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遊戲視頻 / 正文

    汕頭命案調查:男子殺5名家人後縱火 親屬稱其生前好賭負債

    實習記者/李強 李梓毅 陳麗金

    編輯/劉汨 宋建華

    汕頭命案調查:男子殺5名家人後縱火 親屬稱其生前好賭負債

    案發現場已經封鎖

    火滅了之後,鄭昂鍾一家六口的遺體被抬了出來,除了鄭昂鍾之外,其他人身上都有刀傷。這場廣東汕頭市神山村裡的突發大火,最終被證實是一起兇殺案。

    8月9日,汕頭市公安局潮南分局發布通告:已排除外人侵入作案可能。據了解,發案家庭關係較為緊張。經初步認定,該案系鄭某鍾持刀殺死5名家庭成員後,在家中放火,致其窒息死亡。

    鄭家親屬一度無法相信,鄭昂鍾會殺害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兩個孩子。但也有親屬透露,在悲劇發生前,鄭昂鍾曾參與過賭博,且有數目不詳的債務「等着要還」。

    視頻加載中...

    六具屍體

    「着火了!着火了!」

    8月8日,神山村村民翁秀娥比往常起床稍早,清晨五點半左右,她正在自家屋外收拾柴草,突然聞到一股焦味,「開始以為是誰家燒糊了飯。」

    翁秀娥走到巷子裡才發現,鄰居鄭昂鍾家正冒着滾滾黑煙。翁秀娥喊了幾聲,屋內沒有動靜。

    喧鬧中,越來越多的鄰居發現鄭昂鍾家起火,有人嘗試順着窗戶往裡潑水,可火勢並不見小。鄭常源家與鄭昂鍾家只隔着一條3米寬的巷子,他衝過去後發現,鄭家大門緊鎖,他只能從隔壁翻牆進入院內。

    進院後,鄭常源發現所有門都是關着的。他推開大廳門時,先看到了鄭昂鐘的大女兒躺在竹蓆上,身上燒着火。鄭常源提了一桶水把火澆滅,但女孩已經沒了生命體徵。「我碰了一下,發現身體已經僵硬。」

    32歲的鄭昂鍾家裡住着六口人,除了他,還有父親鄭燦彬和母親阿卿,以及妻子嬋珠和兩個孩子。發現大女兒後,鄭常源和其他剛進入院內的鄰居,開始尋找其他人。

    人們隨後在另一間房裡找到了鄭昂鐘的父親,他躺在門後,嘴角有血跡,身上也有明火,同樣已沒有生命跡象。

    此時,只剩下後房尚有火未被澆滅,也是火情最重的地方,黑煙從裡面滾滾冒出。鄭常源試圖進入後房,但門把手已被燒得滾燙,沒能成功。

    20多分鐘後,經過一眾鄉鄰的努力,後房的火終於被撲滅。人們進入屋後發現,過火最嚴重的是後房的長衣櫥,裡面裝滿了衣服。

    在警方封鎖現場後,8日當天,從後房裡抬出了四具屍體,分別是鄭昂鍾本人和他的母親、妻子、兒子。

    事發後4小時,汕頭市潮南區發布官方通報稱:在火災現場發現6名被困群眾,經現場確認死亡。現場發現有多個起火點,死者有明顯外傷,疑似兇殺縱火。

    汕頭命案調查:男子殺5名家人後縱火 親屬稱其生前好賭負債

    發現四具屍體的後屋

    火場裡的兇器

    8月9日23時,汕頭公安局潮南分局發布該案通報稱:已排除外人侵入作案可能。據了解,發案家庭關係較為緊張。經初步認定,該案系鄭某鍾持刀殺死5名家庭成員後,在家中放火,致其窒息死亡。

