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 正文

    西媒稱日本皇室遇繼承危機:第三代只有1名男性繼承人

    西媒稱,根據日本《皇室典範》,皇室女性成員不但沒有皇位繼承權,一旦與平民結婚,就必須放棄一切皇室特權。這讓日本皇室面臨着前所未有的人口危機和繼承危機。目前天皇的後代當中女性遠多於男性。如果繼續維持這項類似於歐洲薩利克法的法規,皇室人丁或將越來越單薄。

    據西班牙《國家報》網站8月9日報道,皇室現有的19名成員中,包括將於2019年4月退位的明仁天皇,只有5名男性。他退位後,高御座將傳給現年58歲的皇太子德仁親王。目前德仁親王只有愛子公主一個女兒,身為女性的她不能繼承皇位。第二順位繼承人是52歲的文仁親王,第三順位是其年幼的兒子——現年11歲的悠仁親王。悠仁親王是他這一代當中唯一的男性。

    5年前,日本皇室成員人數一度上升到23名。但高齡成員駕鶴西去,以及數位女性成員在結婚後退出皇室,是導致人數下降到19名的主要原因。今年明仁天皇的長孫女真子內親王宣布訂婚,這就意味着到2020年皇室成員將再減少1名。預計未來10年中還將有更多皇室女性成員因結婚而退出。真子公主在宣布結婚時表示:「我從小就被告知,一旦結婚,我就必須放棄我的皇室身份。」

    報道稱,如果所有公主都結了婚,那麼履行皇室職責的重任就只能落在悠仁及其核心家庭的肩上。為了給皇室繼續延續香火,悠仁和他未來的妻子勢必承受更大壓力。德仁的妻子、皇太子妃雅子早已飽嘗其中滋味,甚至因此一直受到抑鬱症的折磨。

    日本前外交官、外務省前發言人沼田貞明(音)認為,繼承問題「必須儘快解決」,而由悠仁繼承皇位仍然是唯一的解決方法。他說,皇室人數減少可能意味着出現在公眾面前的機會也越來越少,近年來這個問題對於加強天皇作為國家象徵的作用產生了重要影響。在民眾面前露面機會減少可能導致天皇及其家人形象受損,而皇室形象是天皇用心血建立起來的。

    報道表示,面對這種情況,在過去10年中日本曾提出讓女性在家庭中享有與男性平等的地位。換言之,皇室女性成員也應享有繼承皇位的同等機會,而不會在嫁給平民後被迫離開皇室,天皇子女無論男性還是女性都應被納入繼承順位。然而,隨着悠仁在2006年出生,這方面的建議就被淡忘了。

    報道稱,主要爭論並不在於讓女性成員留在皇室,甚至讓她們其中的一位登上高御座(日本歷史上曾有過8位一生都未能結婚產子的女天皇),而主要在於是否應打破這一父權制度,據歷史學家稱,這一父權制度可以追溯到公元4世紀,另據日本神話甚至可以追溯到2700年前。保守派認為,改革會稀釋皇室的「神聖」血統。而這再一次反映出家皇室對男性和女性實施的雙重標準:大部分天皇都曾娶平民女子為妻,例如當今皇后美智子和皇太子妃雅子都未被視為維持家族血統純凈的障礙。古代皇室甚至嬪妃成群,以確保男性繼承人誕生。根據多項民意調查,日本絕大多數人支持改革,讓女性享有更多權利。有趣的是,在這個方面,皇室本身的思想似乎比其極端保守的追隨者更為進步。

    報道認為,另一種解決辦法在於,擴大1947年《日本國憲法》對皇室的定義,而日本一直聲稱這部憲法是美國強加給他們的。當時憲法規定皇室成員僅限於大正天皇(明仁的祖父)的後代,並將11個旁系清除出皇室。當時這些皇族不得不放棄他們的皇室特權。雖然在這些家庭中有更多男性,但他們自出生起就遠離皇宮,作為平民長大成人。

    報道稱,《皇室典範》不允許在世天皇退位,為了能讓明仁天皇順利退位,相關法規已經進行了修改。儘管如此,在國會中占多數的保守派並不希望更進一步。改革舉措必須由日本內閣提出,而這種程度的改革勢必引起保守派的疑慮。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了在今年9月的保守派政黨自民黨的黨首選舉中尋求連任,絕對不會輕舉妄動。由此看來,至少在短期內,日本將選擇第三條路:靜靜等待年幼的悠仁長大成人,結婚後育有一個或多個兒子,以確保皇室的未來。(編譯/劉麗菲)

    西媒稱日本皇室遇繼承危機:第三代只有1名男性繼承人

    這是2006年8月1日,文仁親王和妻子紀子在東京前往拜見明仁天皇的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