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清華教授:2018、2019、2020 是最艱難的三年,但不必過度緊張

    清華教授:2018、2019、2020 是最艱難的三年,但不必過度緊張

    「如果10年前打貿易戰,我們當場就會趴下。」

    9月7日,在廣澤集團運營戰略發布會暨兩岸青年創新中心落地天津的活動上,著名經濟學家、清華大學教授魏傑發表題為《關於中國當前熱點經濟問題的解讀》的主旨演講,對中美貿易戰與國內金融風險兩大問題進行了權威解讀。

    以下是演講精編:

    魏傑:中美貿易戰是大家現在非常關注,也是影響我們目前經濟的重要問題。對貿易戰的關注,主要集中在兩個問題:

    問題一:這次中美貿易戰,對我們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實際上,如果從經濟本身來講,影響並不是太大。如果10年前打貿易戰的話,我們當場就會趴下,我們沒有力量來打。因為10年前,我們國家發展戰略是出口導向型經濟增長方式。2007年,我們對出口的依存度接近70%。

    但是後來發生一件事,就是2008年的美國經濟危機。美國經濟危機對中國既是好事也是壞事,實際上對中國一個重要的影響就是我們終於發現,像我們國家這麼大的經濟主體,依靠出口來增長,顯然是不夠的。

    2008年經濟危機之後,中國調整戰略,從出口導向型轉向內需拉動型,整整調整10年。2017年底,我們對出口的依賴度已經從70%降到了10%左右。去年我們GDP總量是82萬億,出口的貢獻是8萬億左右,這8萬億左右裡邊美國貢獻了1/3。

    所以,如果貿易戰打到底的話,我們對美國一分錢都不出口,對我們增長的影響為0.2-0.5的百分點,最大影響到0.5。0.5我們還承受得起,假定今年增長幅度6.5%的話,最多降到6%。

    中國為什麼一再講,對貿易戰我們有底氣、有信心,原因就在於我們的戰略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動。從10年前的出口導向型已經轉向了內需拉動型。所以,特朗普老罵他們前任總統是豬,就是你們太笨了,應該10年前對中國對手,現在動已經晚了,一動手,(中國)就反擊你。

    雖然貿易戰就經濟影響本身來講不是太大,但是情緒影響非常大。

    大家看,只要美國一加關稅,第二天中國股市一定大跌。股民老問我: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們?我們又沒對美國出口什麼,原因就是情緒影響太大。股市是最受情緒影響的事。而且已經影響中美雙方的情緒了,你現在去美國,跟10年前就不是一個感覺。最近美國朋友來北京,我請他們吃飯,最後相互拍桌子,不歡而散,情緒影響非常大。

    情緒一旦影響嚴重,我估計會傳染到別的領域,那就不僅是貿易戰的領域,可能會影響別的地方。

    現在人們有一點擔心經濟的問題,實際上最近我專門跑了一圈(調研)發現,我們國家對美國出口的企業的反應,遠遠比我們社會反應要淡定多了。他們感覺不是太大的問題,但是整個社會的情緒影響非常大。

    我們心裡要有一個底,實際影響不是有人想象的那麼大,現在主要是情緒影響比較大。經濟影響輻射到社會各個方面,這個恰恰是我們要關注的問題。

    問題二:中國下一步怎麼打貿易戰?

    最近美國已經正式宣布要啟動對中國另外2000億(出口)美國的產品加25%關稅,但中方已經講:你們要打,我們就反擊。問題是美國現在對我們出口1300億美金,已經打了600億(註:8月3日,商務部公告稱對原產於美國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就剩下700億。

    而700億有一些是不能打的。比如手機觸摸屏玻璃板,中國是最大的生產商。像湖南有一個企業,生產量非常大,我到這個企業調研,他們告訴我說,雖然中國是手機屏幕最大的生產國家,但是原材料來自於美國,我們不會生產這個原材料。你想這種產品我們不能加關稅,這樣一來,我們實際上就剩700億美金左右,而美國要對2000億(原產於中國的商品)加關稅,我們反擊它,實際上子彈已經不多了。

