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體育 / 正文

    「C羅效應」能使尤文圖斯變成最賺錢的俱樂部嗎?


    「C羅效應」能使尤文圖斯變成最賺錢的俱樂部嗎?



    比賽還剩下15分鐘,足球被傳至禁區,C羅正等候在那裡。這個夏天以1億歐元加盟的巨星,正等待着他身披尤文圖斯戰袍後的首粒進球。然而,在尤文主場的首秀,他錯失了這一機會。

    都靈的安聯球場,湧進了4萬名球迷。尤文圖斯主席阿涅利身處其中,他起立為C羅送上掌聲。他就是那個在總金額1億歐元的支票上簽字的男人。

    「簽約運動員時,將其商業價值與運動價值放在一起評估和考量,在尤文圖斯歷史上尚屬首次。在考慮簽下C羅時,我們從成本到收益都進行了全面評估。無論是球場內,還是球場外,這筆交易都值得。」阿涅利說。

    球場內,尤文圖斯並不需要C羅幫他們在意甲揚名。尤文圖斯是意甲最成功的俱樂部,剛剛完成了七連冠的偉業。但是,最近幾年,尤文圖斯在冠軍聯賽中始終未能抵達歐洲之巔。之前四年,他們兩次在歐冠決賽中折戟沉沙。相反,C羅卻隨皇馬一起實現了歐冠三連冠的霸業。

    球場外,尤文圖斯相信C羅具有無與倫比的商業潛質,其管理層甚至將之描述為「羅納爾多效應」。

    「老婦人」計劃徹底顛覆已經流行了數十年的商業模式。在足球世界,豪門俱樂部因為球迷眾多,從而可以獲取更高轉播權收益,以及吸引更多贊助商。在尤文圖斯的新商業模型中,C羅在全球的名人效應將為他們帶來更多的球迷和贊助商,從而推高轉播權收益。

    與C羅簽約不久,尤文圖斯的豪賭就已經獲得了回報。在與C羅秘密談判階段,尤文圖斯就將新賽季季票的平均價格提高了30%。目前季票已經銷售了29300套。

    在尤文圖斯的比賽日,球場內的官方商店大力促銷C羅的球衣。C羅球衣的售價為154.95歐元。在全歐洲,這也是賣得最貴的球衣之一。C羅在尤文圖斯的主場首秀,無數球迷從全世界各地飛來,而電視台則花費數天時間追蹤報道C羅在都靈的一舉一動。

    投資人似乎認可「羅納爾多效應」能為尤文圖斯的價值帶來指數級提升。尤文圖斯俱樂部的股價已經翻了一番,市場飆升至15億歐元。

    「C羅所帶來的星雲效應,很難發生在其他運動員身上。在贊助商的理念中,某些人會存在超越理性的一面。換言之,擁有C羅能夠幫助尤文圖斯提升至其從未抵達過的高度。如果一切順利,尤文圖斯能從這筆投資中獲取不菲收益。」數字市場營銷公司Two Circles的聯合創始人Gareth Balch如此分析。

    阿涅利相信C羅能夠成為俱樂部實現更宏大野心的催化劑。這個野心就是成為全世界最頂級的俱樂部,贏得更多、更重要的錦標,並且收入冠絕全球。「我們的計劃是一步一步來,最後一步就是成為真正的NO.1。」阿涅利說。

    目前,尤文圖斯在收入方面落後於幾家歐洲俱樂部。曼聯、皇馬、巴塞羅那和拜仁這四巨頭,每年的收入比尤文圖斯多1.5億到2億歐元。其它幾家背靠大財閥的俱樂部,比如曼城、巴黎聖日耳曼和切爾西收入也比尤文圖斯高。


    「C羅效應」能使尤文圖斯變成最賺錢的俱樂部嗎?



    尤文相信,C羅能夠幫助它們在財政方面攀向新的高度,豪賭身穿黑白間條衫的葡萄牙人可以為它們吸引更多贊助商。阿涅利指出,在這方面它們有先例可循。皇馬曾經的「銀河戰艦計劃」招攬貝克漢姆等極具商業價值的巨星,大巴黎耗資2.22億歐元攬下內馬爾,都是出於這一目的。



    不過,這個策略並非毫無風險。C羅已經33歲了,正在步入職業生涯的暮年。他狀態的下滑,或者突如其來的傷病,都有可能摧毀尤文圖斯的願景。一些質疑者認為,俱樂部的短期需求不應該與長遠的商業規劃混為一談。

    「以拜仁慕尼黑,如果買球員的話,一定是從競技的角度出發,而不會是從商業價值的角度來考慮問題。當然,C羅可以成為品牌的大使。但是,或許5年之後,他就退役了。與我們而言,最重要的是俱樂部,而非球員。」拜仁慕尼黑國際化戰略執行董事成員瓦克爾並不認可尤文圖斯的商業邏輯。

    為了簽下C羅,尤文圖斯支付給皇馬1億歐元轉會費,還將支付曾經培養過C羅的俱樂部500萬歐元。而C羅的經紀人門德斯大約會收到1200萬歐元的經紀費。C羅與尤文圖斯簽了四年合同。根據媒體的報道,他稅後年薪超過5000萬歐元(註:媒體普遍報道C羅年薪在3000萬歐元以上)。尤文圖斯同時獲得了C羅的肖像權,可以將之用於宣傳活動和贊助商招募。

