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打黑第一案:瀋陽劉涌(3)

    打黑第一案:瀋陽劉涌(3)
    ​劉涌黑社會性質團伙被抓後,是由武警看押部門執行看押任務的,而劉涌從被捕到最後執行死刑,竟然先後變換了6個關押地點,這在武警看押史上也是少見的。 

     2000年7月1日以來,劉涌團伙相繼被公安武警捕獲,他們隨即被關押在一個叫黑牛屯的地方。那裡比較僻遠,是一個連手機信號都沒有的地方,交通也十分不方便。就是這樣秘密的地方,剛一個月的時間,由於個別公安內部人員泄露了風聲,關押地點還是被暴露了出來。當初,站崗的人員經常看到山頂處有人向監區張望。他們雖說是在做着打草、挖菜等農活,但是動作十分生硬,並且,他們會不停地抬頭向監區張望,勞動的地點一天比一天接近監區。看押武警把掌握的情況上報了專案組,於是,劉涌等人又被轉移到了瀋陽市警官學校。一星期還沒有過去,特殊情況又發生了,學校門口及周圍開始出現一些高檔豪華轎車,並且停的時間還很長。於是,看押部隊和專案組不得不重新選擇看押地點,又把劉涌等人換到了瀋陽市皇姑區看守所。為了確保任務完成,武警瀋陽市支隊和皇姑區中隊主動恢復了武警部隊棄用多年的執勤方式,對劉涌實行監內看押。監內看押,就是在看守所監區內部執行看押任務,並且是一對一,就是一名士兵看押一名案犯,並且有關法律規定,進入監區不允許攜帶任何武器。因此,每個上崗的士兵都是赤手空拳,單獨看押那些黑社會案犯。這些人個個是心狠手辣之徒,因此,看押士兵被威脅、辱罵和恐嚇是經常的事。  

    為了防止意外情況出現,由兩名士兵看押劉涌。白天,不管是案犯坐着還是自由活動身體,兩人都是一前一後、一步不離地跟着;晚上,案犯要睡覺了,看押的人還是一左一右地坐着看着。可以說,看押官兵和案犯,他們是在監倉里過着一樣的生活。期間,劉涌和案犯程健、吳靜明等人都曾企圖自殺和自殘,結果被及時發現並制止。特別是對於劉涌,看押部隊啟動了飲食起居一級制度。劉涌睡覺時,要求臉要朝上,不准用被子蓋住頭部,雙手要放在被子的外面;他的個人生活,打飯、洗碗、打洗臉水、沖廁所等,全部由士兵包辦,就是上廁所時,也有兩名士兵一左一右貼身防護。劉涌的每頓飯菜都由看押部隊檢查過後才能吃,絕不能有變質食物、堅硬的食物進入他的嘴裡。如果是吃排骨、雞塊或者魚等有刺骨類的食物時,看押官兵都要提前幫他剔除乾淨。欲死不能,欲殘無路,案犯們又開始動用腦子,想像着另一條出路了。

    2004年4月12日,一個叫張凡的人值班,劉涌告訴他說,要讓他的家裡人給張凡送一兩萬塊錢,有空了買給劉涌吃。劉涌還告訴張凡說,自己的家裡有許多好煙好酒,如果張凡能取來一些,送給這裡的領導,將來他就能提干。在看押期間,劉涌經常會看着鐵窗外,在那裡自言自語。一次,一個叫秦龍的人在值班,聽他在說,自己外面有2000萬元人民幣,如果誰能幫他逃出去,就送給誰1000萬。不過,在劉涌被關押在瀋陽的400多個日子裡,所有的看押官兵,沒有一個被案犯拉下水。為使劉涌和外界的關係網全部掐斷,徹底讓他放棄對關係網的精神寄託,2001年8月8日,遼寧省委決定,將劉涌等人押到了鐵嶺市看守所。

    在鐵嶺,劉涌一直待了743天,直到2003年8月21日,在看押劉涌期間,鐵嶺市公安局信息情報科科長鄧萬金因為超負荷工作,突發腦溢血;鐵嶺市公安局監管支隊二級警督溫克禮因積勞成疾,突發心肌梗塞;還有兩名幹警都犧牲在看押劉涌的崗位上。 