    所以,我估計中國要打中美貿易戰的話,戰略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怎麼樣「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估計我們一定會做四件事:

    第一件事:全方位開放

    中國講,走向全方位開放,用全方位開放來抵抗美國貿易戰對我們的影響。全方位開放,就要準備開放三大市場:

    1、開放物質產品市場

    首先是物質產品市場,最近釋放了四個計劃:

    (1)降低市場准入條件,最近國際產品進入中國市場的准入條件大幅度降低了;


    (2)降低關稅,從汽車一直到日用產品。日用產品涉及1000多類,降低關稅的比例是55%。


    (3)海南島成為自貿島,整個島取消關稅;


    (4)在上海成立永久性進口貿易博覽會,廣州是出口貿易博覽會,上海是進口貿易博覽會,11月初將全面啟動。

    這四個信號就告訴整個世界:中國將要全方位開放物質產品市場。物質產品市場一旦開放,一定會產生兩個效果:

    一是刺激國內消費

    國內消費一定會受到很大的刺激,我建議喜歡奢侈品的同志先別着急買,再過幾個月,會很便宜。過去之所以貴的原因是關稅很高,這麼多的奢侈品進入中國,一定會刺激國內的消費。

    二是提高供給水平

    一旦好產品進入中國,中國人學習能力很強,會生產跟他們一樣的產品出來,會提高中國的供給水平,推動整個中國經濟的增長。

    2、開放服務市場

    全方位開放的第二個市場就是服務市場,包括金融、教育、醫療等等。

    從我們正式提出金融開放,海外金融機構在中國銀行、證券、保險基金、期貨的持股比例放寬到51%。而且教育也想全方位開放。今年博鰲論壇的時候,菲律賓總統來參會,在會上講,我看你們急缺幼教老師,新聞報道說幼兒園教師老對孩子扎針,我們菲律賓有12萬英語水平極好的幼兒園老師,而且不扎針,你們要不要?我們當然要。所以菲傭市場的開放不是遙遠的未來,而是很快的事。

    服務的關鍵是人要進來,所以國務院匆匆忙忙成立新的移民局,目的是什麼?就是人要進來。物質產品開放是海關的事,讓人進來是移民局的事,要推動整個服務業的開放。我估計外國的醫生來中國工作,外國的教師到中國來教學都是很快的事。

    3、開放投資市場

    國務院最近修改了外資進入中國的負面清單。所謂的負面清單,就是指「什麼不准干」,過去的負面清單是60多項,這次降到了42項,大量投資將會進入中國。

    所以,全方位開放未來的運作,大致上將開放三大市場:物質產品市場、服務業市場、投資市場。美國在搞孤立主義,我們用全方位開放來應對。

    第二件事:加速推動「一帶一路」倡議

    中央最近召開了「一帶一路」建設5周年的座談會,總書記親自到會場發表重要講話。為什麼?就是要全方位推動「一帶一路」倡議,既然美國不要中國的產品,禁止中國的投資到美國,我們得尋找新的出口、投資目的地,那就是「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包括了三大洲(亞洲、歐洲、非洲)和兩大洋(印度洋、太平洋),沒有包括北美和大西洋,因為我們避開了和美國的直接衝突,要開拓新的產品市場和投資市場。從國家層面來講,要推動「一帶一路」,一定要做好三個服務才行:

    1、金融服務

    為中國企業產品走出去,提供金融服務,所以成立亞投行,為「一帶一路」搞金融服務。

    2、基礎設施建設

    因為中國產品要出去,投資要出去,基礎設施必須配套才行。印度洋瓜達爾港到我們新疆喀什的高速公路明年就會通車。最近我去新疆才知道,新疆現在吃的海鮮不是來自太平洋,而是來自印度洋,就因為這條高速公路打通。

