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三農 / 正文

    第一次下鄉扶貧,一位奇葩的懶漢給我上了一課

    02年深秋,我們6個人被派到單位指定的扶貧點。那時我剛上班,滿懷着興奮與期盼幾經輾轉,來到了那個偏僻的小山村。

    我從小在農村長大,來到這裡仿佛回到了我十幾年前的故鄉。荒涼的大山,稀稀落落幾十口土窯洞;剛收了秋,耙的平平整整的黃土地;從近到遠,幾株快掉光葉子的樹與山上的野酸棗樹點綴着這座荒山,一片蕭條。
    第一次下鄉扶貧,一位奇葩的懶漢給我上了一課

    質樸的村民圍着村長,早早的就在村口等着我們。我們還沒下拖拉機,行禮就被村民們「搶」光了。我們被安排到村裡條件最好的兩戶人家,他們都是用磚蓋了3孔窯洞,聽說我們要來,每家的精心收拾好一孔窯洞讓我們住。

    我們的到來,對他們兩家也是有好處的,我們的飲食是由他們負責,市里報銷,換句話說,我們在,他們兩家的伙食是村裡最好的。那時候我們還跑二里多路挑水,總不能讓主家什麼事都做。然後就是到處跑跑,與村長合計給村裡找個合適項目,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第一次下鄉扶貧,一位奇葩的懶漢給我上了一課

    每個村都有一個懶漢,這個村也不例外。30多歲,光棍一條,穿的破破爛爛,每天無所事事,蹲在村口槐樹下曬着太陽,聽老人們講些亂七八糟的事,他聽的津津有味。

    他就一口破窯洞,炕是石頭炕,用他的話說,一把蒿草炕就熱了,躺下涼了,睡着了還管那麼多幹嘛。每天就是窩頭,能找下幾苗蔥,或者半頭蒜就是菜,沒有也能啃的有滋有味。
    第一次下鄉扶貧,一位奇葩的懶漢給我上了一課

    有一次,我們科長實在看不下去了,對他說:「小伙子,你年紀青青的,出去隨便找個事干,不比你這麼活着強呀?」

    他藐視的眼神斜了我們科長一眼:

    「我每天啃我的窩頭,我是坐在家裡享受呢!你看看你們,每天到是有菜有肉,可是因為這口吃的,你們遭的什麼罪?」

    我們竟無言以對。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