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 正文

    人民日報:美國挑起貿易戰的要害是破壞規則

    人民日報:美國挑起貿易戰的要害是破壞規則

    如今,「美國優先」正在成為超越一切國際規則的「美國特權」。隨着對華貿易戰不斷升級,白宮一手撕碎了美國的自由貿易衛道士形象,蠻橫無理,言而無信,出爾反爾,將自己主導締造的國際經貿體制踩在腳下,動搖了世界各國幾十年苦心建立的國際經貿秩序,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美國「再次偉大」。

    一邊揮舞關稅大棒,搞極限施壓貿易訛詐;一邊到處揚言「退群」,想威逼利誘巧取豪奪。現在的美國,活像一頭闖入瓷器店的公牛,蠻橫踩踏國際經貿規則,不惜破壞現有世界貿易體系和經濟全球化進程。在近幾個月的中美經貿摩擦中,美方不顧中國經常項目順差占GDP比例已大幅下降的事實,不顧中國近年來主動擴大開放、不斷降低關稅的作為,不顧中國已是市場經濟國家的現實,強制性提出讓中國政府削減數千億美元貿易逆差的無理要求,甚至放言「只准美國加稅,不准中國反制」。在世貿組織,美國更是多次無端發難,宣稱自己在貿易等方面受到不公平對待、吃了大虧,動輒威脅要退出,讓全球貿易陰霾密布。凡此種種,都是對國際規則「合則用、不合則棄」的肆意妄為。

    把國際規則當作自家的工具,想用就用,想換就換,美國對待國際規則的這種態度已經成了一種習慣。近年來,美國更是通過不斷調整、升級國際貿易和投資規則,維護其核心競爭力,在知識產權、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機制、服務貿易等方面抬高門檻,為自己「量體裁衣」,制定更符合其利益的國際經貿新規則,延續其「先發優勢」,確保全球經濟治理體系始終朝着有利於美國的方向演進。相比之下,發展中國家處於特定發展階段的需求並未得到足夠重視,利益無法得到充分保障,當中國等發展中國家不斷深化國內改革以接納和適應國際規則時,美國已從多邊貿易體制中受益了幾十年,並始終占有全球經濟的控制權和話語權。

    如果說這些好處和優勢,是美國在現有國際經貿秩序下通過多雙邊談判獲取的,那麼「美國優先」則是直接與國際經貿規則背道而馳了。有識之士清醒地認識到,所謂「美國優先」,實際上就是赤裸裸的利己主義,是仗着自身實力地位,以單邊挑戰多邊、以強權挑戰規則的霸凌主義。從提出「美國優先」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美國不會再遵守國際規則。說到底,「美國優先」意味着通行規則的退後、讓位,意味着美國可以把國內法凌駕於國際規則之上,意味着美國可以用單邊主義行動取代國際爭端解決機制。

    這在經貿領域尤為明顯。美國政府通過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重談《北美自貿協定》,以及發起201、232、301調查,強迫其他貿易夥伴為美國「再次偉大」做貢獻。這種看似確保美國利益最大化的政策理念,最終只會削弱美國在國際社會的領導力和影響力,解決不了美國自身面臨的問題,也會把全球經濟拖入泥淖。正如美國國際貿易問題專家斯蒂夫·蘇拉諾維奇所言:「如果其他國家因此不再與美國合作,國際制度將有可能崩潰,共同利益會逐漸消失,『美國優先』將變成『所有人最後』。」

    在「美國優先」驅動下,曾經的國際貿易規則發起者、設計者、倡導者,成為地地道道的破壞者、反對者、顛覆者,這樣的變臉表面看是任性,骨子裡就是霸權主義。據不完全統計,一年多來,美國政府對數十個國家的94項「不公平交易」進行調查,同比激增81%。世貿組織爭端裁決的研究報告顯示,美國是迄今為止最大「不守規矩者」,世貿組織2/3的違規都由美國引起。不僅如此,美國甚至阻撓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新成員任命,導致爭端解決機制無法正常運轉,多邊貿易體制岌岌可危。

    一個無視規則或者沒有規則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正如十字路口不能缺了紅綠燈,體育比賽不能缺了裁判員一樣,國際經貿規則對於商業運轉和全球貿易,猶如空氣和陽光,須臾不可少。美國主導創建的國際經貿體系儘管不完美,但畢竟為國際經貿活動提供了一套各國認同和遵循的規則,這套規則運行幾十年來,成為國際貿易不可缺少的基石,絕不能被隨意丟棄,更容不得另起爐灶、推倒重來。完善的國際經貿體系,需要強化規則意識,以公平為導向、以共贏為目標,通過貿易夥伴之間的平等協商加以推動。美國有訴求也好,有怨氣也罷,都可以在現行國際規則框架內、在談判桌前協商解決。動不動就不顧規則,不講道理,擅自採取加征關稅的單邊主義措施,勢必給全球貿易秩序帶來衝擊,把國際經貿規則拆散了架。更何況,白宮反覆強調的所謂「貿易公平」,並非基於國際貿易規則的公平競爭,而是基於「美國優先」的利益取捨,完全踢開了事事講規則的多邊貿易體制精神,這會毀掉國際社會共同維護的基本經貿規範,哪有什麼公道正義可言?

