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 正文

    90年前美國經歷的災難性「貿易戰」 特朗普還想重演?

    海外網8月10日電「關稅正在發揮巨大作用」「關稅的效果遠遠超過任何人的預期」「關稅將使美國比現在更富裕」,美國總統特朗普近來不斷鼓吹自己的「關稅大棒」,但是並沒有人知道所謂的「巨大作用」最終會將美國經濟推向哪裡。曾為美國貿易代表撰寫演講稿的約翰·布林克利8日在《福布斯》雜誌刊文,回顧了1930年由時任政府「一拍腦門」通過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並犀利地指出,美國上次打響的那場令人記憶猶新的「貿易戰」可是害慘了本國民眾。

    《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是怎麼一回事?

    美國政府在1930年將這一法案簽署成為法律,英國《金融時報》稱,這可以被形容為「美國經濟史上最為臭名昭著的立法錯誤之一」。

    讓我們把時針撥回到將近90年前。1929年10月,在華爾街崩盤後,美國政府面臨着遏制失業大潮的壓力,商品價格下跌導致許多農民破產,甚至失去了他們的農場。此時,來自猶他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里德·斯姆特,和來自俄勒岡州的共和黨人眾議員威爾斯·C·霍利共同發起了《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福布斯》稱,該法案的草案原本旨在通過對歐洲農產品徵收關稅來幫助美國農民。但是,其他行業也站出來高喊,「嘿,我們也想要保護!」

    面對這一充斥着保護主義的法案,美國大批經濟學家和商業巨頭可坐不住了。耶魯大學教授歐文·費雪帶領1000多位知名經濟學家聯合簽署抗議信,精準概述了法案「將提高生活成本、傷害絕大多數美國公民,而礦工、銀行家、農民和工人都將因報復性關稅而被壓垮」的潛在後果。汽車業巨頭亨利·福特更是當着美國總統胡佛的面,將此法案稱作是「一項愚蠢的經濟政策」。

    但最後,《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還是在1930年6月17日獲得簽署,美國也對大約2萬種進口商品開徵高額關稅。

    隨着法案成為了法律,災難性的後果也逐漸顯現:一個又一個的國家展開報復,紛紛提高了針對美國產品的稅率,全球貿易急劇下降,美國出口商見證了這個過程,他們的痛苦不斷加劇。

    「美國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是其他國家爆發關稅運動的導火索,至少使得部分國家採取方式展開報復,」國際聯盟在1932年這樣表示。像是加拿大就對美國產品加征了報復性關稅,轉頭則對英國產品進行減稅。《財富》網站也指出,《斯姆特-霍利關稅法》不僅曾持續拖累美國經濟,還應對1929年股市崩盤負有很大責任。到1933年,美國的出口額下降了約60%。

    此次「慘痛的經歷」在美國政治中留下了「濃重的一筆」,《福布斯》稱,這也導致了在此後的80多年裡,沒有任何一位總統或是任何一屆國會愚蠢地再次嘗試如此規模的保護主義。

    直到現在。

    《福布斯》稱,截止8日,特朗普已對中國340億美元的技術產品徵收25%的關稅。而在7日,特朗普政府又宣布將以25%的關稅再次打擊價值16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

    回顧80多年前那場衝擊美國經濟的關稅風波,不難發現,相似的場景正在今天重演。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專家李崢向海外網分析了《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時代和今天的相同之處。他指出,競選和這兩場貿易摩擦有密切關係。法案時期,時任總統胡佛是迫於競選時期對選民的承諾而簽署了法案。當下,特朗普在競選時期就高喊「美國優先」「讓美國再次強大」的口號,所以在中期選舉臨近之日落實其競選承諾,開打貿易戰並實行貿易保護主義有籠絡人心的目的。

    不過,相比美國政府20世紀30年代簽署的法案,特朗普當下挑起的貿易戰也有不少新情況。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金燦榮認為,當今國際組織、國際法都在不斷的完善,美國在關稅層面的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國際制度的制約,這會在限制美國政策起作用。

    李錚則談到了特朗普揮動「關稅大棒」實在是「師出無名」。他表示,《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誕生時美國經濟正處於較動盪的年代,而現在美國經濟形勢向好,所以從經濟層面看,特朗普當前的關稅政策動力欠缺。不同於時任美國總統胡佛本來反對徵收關稅,國會卻始終支持通過法案,如今是特朗普在極力推動加征關稅,國會反而是持較保守態度。因此,特朗普的關稅政策在國內想要真正獲得認同是有難度的。

    在政策效力方面,李錚還提到,《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由國會通過立法,具有至高的約束力且不能輕易更改,因此影響力更為強大。但特朗普目前還是通過行政令的方式在推進關稅政策,可以隨時取消,影響力也就沒那麼大。

    相同手段和目的會導致相同的「災難性」結果嗎?李崢認為,如果特朗普第二階段對中國2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關稅成為現實,就會對美國內經濟造成較大影響。這可能導致中美經貿往來模式的變化。一旦模式發生變化,美國的企業就要從長遠來考慮,對待投資也會更加謹慎,進一步衝擊美國經濟。另外,貿易對季節的依賴性很大。如果這2000億在今冬前實施,那麼對美國企業的影響會特別大。因為冬季是外貿採購的高峰,如果此時加征關稅,美國零售業在價格方面會有比較大的漲幅。而如此大規模的加征關稅也會導致美國國內通脹,進而加快美聯儲加息的步伐,從而對美國經濟構成大的影響。

    特朗普的「關稅大棒」已經對本國行業造成了傷害,美國非盈利組織「為了自由貿易的農民」就已發布了一份方便的指南,這份指南很長,而且可能僅僅觸及了皮毛。

    其中的幾個例子是這樣的:

    在密蘇里州:美國中洲鐵釘公司在材料成本飆升後,一夜之間損失了130名工人。

    在蒙大拿州:關稅抹去了種植小麥農民們的利潤。

    在緬因州:在國外市場消失後,龍蝦出口商解僱員工,並將損失1000萬美元的銷售額。

    「總有一天,美國大學經濟學教科書中將會把《斯莫特·霍利關稅法》和2018年的特朗普貿易戰放在同一章節,」 《福布斯》的評論文章在最後寫道,「而這章的標題或許可以被稱作是『特朗普和關稅的悲劇』。」(海外網 張霓、魏雪巍)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