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故事:漲輩分

    丁小力老家是響水村的,前兩年,他在城裡遇到了好運氣,一下子發起來了。這人一發起來,不但說起話來底氣足,還老想着找個事兒給自己長長臉。這不,一連幾天,他老是在琢磨着一件事。

    到底是啥事呢?原來丁小力在村裡輩分低,小時候沒少挨那些長輩的教訓,為此他一直耿耿於懷。他就琢磨着怎麼能把自己的輩分給漲上去。

    丁小力知道漲輩分這事兒不比其他,可謂是困難重重,但他這幾年就抱着一個觀點:世上沒有錢擺不平的事,只要肯花錢,輩分一定能漲上去!

    這天丁小力得了閒,就開車回了趟老家。車子停在村主任丁奎家門口,還沒等丁小力從車裡下來,丁主任就一臉笑容地迎了出來:「丁老闆,這咋想起來榮歸故里了?屋裡請。」

    兩個人來到客廳,坐下後閒聊了一會兒,丁小力話鋒一轉,說:「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可有一事相求。」

    丁主任把胸脯拍得山響:「說吧,別的地兒我管不了,在咱響水村,還真沒有我辦不到的事兒。」

    丁小力一笑,說:「這我知道。別的地兒有事我也不找你啊,還真是咱響水村的事,只要你點頭,事就好辦。」

    聽到這話,丁主任把手一揮:「說吧,啥事我都給你辦!」

    丁小力說:「我的輩分在村裡太低了,見着人就稱爺,我想給自己漲兩輩。」

    丁主任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瞪大眼睛問:「你說啥?」

    丁小力一字一頓地說:「我想給自己漲輩分。」

    這下丁主任才確信自己沒有聽錯,剛才還挺直的身子一下子塌了下去,他乾笑兩聲說:「這事兒……真不好辦……」

    丁小力見狀,拉開手邊的提包,從裡面拽出一沓錢,「啪」地放到桌子上,說:「這是一萬塊錢,只要你能辦下這事,錢立馬歸你!」

    丁主任的眼睛直了,馬上就把話拉了回來:「這事兒,我敢保證村委會沒人反對,可就怕那幾個長輩不同意……」

    丁小力又從包里拽出一沓錢,放到桌子上,說:「這事兒我就交給你了,你用啥法子我不管,只要能讓他們同意,花多少錢直接找我要!」

    一聽這話,丁主任笑了,說:「現在人最想啥?還不是錢?放心,兩天之內,我把事擺平,你就等着改家譜、漲輩分吧。」

    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丁小力前腳剛走,丁主任就去找村裡那幾位長輩。他多了個心眼,沒有把人一下子召集到家裡來,而是親自到他們家裡去,各個擊破。在他的軟硬兼施下,大家都鬆了口,最後只剩下族裡輩分最高的六爺家裡還沒去。

    對這位六爺,丁主任心裡可沒底。六爺不比那幾個長輩,他早年做過老師,德高望重,脾氣還倔,讓人望而生畏,丁主任之所以把他放到最後,就是怕一到他那兒先受了阻。

    這天,丁主任吃過早飯,就去了六爺家。見着六爺後,還沒等丁主任說話,六爺就笑呵呵地說:「你是不是為丁小力那小子漲輩分的事兒來找我?」

    丁主任賠着小心說:「六爺,您老知道了?」

    六爺依舊笑着說:「這事兒由你村主任親自出馬張羅,傳得能不快嗎?不過你別擔心,我不反對。」

    這話着實出乎丁主任的意料之外,他原以為自己只要一說,挨一頓斥責是難免的,沒想到事情竟這麼順利,可還沒有等他說話,六爺又說:「不過我有個條件。」

    丁主任趕緊說:「六爺您說。」

    六爺說:「咱的家譜這麼多年也沒續了,湊着這機會,一來給丁小力漲輩分,二來重新修訂一下家譜,不過花費得由丁小力出。」

    丁主任一聽就這個要求,非常痛快地說:「這好說,一會兒我就給他打電話,保准沒問題。」

    丁小力接到丁主任的電話,當場就同意了,不但修訂家譜的花費全都由他出,而且給每個參與人員開工資。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六爺自然是修訂家譜的主導者,他組建起了修訂家譜委員會,迅速做起了準備工作。

    終於,家譜要正式重新修訂了。這天,丁小力由丁主任陪着來到了委員會,六爺一見到他,就指着一張紙說:「你來得正好,我們正準備把你寫到我這一輩上,你看漲到這輩咋樣?」

    丁小力連連點頭,說:「好!」

    六爺嘿嘿一笑說:「村裡的老少爺們都在這兒,我有句話得講在當面。你不是說想給自己漲輩分嗎?丁主任沒意見,其他人也沒意見,我一個糟老頭子更是沒意見,不過漲輩分的可僅限於你,你爹、你爺爺可不包括在內。」

    聽到這話,眾人都哄然大笑起來。丁小力的臉當時就綠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部分內容來源於網絡,謹作為試讀鑑賞之用,五天內將自行刪除。

    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立即刪除,謝謝!

    歡迎關注我,每天都有精彩故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