    市場經濟是規則經濟,美國可以由着性子胡攪蠻纏,世界經濟、全球貿易卻由不得、經不起這般折騰。世界銀行在6月發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預測今年全球經濟增長為3.1%,而美國的做法無疑在給這一復甦勢頭蒙上陰影。經合組織的分析認為,如果加征關稅導致中美歐貿易成本上升10%,全球GDP將被拉低1.4%。美國為了一己之私,挖國際經貿規則的牆腳,薅全球貿易的「羊毛」,侵蝕的是經濟全球化發展之基,切斷的是世界經濟穩定增長之源。

    拋棄現行自由貿易原則和多邊貿易體制,自顧自地玩單邊主義,攪亂全球經貿秩序,其危害究竟有多大?或許歷史早就給出了答案——

    7月6日,就在美國對34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25%關稅的當天,《華盛頓郵報》發文稱:「這一天或許會成為經濟史上一個臭名昭著的日子,就像胡佛總統1930年簽署《斯穆特—霍利關稅法》一樣。」這個在美國「青史留名」的法案,違背自由貿易原則,大幅提升進口商品關稅,引發各國自保跟進,接連出台高關稅壁壘和更嚴的進口限制、結算協定、貨幣管制等保護主義措施。該法案被經濟學家普遍認為是使美國深陷大蕭條並給全世界帶來大災難的原因之一,國際貿易因此遭受重創,從1929年的686億美元降至1933年的242億美元,世界工業生產降幅達30%。

    時隔近90年,美方挑起的這場對華貿易戰,莫非能僥倖逃脫歷史發展和經濟運行的客觀規律,不產生災難性後果嗎?恐怕很難。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表示,若關稅回到關貿總協定和世貿組織之前的水平,全球經濟將立即收縮2.5%,全球貿易量削減60%以上,影響超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顯示,如果全球爆發小型貿易戰,即關稅增加10%,大多數經濟體的GDP將減少1%至4.5%,其中美國GDP將損失1.3%;而如果全球爆發嚴重貿易戰,即關稅增加40%,世界經濟將重現上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

    5月初,包括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前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在內的1100多位經濟學家聯名致信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美國國會,警告美國政府不要採取加征關稅的保護主義政策,避免重蹈上世紀30年代的覆轍。這封由美國全國納稅人聯合會公布的聯名信稱,1930年,1028位經濟學家曾寫信敦促美國國會拒絕保護主義的《斯穆特—霍利關稅法》,但當時國會並未採納這些建議,致使美國為此付出慘痛代價。雖然1930年以來世界經濟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但當時信中闡釋的基本經濟學原理依然適用,今天,美國人又面臨一系列保護主義新措施,「我們深信提高保護性關稅是錯誤的!」

    利莫大於治,害莫大於亂。歷史地看,經濟全球化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科技創新的必然結果,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了強勁動力,促進了商品和資本流動、技術和文明進步。各國經濟已不同程度融入全球產業鏈、價值鏈,彼此依存、興衰相伴。現有多邊國際經貿規則是開展國際貿易的基礎性保障,遵守規則,必將做大全球財富增長的蛋糕,而破壞規則,就會貽害全球繁榮發展的環境。美國一錯再錯的單邊主義行徑,是對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的最大威脅,正遭到越來越多國家的抵制和唾棄。沒有規則這塊基石,不僅無法實現所謂的「美國優先」,還可能讓各國退回到自我封閉的落後狀態,葬送來之不易的經濟全球化發展成果。

    「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從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到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從積極推進經濟全球化到建設「一帶一路」,中國所做的一切努力,既是在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也是在為世界謀大同,彰顯的是中國作為國際體系建設者、全球發展貢獻者、國際秩序維護者的責任擔當。美國挑起這場貿易戰的要害在於破壞規則,中國堅決頂住壓力,堅定反對貿易霸凌主義,堅持為維護多邊貿易體制和規則而戰,為維護全球經濟發展環境而戰,為維護全人類的共同利益而戰,就是要還國際經貿秩序一個公道正義、一片清朗天空。困難再大、挑釁再多,中國都將與國際社會一道,合力驅散籠罩國際經貿體系的烏雲,讓規則的陽光照亮世界繁榮發展的美好未來。(吳秋余)

    原標題:美國挑起貿易戰的要害是破壞規則

    《 人民日報 》( 2018年08月11日 03 版)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8年08月11日 第 02 版)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