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鎮魂番外之居飛五要生了

    居飛五大着肚子來找祝紅。

    自從她懷孕之後,大部分時間躺在床上,整個人都胖了好幾圈。

    祝紅來到居飛五相約的地點,等了一會,四叔便攙着居飛五來了。

    祝紅感覺冷冷的狗糧在臉上胡亂的拍。

    「哎喲,四叔,你還怕我吃了四嬸不成,還親自護送四嬸啊?」

    「小孩子懂什麼。」

    「是是是,我不懂,行了吧。」

    「哎呀,你快回去吧,你會打擾到我和啊紅的。」居飛五一點也不想和四叔逛街,無趣。

    「行吧,那你早點回來,注意安全。阿紅,照顧一下你四嬸。」

    「行啦,您就快走吧。」

    四叔交代了一下,走了。居飛五和祝紅兩個人愉快的走在逛街的路上。

    其實四叔是很擔心的,飛五懷着孩子,蛇醫們都說孩子可能活不下來,他又不敢告訴飛五。

    一條蛇和一隻狐狸,就不能有善果嗎?

    難道只能找他嗎????

    祝紅帶着居飛五東逛西逛,買了很多東西,兩個人手裡都提滿了戰利品。

    「阿紅啊,每次都只是買東西,我都膩了,這龍城還有沒有別的好玩地方啊?」

    「別的好玩地方?」這倒是有一個,就是不太近。

    「有嗎?」

    「有是有,就是有點遠。」

    「在哪?」

    「在鬼市附近。」

    「我還沒去過鬼市耶,我們去瞧瞧吧」

    「那我們先把東西放回特調處。」

    「好」

    祝紅和居飛五先把東西放回了特調處,然後坐車來到鬼市附近的小鎮,步行過去。

    越近鬼市,那個死氣就越重。

    祝紅有點後悔帶居飛五來了。

    「四嬸,要麼咱們先回去吧......」

    「為什麼?還沒到呢。」

    「你懷着孩子,我怕影響到你的身體。」

    「不會的,我健康着呢。」

    .....................................................................................

    鎮魂番外之居飛五要生了

    祝紅帶着居飛五來到一座屋子面前,祝紅敲了三下門,門邊自己開了。

    裡面全都是一些古董,還有一些兵器盔甲。

    她上次和趙雲瀾來鬼市的時候無意發現這個地方的,由於上次走得急,只是匆匆看了一眼,現在走進來看,裡面全都是寶貝啊。

    居飛五看到了一個血紅色的手鐲,伸手想摸。可那個手鐲泛起紅色的光,一下就不見了。

    居飛五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自然不會被嚇到,只是感到奇怪罷了。

    祝紅一直在看,到處看,這全都是寶貝啊。

    她的眼睛裡直看着那些古董,完全沒有注意到前面有個人。

    然後不小心撞上去了,然後她沒站穩摔倒了。

    居飛五聽到聲音,便走過來了,無奈,因為有身子的緣故,她又不能扶起祝紅。最後還是祝紅自己爬起來了。

    祝紅看着眼前被她撞到的男人,劍眉星目,唇紅齒白,是一幅極好的皮囊。

    祝紅看着眼前的好看的男人,不禁調戲了起來。

    「喲,真是不好意思啊,不小心撞到你了。」祝紅一邊說,一邊拋媚眼。

    「無妨。」

    「你真好看~」祝紅上手勾了一下男人的下巴,輕輕一笑。

    「放肆。」

    「喲,生氣啦,開個玩笑而已嘛。」祝紅已經好久沒看見這麼好看的男人了,生活在特調處的氛圍里,她都感覺她都快彎了。

    「兩位,這裡沒有合適你們的東西。」

    祝紅一聽,就知道這是這裡的主人,而且還很不歡迎她們。

    既然這樣,那就告辭!

    「哦,這樣啊,那我們就先走了,有緣再見~」祝紅拉着居飛五便走出來了。

    ......................................................................................

    祝紅和居飛五才走出鬼市,居飛五的肚子便疼了起來。

    「阿紅~阿紅,我可能要生了,怎麼辦?」居飛五一手攙着祝紅,一手捂住肚子,就一瞬間,居飛五已是滿頭大汗。

    怎麼辦?怎麼辦?這裡沒地方生啊~對了,趙雲瀾。

    「四嬸,你忍忍,我這就幫你。。」

    祝紅打了趙雲瀾的電話,跟趙雲瀾說清楚,希望沈巍可以吧她四嬸送回蛇族生產。

    趙雲瀾聽到,第一時間就告訴了沈巍,沈巍很快就到了鬼市那邊,把居飛五和祝紅送回蛇族了。

    「沈教授,大恩不言謝,將來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儘管跟我說。」祝紅說。

    「嗯。我先回去了。」

    沈巍回去了。

    祝紅把居飛五安頓在床上,並且通知了蛇醫和產婆,還有她四叔。

    四叔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慌了,不就是去玩了一天嗎?怎麼回來就生了?