    據鄭家親屬稱,他們早於官方通報發布8小時之前,被告知了這個調查結果。鄭昂鐘的姐姐、小叔等人被通知前往派出所,他們轉述警方的說法,案發後第二天,警方再次進入案發現場搜尋兇器,接近中午時,在鄭昂鍾父親所在的房間內,搜出一把裝在袋子中的摺疊刀,刀縫中尚有未洗凈的血跡,這把刀被認定為作案的兇器。

    此外,在鄭昂鍾家院子上的防蚊網,除了東北一側被鄭常源進院救火時割破外,緊臨大廳屋檐的上方,也破了一個大洞。進入現場的救火者也曾注意到這個細節,鄭昂鐘的大伯覺得,洞的大小足以讓一個人進入。

    鄭昂鐘的姐姐告訴記者,自己每次進家門都會習慣性地往上看,事發前一日她回娘家時,防蚊網還是完好的。事發後,她注意到這個破口有疑似切割的痕跡,是新的。

    但他們表示,在向警方詢問時,給出的結論是「火和煙造成的」。

    更多的現場證據指向鄭昂鍾本人。在警方通報中,火場中發現6具屍體,其中5具身體有刀傷,無濃煙吸入症狀,符合利器致傷死亡。另一具為鄭某鍾,體表未見生前傷痕,死因符合火場窒息致死。

    據看到鄭昂鍾父親鄭燦彬遺體的親屬透露,在他脖子上有明顯的刀傷。事發幾日後,曾前往殯儀館見過其他遺體的鄭家小嬸稱,她所見到的遺體上,也見到了多處明顯刀傷,傷口大多集中在脖子、肚子、胸口處。

    參與救火的親友回憶,當日鄭家大門被反鎖,但在發現他本人和另外三位親屬遺體的後屋,房門並沒有反鎖。鄭昂鐘被發現時,身上穿着衣服,臉上和胳膊上都有燒傷,上半身呈掙扎狀,雙手握拳舉過頭頂,「吐着舌頭,兩個眼球都突了出來。」

    外面的「賭債」

    至少在悲劇發生前的一天,鄭家的親友和鄰居還沒發現什麼異常。

    8月7日早晨,鄭母阿卿如往常一樣,和其他老人一起在神山小學前的公路上晨練。在早前一天,6歲的大孫女也隨阿卿一起來過。阿卿還高興的跟其他老人提起大孫女評論老人鍛煉時的神情。

    鄭昂鐘的姐姐鄭雁燕已經嫁到外村,8月7號下午,她回了一趟娘家。「家裡一切都很正常」,當時弟弟鄭昂鐘不在家,弟媳還在村裡的服裝廠上班,父親在屋裡睡覺,母親帶着三歲的小孫子。

    7號晚上8點多,鄭昂鍾和鄭雁燕通了電話。「他問我說桌子做好了沒,什麼時候給他」。鄭雁燕告訴深一度記者,她也是出事前幾天才從母親處得知,弟弟準備開一家砂鍋粥店,原本打算8月9號正式開張。鄭昂鍾妻子的同事也證實,聽說過他家有開店的打算。

    至少在當晚近零點之前,鄰居們覺得,鄭家院內沒有任何異常。晚歸的鄭常源看見,鄭昂鍾家的空調外掛機還在轉動着。

    但與案發前的平靜形成巨大反差的的是,案發後警方通報稱:發案家庭關係較為緊張。

    鄭昂鐘的小叔覺得,誰家沒有本難念的經。「就算有家庭糾紛,我也不相信他會這麼做」

    「人家說,虎毒還不食子呢!」小叔鄭燦德覺得鄭昂鍾對兩個小孩疼愛有加,他經常騎着電動車帶着兩個孩子兜風。

    記者每次問及官方通報中的「家庭關係緊張」一事時,鄭家親屬表示:這些都是次要的。鄭雁燕說,「每個家庭都有,這些就不用問了,這些就不用問了。」

    但緊張的家庭關係,並非空穴來風。

    鄭昂鍾小嬸在接受深一度記者採訪時,提到了鄭昂鍾賭錢的事情。「六合彩有玩,時時彩有玩,但我們沒有親眼看見,不知道外面欠人多少錢,他也沒來我這裡說。」小叔曾勸他,不要再去賭了,鄭昂鍾只是說:「玩玩而已,玩玩而已。」