     2003年8月15日,由於劉涌改判為死緩,劉涌被押到了錦州監獄服刑,這裡是關押劉涌的第五個地點。2003年10月11日,公安、武警又將劉涌秘密押至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個關押地點,錦州市第二看守所。在這裡,對劉涌實行了24小時面對面、立體式透明監管。 

     2003年12月22日上午8點30分,最高人民法院在錦州提審劉涌,劉涌被判處死刑,被立即拉往錦州殯儀館執行注射死刑。在劉涌走向自己的死亡之路上,軍警戒備森嚴,武警押解士兵們每50米站一人,殯儀館也被防暴警察封鎖,在周圍山坡墓園內,也埋伏有武警重兵。11點54分,劉涌的屍體被焚屍工推進了火化間。12點34分開始,所有的值勤武警和公安人員才開始奉命陸續撤離現場。 

     至此,在武警部隊歷史上超規模的看押任務,終於畫上了完整的句號。2003年10月8日,劉涌接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通知,他的案件要再審,他就知道不好了,並且對自己的未來有了心理準備。他曾對看押他的公安幹警說,自己前功盡棄,一切都完了。2003年12月18日,再審開庭後回到監室,劉涌的情緒也消沉到了極點。他沒有心情吃飯,只喝了幾口豆奶。管教人員發現他的一個腳踝被鐐銬磨破了,要幫他貼創可貼,他也拒絕了,並且說只有三天時間了,不需要了。在法庭上,劉涌看到了哥哥和妻子。他發現妻子瘦了許多,很是心疼和難受,只是他想着自己已經給家裡掙下的家業,夠自己的妻子和親人花上幾輩子,也算心安了。為了保證劉涌有足夠的體力出庭受審,錦州市第二看守所的幹警們對劉涌的生活十分關心。看到劉涌沒有心思吃飯,看守所就特意給他加做了幾樣可口的飯菜,並且和劉湧進行了談話,對他進行了思想政治教育。劉涌在幹警的教育勸說下,情緒漸漸穩定。 

     在人生的最後時刻,劉涌的心裡在想着什麼,沒有人能猜的出來,但是,劉涌曾給看押他的幹警寫了一封信,長達3000多字。信中,他寫了幹警們對他的關心和教育,寫他在這裡,他感到了人權的重要。2003年12月22日,當法官宣判了劉涌死刑之後,他的妻子是失聲痛哭,他的哥哥也是哭着用手機給外面的親屬打電話,通報審判結果,只是劉涌本人表現得還非常鎮定。當法警帶劉涌離開法庭時,劉涌還回過頭,面對妻子,苦笑着點了點頭,擺擺手告別。 

     隨後,劉涌被帶進了法庭的另外一個房間,去簽署判決書。當時,劉涌依然十分鎮定,從容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執行本次死刑任務的工作人員問劉涌,是否需要換一件衣服,劉涌說不用了,就這樣子走吧。劉涌抽了兩支香煙,喝了一口白酒,讓親屬在他的腳鐐上塞了一元錢,就這樣子,他上路了。2003年11點35分,劉涌從一輛白色麵包車裡被抬了下來,換了一輛死刑執行車。車內設備先進,有電纜將現場情況,實時傳輸給殯儀館一休息廳內的大屏幕上。在那裡,最高人民法院、遼寧省最高人民法院和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些領導,都在那裡直播觀看。一針致命的藥物,注射進了劉涌的體內。十分鐘後,劉涌的屍體抬進了一個黃色的火化用盛殮匣內,裝入一輛車內拉去火化。 

    另外,劉涌的爪牙 「四大金剛」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李志國,1965年8月出生,初中文化,無業。1983年,因搶劫被勞教3年。2000年8月,因涉嫌劉涌集團犯罪,被正式逮捕。終審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吳靜明,1963年10月出生,初中文化,無業。1982年9月,因盜竊被行政拘留;1982年10月,因流氓盜竊,被勞教3年;2000年7月,因涉嫌黑幫犯罪被刑拘,同年8月被捕。終審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宋健飛,1962年12月出生,高中文化,無業,是劉涌哥哥的小舅子。1982年5月,因盜竊被收容;2000年7月,被刑事拘留,8月,被正式逮捕。宋健飛心狠手黑,在劉涌製造的每一場血案中都有他。終審被判死刑。

    董鐵岩,1964年生,初中文化,無業。1983年10月,因銷贓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2000年8月,因涉嫌劉涌犯罪案,被正式逮捕。終審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