雖然很醜,但我依舊堅持了,這是因為貓頭鷹是雅典娜女神的使者,它不需要有多可愛有多萌,招人喜歡,我需要我的用戶看到它的大眼睛心裡頭能激靈一下,有所刺激。

    Slogan是知識就在得到,靈感來自於「知識就是力量」,這也是來自文明的母體,加以創新,就占到了文明母體的便宜。

    就像我做得到,很多人都納悶,現在互聯網時代信息都是免費的,你怎麼還收費呢?

    我說,

    孔老夫子兩千多年以前就有收學費,那今天的教育就一定也能收。

    我干最古老的事情,我才不管你今天的什麼理論,我相信有價值的東西就是要收費的,這是從蘇格拉底、孔夫子時代以來沒變過的。

    這是我App上的課程,看名字就很務實,我不會在取名上花心思去奪人眼球,也不會教你怎麼泡妞、賴掉網貸,我就把過去延續了很多年的好課程變成線上的,一門心思扎在裡面,這是笨辦法,我也不知道路,我只知道那個方向——回去,那個東西肯定沒有錯,但是路怎麼走?

    除了指南針,我們還要迭代出自己的算法。

    算法就是利用一些極其簡單的東西,通過你所特定的組合,結合起來操縱世界協調資源的方式。

    互聯網時代把世界變成了什麼?

    是想打車就打車?

    想點外賣就點外賣的一個方便的世界嗎?

    不是!

    互聯網時代對我們這一代人最大最大的改變是整個世界我們可以把它假設成一個計算機,而我們每個人是它的芯片。我可以通過調整自己算法的方式,通過互聯網的線路,連接一切設備來完成自己的算法,從而改變世界。

    在我看來,這個世界每一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算法,算法很簡單,就是讓一切回到最簡單的模式,然後不斷重複。

    下面給大家看看得到的基本算法: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1.相信分工的力量

    回到那句話,什麼東西是從來沒變的?

    人類自誕生以來從來沒變過的就是分工。

    前幾年共享經濟很火,我一個朋友創業做一個項目,他說你看很多小區里的老媽媽給家人做完飯就沒事幹了,她有剩餘勞動力為什麼不拿出來共享?她完全可以在給家人做飯的時候多做幾份,然後通過我們的APP賣給小區的鄰居。

    我一開始不知道他有多少數據支撐可能性,但從原理上我不看好,很簡單,因為這背離了一萬多年以來人類的分工原則。

    我們可以想象有這樣一個老奶奶,上午做完飯,然後給鄰居做,有兩種可能性:

    第一,她做三天就做煩了,掙幾個歪瓜裂棗累得要死;

    第二,她做了三天覺得靠譜,於是招幾個專業的幫手幹活。

    人類從來都是這樣。 我記得今年年會的時候有個同事問我和脫不花:如果得到垮掉了去做什麼?

    我說這件事我們早就想好了,如果得到失敗了,我們就去做保姆培訓。

    很簡單, 時代需要分工。 現在社會中產階級最大的難題不就是找不到合適的保姆嗎?

    社會分工到了這個時候了,現在人已經不把下館子當作大事了,做飯有了新的角色來承擔,家務也同樣必然會需要角色來承擔。

    我們的保姆市場現在怎麼樣?

    杭州的那個慘案我們都還記得,那些保姆就沒受過專業培訓,也沒有職場發展的道路可言,他們也沒有職業的敏感, 你想這麼爛的行業,多有機會啊!像我們這樣死磕的創業者進入保姆行業,那些原來的保姆中介還有活路嗎?

    得到APP上現在有很多老師都是兼職,但未來我一定要把他們變成全職, 我從來不相信知識共享,一個老師隨便做點內容就能去這個平台那個平台賣錢,這不靠譜。

    很多人說我們做課非常認真,標準非常高,很簡單,背後的邏輯不是因為我有質量潔癖,而是我相信,我要推動社會的分工進行。

    阿里有1000萬的淘寶店,騰訊有幾千萬的公眾號,這種社會分工的推進才是這家企業變得偉大的原因。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2.相信信用的力量

    這也是古老的商業告訴我們的道理。

    我從6年前開始做公眾號的時候,我每天早上發一條語音,60秒,一秒不多一秒不少,6點半推送,每天都是這樣。

    我在做什麼?

    很多人都說,你在做內容。

    我說不是,我只在做信用。

    我只是想做一個每天早上6點半準點出攤的老爺子,風雨無阻,就這麼簡單。

    我不相信什麼增長黑客,我覺得那不是我需要學習的東西。

    互聯網時代實際上把信用值打造作為一次急轉車的轉折,過去的信用打造很簡單,湊足表揚,獲得獎狀,獲得交易者的口碑,你就湊嘛,反正能給你帶來信用的符號就有用,你攢夠了就行了。

    但是你別忘了,這是工業時代我們像大批陌生人兜售某一個產品時採取的辦法。 可是大家想過沒有?

