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貨車事故致男童身殘 肇事公司不賠償被法院強制執行

    貨車事故致男童身殘 肇事公司不賠償被法院強制執行

    上午在皮皮家,法官和心理輔導人員看望皮皮。順義法院供圖

    因為一起重型貨車引發的交通事故,原本健康快樂的5歲男孩皮皮(化名)遭受重創,不僅外貌改變,且雙眼目不能視。為了皮皮的救命錢,今天上午,順義法院執行局對這起案件採取了強制執行措施,最高人民法院對此進行了全媒體直播。

    貨車事故致5歲孩童重傷

    上午9點15分,執行法官首先來到皮皮位於順義的家中。「法官叔叔,你來床上坐。」由於此前順義法院的法官們曾多次到家裡看望皮皮,所以皮皮跟他們很熟悉。考慮到皮皮的隱私保護,皮皮今天一直戴着帽子。

    記者了解到,皮皮的父母是湖北人,事發時都不在北京。平日裡皮皮由爺爺奶奶看護。2016年11月12日15時,爺爺奶奶正帶着5歲的皮皮在順義區新國展5號門西側的停車場內一條平時不走車的路上玩沙子。一輛重型貨車衝過來,將正蹲在地上的皮皮撞倒。後經順義交通支隊認定,貨車司機負事故全部責任。

    事發後,皮皮住院179天,雖然最終保住了性命,但也因此面貌改變,雙目無光感,且基本治療無望。據皮皮的媽媽講,由於皮皮的前額顱骨被摘除,因此那個部位是軟的,術後皮皮的眼睛也一直睜着,不眨也不閉,後續還要做整形手術。

    「媽媽我很快就要長大了」

    「法官叔叔,這屋裡是不是太黑了,我把燈打開吧。」說着,皮皮就去摸牆上的電燈開關。「燈開着呀。」法官告訴皮皮。此時,大家心裡都很心酸。

    皮皮剛剛過完7歲生日,是個活潑好動的小男孩,說話間皮皮一直黏在法官馬中平身邊。負責皮皮心理疏導的北京城市學院司法社會工作專家林霞副教授還給皮皮帶來了棒棒糖。

    「謝謝你們,我不吃,你們太客氣了。」 「阿姨、叔叔,我愛你們。」皮皮說道。「你平時跟爸爸媽媽也這麼表達嗎?」 林霞問他。「不是,媽媽說我是馬屁精。」由於這樣特殊的經歷,皮皮表現出的是遠超於自身年齡的懂事和成熟。他甚至摟着媽媽說,「媽媽你不要傷心,我很快就要長大了。」

    皮皮媽媽不敢跟皮皮講他可能永遠看不見了。皮皮每次問她「我的眼睛什麼時候好?」媽媽就跟皮皮說,「你的眼睛跟爸爸一樣,是近視」。所以皮皮沒事就把爸爸的眼鏡戴在自己的臉上。

    被執行人怠於履行判決

    為了救治皮皮,原本就不富裕的皮皮家,幾乎傾家蕩產。事故發生後,經法院判決,保險公司應賠償皮皮62萬元,肇事車輛所屬的北京平安路通運輸有限公司賠償皮皮167萬元。保險公司很快履行了判決。然而,北京平安路通公司的賠償履行情況卻不樂觀。

    皮皮家長向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措施,順義法院執行局非常重視這起案件。經法院調查,平安路通公司名下有京牌貨車50輛左右。法院依法對這50輛車在手續上進行了查封,並實際扣押了公司名下的3輛車。此外,法院利用全國網絡查控系統對平安路通公司名下的銀行賬戶進行查控,強制劃扣了43萬元,並將平安路通公司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截至目前,被執行人仍有80餘萬尚未履行。

    法院高壓手段強制執行

    上午10點,順義法院另一路由執行法官馬維生帶隊,來到北京平安路通運輸有限公司採取強制搜查措施。敲門無人應後,法院請來專業開鎖人員現場進行技術開鎖。

    就在開鎖過程中,法官發現公司內有人,原來是一名還在睡覺的司機。該人自稱聯繫不上公司法定代表人,法官讓他帶走個人物品後,開始對整間辦公室進行搜查,並在保險柜中發現了大量票據。

    同時,在順義法院,皮皮媽媽帶着皮皮拿到了一部分執行款。順義法院院長李旭輝還為皮皮準備了他最愛吃的奶油蛋糕,皮皮非常開心。

    至記者發稿時,順義法院傳來最新消息,被執行人法定代表人陳榮海又向法院賬戶打了55萬元執行案款。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