    知名會計師事務所畢馬威評估認為,尤文圖斯為C羅付出的代價是3.4億歐元(包括轉會費和薪水),平均每年8500萬歐元。

    為了滿足財政公平競爭法則,尤文圖斯不得不賣出了一些薪水比較高的球員。即便如此,C羅的轉會費將會計入本財年的支出,預計將會致使尤文圖斯第二年陷入虧損。

    截止2018年6月30日,尤文圖斯在2017-18財年,收入為5.05億歐元,虧損則達到了1920萬歐元。之前的財年,尤文圖斯的收入為5.63億歐元,而利潤達到4260萬歐元。

    即便如此,尤文的管理層相信C羅的轉會能夠讓它們克服最大的商業困境——身處意甲之中。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意甲是公認的世界第一聯賽。但那是老黃曆了,意甲已經被超越了。


    「C羅效應」能使尤文圖斯變成最賺錢的俱樂部嗎?



    根據另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德勤的報告,英超單賽季轉播權收入達到33億歐元,西甲電視轉播權收入也能達到20億歐元,而意甲的轉播權收入則是14億歐元。

    尤文圖斯正在賭C羅在全球的知名度能夠幫助到意甲。不過,鑒於意甲2020-21賽季之前的轉播權已經被售賣出去,用戶的上升很難帶來立竿見影的效果。

    「我們必須面對現實。即便是一些英超中下游的球隊,也能應付得起支付給C羅的費用。這與英超中下游俱樂部的經營策略並無瓜葛,完全歸功於英超在全球範圍內的統治力。」密歇根大學的體育產業研究者西曼斯基說。

    尤文圖斯需要在歐冠賽場大有作為,這尤為重要。下周三,尤文圖斯將從客戰瓦倫西亞開啟本賽季歐冠征程。之前的五個賽季,尤文圖斯都殺進了淘汰賽。贏下歐冠冠軍將為俱樂部帶來1.3億歐元的收入,包括轉播權分成以及贏球獎金。


    「C羅效應」能使尤文圖斯變成最賺錢的俱樂部嗎?



    與同行們的觀點一致,阿涅利希望歐冠獎金能夠重新分配,以保證豪門有更多的收入。

    但是,C羅的加盟並不能保證尤文圖斯可以捧起歐冠獎盃。「歐冠是非常困難且難以預測的一個賽事。擁有了C羅,我們有更大的可能贏下錦標。但是,即便是俱樂部管理層也接受一個事實:C羅的到來不能保證我們在球場上一定會取得成功。」尤文圖斯主教練阿萊格里說。

    尤文圖斯真正的如意算盤是C羅能夠提升俱樂部贊助商合同的金額。在這方面,根據尼爾森的報告,足球贊助市場總價值為110億歐元,年增長率為2%,包括尤文圖斯在內的十大豪門俱樂部年增長率為12%。

    這些錢主要來自裝備贊助商和球衣贊助商。以尤文圖斯為例,他們主要贊助商是德國品牌阿迪達斯和JEEP汽車。值得一提的是,阿涅利家族占有菲亞特集團30%的股份,後者是JEEP品牌的擁有者。

    根據德勤提供的報告,這一協議每年為尤文圖斯帶來4000萬歐元的收入。而曼聯的兩家贊助商阿迪達斯和雪佛蘭每年為紅魔帶來1.56億歐元的贊助收入。

    C羅有可能彌補這一差距。雖然沒有提供具體數字,不過尤文圖斯承認它們新賽季球衣銷售有望創歷史紀錄。這些銷售能夠帶來的收入占比雖不高,但讓它們有機會在下一次贊助談判中占據主動。

    「球衣的銷售數量和商業價值之間有着非常強而且清晰的關聯關係。」尤文圖斯全球合作事務負責人里齊如此強調。

    知情人透露,尤文圖斯目前正在與阿迪達斯討論延長合同的事宜,條件也有所改善。接下來,它們也希望與JEEP展開類似談判。

    C羅也為尤文圖斯帶來了不同類型的球星屬性。在社交媒體上,他是最活躍的明星,推特、Facebook和Instagram的粉絲總數達到了3.3億。七月份,C羅加盟尤文圖斯的消息甫一功夫,「老婦人」在很短時間內就新增了1000萬社交媒體關注者。

    里齊認為,這有助於向贊助商證明尤文圖斯正越來越受歡迎。他們正在與包括來自中國和東南亞的六家企業商談地區級贊助商的事宜。其他一些跨國公司也急切盼望着開啟談判。

    不過,作為體育產業研究者,西曼斯基認為尤文圖斯將會被意甲拖後腿。在全球範圍內,意甲的曝光率並不高。

    「與其他途徑比起來,電視轉播才能帶來更多贊助商。我能理解尤文圖斯,它們希望以一己之力振興意甲。當然,它們也別無他法,這也可能是最好的選擇。但是沒有意大利足球的全面復興,它們會成功嗎?我認為這很棘手。」西曼斯基說。

    對於尤文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它們可能成為全球化的俱樂部。阿涅利深信C羅能幫他們實現這一目標。但是,一旦C羅退役了,尤文圖斯的老闆就需要找到能夠吸引下一代年輕人的足球天才。

    「我們必須有能力抓住下一個C羅,而且是在他25歲的時候。」阿涅利說。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