    鄰居鄭亞芳記得,2017年過年前夕和元宵節的時候,曾有人到鄭昂鍾家要債,她在隔壁院子裡聽過母親阿卿因此罵過兒子。

    除此之外,在鄰居的印象中,一個月前,鄭昂鍾曾將家中的盤子和碗統統摔碎,過後買了新碗回來。鄭昂鍾夫妻倆曾吵過兩次架,也鬧過離婚。2018年5月末,小叔小嬸為此還曾到嬋珠娘家去過一次,勸嬋珠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回來。

    「因為家裡沒有什麼錢,沒錢他就讓她老婆想辦法。他老婆就怨他不像男人。」小嬸說,鄭昂鐘不大聽自己的勸解,更聽他母親阿卿的話。

    汕頭命案調查:男子殺5名家人後縱火 親屬稱其生前好賭負債

    巷子的盡頭就是鄭昂鍾家

    「借錢」與「不借」

    事發前8個月,鄭母被查出癌症晚期,這無疑進一步加劇了鄭家的困境。

    早在20多年,鄭父鄭燦彬便因病癱瘓在床,一家人靠母親賣菜維持生計,撫養兒女長大成人。後來,鄭家在神山村村西購置一塊兒160平的地皮,並搬進了蓋起的新房。家裡的生活一度有了好轉。

    2017年年末,鄭昂鐘的母親常常感到胸口疼痛、咳血,鄭昂鍾帶母親去醫院檢查,被診斷為癌症晚期。鄭昂鐘的小叔小嬸曾去醫院看望,小嬸趙芳梅記得,醫生說「只剩下三個月時間了。」

    鄭昂鍾家本是低保戶,家中負擔較大。在醫院住了20多天後,便回到神山村。

    母親得病需要照顧,父親又癱瘓在床,不得已,鄭昂鍾與妻子嬋珠徹底放棄了外地的工作,回到神山村。

    母親突患重病,使得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變得更加雪上加霜,家裡常常因為錢的問題爭吵。而鄭昂鍾也在繼續參與賭博,據其小嬸說,他抱着一種「家裡沒有錢,我去翻一翻」的心態。

    鎮上雜貨鋪的老闆小周告訴記者,「(玩時時彩)幾乎沒有給你思考的時間,頭腦一發熱,錢就投進去了。」小周說,鎮上就有家庭因玩時時彩吵架、賣房賣車賣地。

    幾個親戚中,數小嬸家和鄭昂鍾家關係最好。今年農曆臘月二十三,過小年的前一天晚上,鄭昂鍾去了小嬸家,並提出了借錢的要求。「小嬸啊,過年啦,沒錢,你找(借)五千八千給我。」

    也在那時,鄭昂鐘的姐姐鄭雁燕打來了電話。她問小嬸,弟弟是不是在,並囑咐小嬸不要借錢給他。「我這裡有錢給他。你們借給他,你們負責。」

    接到姐姐鄭雁燕的電話,小嬸明白了對方的用心,「她怕他去賭錢。五千也好,一萬也好,一分鐘就沒有啦!」小嬸告訴深一度記者,鄭昂鍾姐弟兩人關係從小一直都很好,但因為賭錢的事情,姐弟關係也不比從前。

    小嬸沒有借錢給鄭昂鍾,並在第二天去找了鄭父,鄭昂鐘的妻子在一旁聽了借錢的事,也持支持的態度:「現在的確沒錢,但借給他,就由他負責,我是賺不到錢還你的。」

    鄭昂鍾妻子嬋珠的朋友告訴記者,2018年3月份嬋珠打電話約她出來,說「想工作」。那時因為婆婆患病,她回神山村有一段兒時間了。之後,朋友將嬋珠介紹到神山村橋頭附近的一家服裝廠里工作,一個月大約能掙一千多塊錢。

