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體育 / 正文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這幾天,正奔走在河北河南、兩湖大地上,將一張張「英雄帖」送到各大門派手上,邀請天下武者參加其組織的「首屆中華傳統武術大賽」的格鬥狂人徐曉冬,又一次成了網絡熱點。

    格鬥狂人因與職業選手做節目玩實戰時,被職業選手飛膝上頭,受傷縫了26針一事,炒得紛紛揚揚,特別是傳武江湖裡,一片嘲笑聲飄來盪去,似乎這場現代搏擊之間的實戰訓練並受傷,是傳武大師參與的「傑作」一般。

    於是,8月10日,徐曉冬在其公眾號中說:「尚武精神無國界!愛誰罵誰罵去。有視頻,有證據,有說服力!看看年代!那些蠢貨們,你們繼續。」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格鬥狂人所說的視頻,也放在了上面。原來,這是介紹日本那位先慘敗於泰拳王,後發奮圖強,將空手道提煉精要,並與拳擊等現代搏擊結合後,成了日本踢拳鼻祖的澤村忠,最後一舉復仇泰拳王,成為日本新興搏擊運動的初代天皇世星,並奪得東洋中量級冠軍,其生涯戰績,更是達到了272戰268勝。

    澤村忠也從此成了日本的當代民族英雄、武士精神的象徵。他的故事還被拍成電影,成為漫畫、動畫的主角和家喻戶曉的人物。現在的k-1王者魔裟斗,其偶像就是澤村忠。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其實,中國傳統武術中,也有這樣的類似人物——李小龍!

    只不過,李小龍因為有着複雜的中國、德國、荷蘭、猶太、英國等多重血統,又是美國國籍,他雖成了中國武者最崇拜的當代搏擊王者,但仍未能達到澤村忠這樣的擂台搏擊的現實震撼效應。

    畢竟,李小龍對武術的更大功績,是在武術創新的思想、哲學理念,以及通過影視藝術的推廣上。

    但與澤村忠相似的是,李小龍雖無比熱愛中國武術,卻後來經過實踐與對比,李小龍也看到了中華武術在當代實戰傳承上的優缺點,於是開始吸收日本空手道、韓國跆拳道、巴西柔術、西洋拳擊等優點,創造出了適合實戰搏擊的「截拳道」。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可李小龍的「截拳道」,已完全與當代一些 「武術大師」們的理念不同了;更與武術大市場中,那些追求強體健身、修身養性的「中國舞術」大有本質區別了。

    而2017年4月,一個偶然的原因,上過央視表演「拍西瓜、雀不飛」,有着「民間十大太極大師」之一稱謂的雷公太極掌門人雷雷,因其言「太極能單手破綜合格鬥的裸絞」,最終竟引發出格鬥狂人徐曉冬,延續至今的「武林打假」風波——即便不言其對中國武術市場的激濁揚清之本質意義,只說在中華傳統武術的實戰性傳承上,也顯然起到了振聾發聵的捅破效應!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這裡就讓人聯想到,那個草根型的自由搏擊選手「武僧」一龍,他的成功,顯然離不開傳統武術的學習,特別是因此形成的「抗擊打能力強」,這是一龍一直吃到現在的重要「老本」,而一龍也很聰明地在商業炒作中,一直將此歸功於其學習了傳統武術。

    一龍的炒作成功,其實離不開「傳統武術」這個標籤——「一龍」的外號、屎黃色假僧褲、直到如今仍天天不離口的「中華武術」相關口號,這都是欲讓自己的商業炒作,與中華傳統武術沾上邊,以此吸粉支持,還能反向堵住批評者的口。

    像一龍,時不時就要展現一下他的傳統武術絕招:金鐘罩、鐵布衫、弔死功、鐵頭功……可是,這在面對刷小怪的比賽中,或能起到宣傳效果,但當一龍面對泰拳之王時,他就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輸到連黃僧褲都無法穿上的地步了。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連格鬥狂人徐曉冬,也早已在質疑一龍,還表示「要將一龍打出屎來」——這說明,一龍這種借傳統武術炒作的路子,也走到了盡頭,它更在同樣說明,只像一些大師們那樣,僅僅拿古人的一些花拳繡腿的傳武招式,已無法適應當代搏擊之實戰。

    其實,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武術開禁後,已有武林中的開明創新之士,為了傳統武術實戰性的傳承,也早就像日本的澤村忠那樣,將傳武中具有實戰性,可通過競技體育展現的「散打」提煉出來。

    但在搏擊比賽中,通過不斷實踐,我們顯然只有散打,仍很難跟得上時代的步伐,則像泰拳、日本踢拳,西方綜合格鬥術等,其將世界武術融合為一體的思想與實踐,才成了當代搏擊的主流。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而格鬥狂人徐曉冬,在「武林打假」之後,這個莽漢武夫,也做了一些思考,像他這次所提及的澤村忠,其實就是他正在組織的「武術存真」之舉——舉辦「首屆中華傳統武術大賽」的真實實踐。

    「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可以說與此前的那些「武林大會」完全不同——既完全不同於前幾年「大笑江湖」般的「天山武林大會」;也跟央視搞的表演性「武林大會」完全不同。

    像太極王戰海說,他們在央視武林大會上,是先在台下比出冠軍,再上台按照劇本表演,這顯然跟格鬥狂人想要的擂台實戰版中華武術展現,有着本質區別。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雖然只有業餘格鬥水平的徐曉冬,無法達到日本澤村忠那樣,對空手道傳承的創造性偉大成就,但也不得不說,徐曉冬起碼像個「引子」,開始讓中國傳統武術,在當代不再全是「自娛自樂」;不再讓中華武術,全都變成了「中華舞術」。

    所以,中國武術仍欠徐曉冬一聲真誠的「謝謝」!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從一龍到散打,再到徐曉冬版武林大會:傳武應向日本澤村忠學習

    (以上圖片來自網絡)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