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他們因「一帶一路」而改變

    「『一帶一路』就像海上的燈塔」

    5年來,「一帶一路」將中國機遇變成世界機遇。

    2010年7月,28歲的埃及小伙艾哈邁德·賽義德來到寧夏,並給自己取名「白鑫」。第二年,白鑫和朋友創立了一家名為智慧宮的公司,從事中阿文化、商貿等業務。可是,公司的運轉並不好,有時連房租都交不起。

    2013年,白鑫和朋友聽到了一個消息,中國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一帶一路』就像海上的燈塔。」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白鑫用流利的漢語說出這樣一個比喻。事實證明,白鑫的判斷是正確的。一些出版企業開始主動找他合作。如今,他的公司從最初的3人增長到了100多人。

    對白鑫而言,「一帶一路」是商機,而對緬甸姑娘瑪艾特而言,「一帶一路」是改寫命運的機遇。

    2014年,瑪艾特如願考上了大光大學。可是,家裡根本無力支付她的學費。就在瑪艾特打算放棄學業的時候,在2000多公里外的北京,中國扶貧基金會正在籌備「一帶一路」上的國際減貧項目。2014年12月,中國扶貧基金會啟動了針對緬甸的「胞波助學金項目」。瑪艾特幸運地成為了被資助者。

    「這在過去簡直不可想象」

    5年來,「一帶一路」倡議改變了很多國家民眾的生活。

    斯梅代雷沃鋼鐵公司是塞爾維亞唯一國有大型支柱性鋼鐵企業。斯特維奇·博揚是這家公司的高爐值班經理,有段時間,他感覺生活是灰色的,因為企業已連續多年虧損,隨時可能破產。

    就在他發愁時,2016年4月,中國河鋼集團收購了斯梅代雷沃鋼鐵公司,並接納了原有的5000多名員工。公司半年後就全面盈利,今年1月,銷售收入突破億元大關。斯特維奇的生活也完全不一樣了。如今,他開始計劃家庭醫療和旅遊了,「這在過去簡直不可想象」。

    跟隨着「一帶一路」的發展腳步,國家電投上海電力已經在馬耳他投資4年。通過優化能源結構,當地居民電價下降了25%。印刷店老闆安托尼·扎密特是電價下降的受益者。

    安托尼向記者介紹說,「電費大概占印刷店總成本的5%。所以,電價下降25%對我們的影響非常直觀。」

    馬耳他夏季很長,原來孩子們要開空調時,安托尼妻子都要抱怨幾句,而現在家裡用電壓力小了很多。

    中國企業的理念是共同發展

    「一帶一路」倡議推進的5年,也是世界深入了解中國的5年。

    20多歲的阿爾及利亞人辛瑞,法語名是「Chinois」,意思是「中國人」。其實,名字是爺爺給他取的,辛瑞並不了解中國,直到他進入一家中國企業——中建裝飾集團所屬深圳海外裝飾公司。在這裡,他還認了一個「中國爸爸」。

    辛瑞在工地上幹活,跟庫管大爺接觸比較多。辛瑞覺得庫管大爺很親切,開始跟着他學習中文和材料知識。有一天,辛瑞跟庫管大爺說,「我的名字就是『中國人』,以後我可以叫您『爸爸』嗎?」庫管大爺欣然答應了。

    後來,辛瑞從小工成長為工長。他向記者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更多的中國人來到阿爾及利亞,我可以跟他們學習更多先進技術。」

    艾維琳·娜姆索是喀麥隆一個部落王室的公主,畢業後,她進入當地一家石油公司工作。後來,這家公司被中國石化收購了,艾維琳選擇了留下。「在中國石化7年的工作經歷告訴我,中國企業的價值理念是共同發展。」艾維琳說。中國石化進入喀麥隆後,在當地援助、援建了20多所醫院、學校、孤兒院,創造了近千個就業崗位。

    作者:本報記者 潘旭濤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