    據小叔小嬸介紹,鄭昂鍾從去年回神山村後,一直沒有正經工作。「找了一個搬鋼筋的活,那個工作又累又熱。」後來鄭昂鐘身體吃不消,只幹了十多天。「他基本上都掙不到錢,老是這裡一天、那裡一天。」

    2018年農曆三月末,鄭昂鍾又去了小嬸家一趟,還是為了借錢。但借錢目的是為了「還他妻子」,至於為何要還妻子錢,小嬸也不知情。

    小嬸覺得,嬋珠是個好媳婦,當年也是自由戀愛嫁過來的。今年因為「錢的問題」,夫妻倆曾爭吵甚至動手,嬋珠受了皮外傷,娘家人才把她接了回去。

    農曆四月中,小嬸去嬋珠娘家見過她,她勸嬋珠,「看在孩子的份兒上,回去吧。」半個月後,嬋珠回到了鄭家。

    「到死都還不清」

    農曆四月末,鄭昂鍾又去了小嬸家。他說,家裡準備把二十多年前買的那塊地皮賣了。

    鄭昂鍾希望靠賣地緩解生活壓力。對於賣地,鄭雁燕說有很多因素,「(母親患癌後)兩公婆突然回到家裡來,沒有固定的收入,還有就是可能我媽之前有欠外面人家一點錢。」但是母親不敢答應,父親也不同意。按照當地的風俗,想要賣掉土地,要先詢問親戚的意願。

    「最好不要賣,能過就過。你兩個年輕人掙錢去過生活,怎麼不行啊?」小叔還是一個勁追問:「你到底欠多少錢?」

    鄭昂鍾說:「沒多少,沒多少。」

    小叔勸他說:「慢慢來,你們兩個這麼年輕,欠人家的就還。」

    「我還我還,我還到死都還不清!」

    「那你到底欠多少錢?」小嬸在一旁聽了,繼續追問,但鄭昂鍾始終沒有說欠債的具體數額。當記者就賭錢的事情詢問其姐姐時,鄭雁燕說:「沒有沒有,他從不跟我們說這些。」

    幾天之後,地皮以50萬的價格賣給他人。鄭昂鍾母親曾說,賣地的錢希望有20萬借給女兒蓋房,剩下的存到銀行里,別讓兒子去賭。但賣地的錢最終時如何處置的,小嬸表示她並不知情。

    但錢的問題,說法不一。鄭昂鐘的大伯父告訴記者,他聽侄女鄭雁燕講過,五十萬中有三十萬是借給她蓋房子,剩下二十萬放在家裡,「給他母親治病用,而且昂鍾要去做生意。」但家屬稱,事發後,剩下二十萬並未能在案發現場搜到,僅有搜出的2000多元和其母親的一雙耳環。

    賣地後幾天,鄭昂鍾把借的1500塊錢還給了小嬸家,並且買了一條煙答謝。小嬸記得,鄭昂鍾那天特別開心。小叔、小嬸再次囑咐鄭昂鍾,好好用這50萬塊錢。

    那段時間,鄭昂鍾家裡裝了新空調,夫妻倆還在鎮上換了新的電動車,車行老闆記得他們買走車的時候,是7月10日晚上,「當時夫妻倆有說有笑。」

    之後的日子裡,鄭昂鍾夫妻倆一直在忙碌準備着在峽山鎮開一家砂鍋粥店,直到開業前的頭一天凌晨,鄭家院內冒出滾滾黑煙。

    (文中鄭常源、鄭亞芳、嬋珠為化名)

    本文由樹木計劃支持,北青深一度獨立出品,首發在今日頭條平台

    汕頭命案調查:男子殺5名家人後縱火 親屬稱其生前好賭負債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