    不管怎樣,四叔和祝紅還是在門外等待消息。

    四叔一次又一次的想進去,可是居飛五就是不給。

    四叔聽着裡面居飛五一陣一陣的慘叫,一盆一盆往外送出的血水,心裡別提多自責了。

    如果從開始就把孩子拿掉,她就不會受苦了。

    (PS:別說剖腹產,情況特殊,只能順產,哈哈哈。)

    「族長,情況不妙啊。」有一個產婆走出來跟四叔說。

    「怎麼個情況不妙?她要是有事,你們也別想好過。」

    那個產婆聽到這句話,一個撲通就跪下了。

    「族長饒命啊,夫人與您,本就很難有孩子,這個,您不是一早就知道嗎。」

    「孩子不重要。」

    ............................................................................

    祝紅看着四叔着急的樣子,又聽見四嬸在裡面慘叫的聲音,她實在忍不了了,對着四叔跪了下來。

    「四叔,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四叔看着跪着的祝紅,哎「不怪你,這本來就不是你的錯。」

    「四叔,是因為我帶了四嬸去了鬼市,出來後四嬸才肚子疼的。」

    四叔一聽,差點暈了過去,糊塗,簡直就是糊塗。

    「祝紅,你們不要命了?」四叔被氣糊塗了,那地方,陰氣極重,兩個修行修到一半的人居然敢去那裡玩,真是不要命了。

    「四叔,你要打要殺,我都可以的,」

    「等飛五無恙,你等着我怎麼收拾你。」

    四叔,說完這句話便走了,祝紅還跪在原地。

    .............................................................................................................................

    「把長老們請出來,開會。」

    蛇族的長老們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蛇族議會廳。

    「思竹啊,什麼事這麼急着把我們叫過來?」

    「長老們,叔叔伯伯們,我的妻子,現在,瀕臨死亡,我想請回老祖宗。」

    老祖宗?

    「請你們同意。」

    蛇族的長老們聽到這個,還是有點詫異的,他們圍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最後,一位稍微年長的長老說。

    「我們同意。只不過,老祖宗在哪裡,我們並不知道啊,思竹,你要怎麼辦?」

    「用我七寸下的鱗片,找老祖宗。」

    「糊塗,七寸鱗片何其重要!你可知後果?」

    「會死。」

    「那你還要做這樣的傻事嗎?何況,老祖宗不一定會幫你啊。」

    「大伯,為了她,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你和阿紅的父親,真是一個模子裡個出來的,都是痴情到愚蠢。」

    「我們管不了你了,你自己注意點吧。」

    .................................................................................................................................

    最後,四叔還是取下了自己七寸下的鱗,歷代族長的七寸鱗,都可以尋到老祖宗所在之處,可是這個老祖宗,很難找。

    四叔來到產房門口,看着祝紅還在跪着。

    「起來吧,我出去一趟,你照顧好你四嬸,她要是醒了問我去哪了,你就說我暈過去了。」

    「好。」

    四叔交代完事情,便離開了蛇族。

    看着鱗片所顯示的地方,四叔都找過了,一點老祖宗的痕跡都沒有。

    找了三天,四叔來到最後一個地方,打開門,終於看到了尋找已久的老祖宗。

    「何事?」

    四叔第一次看到口中的老祖宗,不知該怎麼稱呼,畢竟,祖宗的樣貌,很年輕。

    「在下祝思竹,請求長老救救我的妻子。」說完,便準備跪下,而那個老祖宗卻先一步送四叔坐到了凳子上。

    「救你妻子?你可知我是誰?我從來都是殺人的。」

    四叔當然知道,這位老祖宗的故事,只有他和長老們知道,只有歷代族長和長老們知道。可這也是沒辦法了。

    「只要能救他,長老即使殺了我,也是無所謂的。」

    「你倒是痴情。」

    救人?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就當做好事,洗刷自己做的孽吧。

    「那長老的意思是?」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

    四叔帶着老祖宗回到了蛇族,又來到產房前,居飛五這三天,暈過去了十幾次,一直在出血,孩子卻還是沒看見,四叔不在,祝紅干着急,居飛五在裡面受盡了苦頭。

    「長老,我的妻子,還有救嗎?」

    「自然。」

    老祖宗揮了揮長袍,泛着紅色光圈,類似結界的東西套住了整個房間。

    一會兒,老祖宗把「結界」收了回來,手裡多了一顆類似蛇膽的東西。

    「拿進去給她吃了,生完之後好好休息,」隨後拿出一顆藥丸給四叔「這個你吃。」

    「多謝老祖宗。」

    老祖宗給完,便準備走了,可產房外邊,圍着蛇族的長老,老祖宗一走出來,他們全都跪下了。

    「請老祖宗留下。」

    「.......」

    「請老祖宗留下。」

    「.......」

    「請老祖宗留下。」

    祝紅剛剛一直低着頭沒敢看,又聽到外面這麼大聲音,便走出去看看是什麼情況。

    好嘛,那群老頭全都跪下求老祖宗留下,真滑稽。

    祝紅掃了一眼老祖宗,覺得很是臉熟,那老祖宗,不是前些日子看見的古董店老闆嗎?

    怎麼成為他們的祖宗了?

    ........................................................................................

    居飛五吃了老祖宗給的蛇膽,順利的產下了九個小娃娃,命也保住了,孩子也保住了。

    四叔一進去就趕緊握住飛五的手,居飛五太累了,已經昏睡過去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

    老祖宗還是留了下來,沒有原因,既然能回家,幹嘛不回呢?

    開玩笑。

    鎮魂番外之居飛五要生了

    (如有錯字錯詞請多多擔待。)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