    在今天,整個信用環境開始有了變化。我們現在需要藉助一個產品,不需要任何符號,直接獲得用戶的信任,所以這會出現和工業時代完全不一樣的操作手法。

    王陽明說:「良知良能」。

    我要做的是一個好的知識服務平台。

    我招聘老師你不要告訴我你是什麼長江商學院的,你出過多少專利,寫過多少書,你就坐我面前跟我聊五分鐘,我就知道你有沒有料,就這麼簡單。我們平台也賣書,我跟我們出書的部門同事講,我說你不要去看作者是什麼大咖,現在你只想一個問題,你女兒要出一趟門旅遊,她的行李箱已經塞滿了,可是你希望把這本書塞給她,讓她讀完,如果你願意這樣把這本書推薦給女兒,你就把書推薦給我們的用戶,我不管是不是大咖寫的。

    很多非常古老的方法,好像一點科學氣息都沒有的方法,依舊正在存活,信用就是這麼打造的。

    這個時代,很多服務和標準已經沒有質量可言了。

    過去指責一個冰箱質量不好,我們可以說這個螺絲鬆了;

    一部電影你進去看完了你能說哪錯了嗎?體驗就是不好,而且我說不出來,可以嗎?

    所以,良知良能打造出來的信用是這個時代最值錢的信用,信用這事兒相信自己的良知良能是最好的。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3.相信完備的力量

    Amazon公司有一個習慣,假如要做一個事兒,先假設這個事兒已經成了,現在要寫一份新聞稿,怎麼寫?寫完我就知道了這個事兒最好的結果是什麼樣,然後以終為始,決定現在要做什麼。

    我們每一個創業者,如果把手頭的事做成了,那麼結果會如何?

    對不起,人類文明太殘酷了,我們今天所有的努力在未來的子孫面前什麼也不是,如果你現在是一個成功的創業者,你會最終留下一個東西,一個符號,比如可口可樂、迪士尼、滴滴,就一個符號,可是所有的符號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它是承諾完備性的符號。

    我們一看到聯想之星,就能想到在這能拿到融資、創業服務,還會有各種各樣的資源對接,這就是成功的符號。

    所以完備性是我們叩開這個世界大門最好的機會, 從去年年底開始,得到APP做課就不看什麼數據,什麼銷售,我們就為完備性幹活,比如說,我這個月的工作除了日常工作之外就是幫助一位老師做政治學課,還有語言學課,人類學課,等等,我都不用問我們銷售我就知道,這幾門課一定賣不好,但是又怎樣?我是在為完備性服務,我的團隊挑書也不是挑最新的最火的書,是把人類文明有史以來所有重要的書以我們的方式重做一遍,這件事要干20年,這就叫完備性。我們現在做的所有課都要不以它的銷售額為標準,而是要把它變成高品質的線上課。

    有人會說,你羅胖是不是在這拼情懷?你真的不看公司的發展?

    不,是看的,我正是看到了只有完備性的特殊基礎,這家公司才能叩開下一扇大門。

    現在區塊鏈很火。

    很多人都在做區塊鏈的學習機制,如果用區塊鏈記錄所有人的學習軌跡,這就意味着你就把人的大腦打開了。

    去年有個朋友在我面前講這個思路,特別興奮地講了一個小時,我說我去年就想到了這個思路,但是一定得有一個基礎設施,就是課程內容的完備性。我說我們可以打一個賭,如果未來區塊鏈存在這樣一個創新的可能,那做成這件事的人大概率不是你們鏈圈的,而是我。

    互聯網這麼多年,我們難道還沒看夠嗎?

    新工具出來,那些人以為自己橫掃一切,但是你會發現,傳統行業的人學會你的新工具了你怎麼辦?

    而所有的產品服務技術細節的完備性是在他們手裡的,所以這些不是提情操,不是講情懷,我們是在為自己腳下墊一個桶往上夠,讓自己能夠在未來,當業務做得挺好的時候,殺出一條血路。

    這就是我們的算法。

    羅振宇創業4年最大的感悟:有人向前走,有人往回望

    相信分工的力量,相信信用的力量,相信完備的力量, 這個時代非常美妙的是,已經沒有什麼老闆,也沒有什麼員工了,大家本質上都是能力互補的合伙人 ,所有的創業者都希望自己能過一把老闆癮,我們也是非常可憐的這個社會的員工,我們也在為社會打好一份工。

    我覺得創業者樹立這樣的思維模型特別重要。

    你不是在一張白紙上畫你的藍圖,你是在為全社會推敲。

    什麼東西需要被升級?什麼古老的東西在這個時代需要被刷新一遍?

    你去認真聽聲音,然後就能找到你自己該做的事情。

    創業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說白了就是我們為社會打好一份工。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