    所以未來企業討論的問題將是供應鏈和基礎設施,誰能建立一個新的供應鏈、維繫供應鏈,誰就是未來。供應鏈的背後是基礎設施所支持,中國加大了「一帶一路」的基礎設施投資,是為中國產品和企業走出去來服務的,這是我們第二個要做的事。

    3、法律服務

    最近我們成立了一個特殊法院,叫「一帶一路」法院,專門為中國產品企業走出去搞法律服務。

    所以我們搞「一帶一路」,這三個方面的服務必須跟上:金融服務;基礎設施建設;法律服務。現在我們大資本用的比較多,未來更需要的是大量的中小資本走出去。去年7月份,我去東歐五國調研就發現,大量活躍着中國中小資本,像物流、便利店、零部件配套這種。今年8月份,我去非洲調研,到了摩洛哥,發現大量的中小資本也已經走出去了。

    五年時間,我們跟「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總額已經超過5萬億美元。大家看到「一帶一路」將為中國未來的發展,提供巨大的支持。我想,未來我們許多服務業要琢磨一下為「一帶一路」服務的問題,產品和資本將大量走向「一帶一路」,既然美國阻止中國產品進入美國,我們加速「一帶一路」戰略合作,將非常有意義。

    第三件事:穩住外匯

    外匯不能出問題,外匯一旦出問題,我們將全盤皆輸。大家看到最近高層明確提出來,我們要穩住外匯,穩住外匯有兩個目標:

    目標一:人民幣不能持續貶值

    最近有人問我,「人民幣不能持續貶值」是什麼意思,多少是持續貶值,多少不是持續貶值?我估計就是不能破7,破7了就是持續貶值,不破7就是沒有持續貶值。雖然沒有任何機構宣布這條指標,但是最近觀察,給大家的概念就是這個意思。

    之前,我們發現人民幣貶值快接近7了,我當時很緊張。結果不到兩個小時,反彈回來,我知道央媽動手了。從最近的一系列舉動來看,很明顯就是不能破7。

    目標二:外匯儲備量不能持續減少

    外匯儲備量不能持續減少有一個指標,就是不能少於3萬億美金。

    只要外匯能穩住,那麼中美貿易戰對我們的損害不會太大。怎麼穩住外匯呢?我想,不外乎有三個辦法:

    辦法一:外匯改革

    外匯改革中,我們已經承諾放開的,會繼續放開。比如出國求學,生活費、學費沒問題,包括未來我們搞的一些對自貿區企業的外匯上的便利,也沒有問題。

    但是對個人來講,海外不動產、海外證券、海外投資類保險等三項海外投資,基本上叫停了。不僅叫停了,而且會進一步收緊。

    現在海外刷銀行卡,單筆消費超過1000元人民幣連續21天,就要立案調查了。查一下,你是正常消費還是轉移資金。再者,過去海外提現沒有限制,最近正式宣布,一個人一年的海外提現數量上限就是10萬人民幣。前一個月又宣布了一件事,就是把遠期外匯交易的風險準備金率從0提高到20%,銀行要賣100美金的話,它的20%要交給中央銀行,作為風險準備基金。

    辦法二:海外併購監管

    對技術類的海外併購進行支持沒問題,像海外收購的芯片製造企業、半導體企業等等,要多少外匯給多少外匯。但是非技術類全面叫停了,像海外買酒店、海外買足球俱樂部、海外買影院等等,不僅叫停了,買了這些東西的企業,外匯怎麼倒騰出去,現在怎麼倒騰回來。

    如果倒騰不回來,咱們走着瞧。走着瞧這三個字很可怕,最近好多在海外買酒店、影院的企業都在不斷地賣資產,把外匯倒騰回來。

    辦法三:「一帶一路」投資

    「一帶一路」投資,主要是用人民幣投資,不再動用外匯儲備了,因為要穩住外匯。

    海外用人民幣投資,實際是所謂的一箭三雕:一是能夠穩住外匯儲備,不會消耗外匯;二是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三是刺激國內經濟,因為原材料在國內。

    總體來講,穩住外匯的基本辦法就這三條,外匯基本屬於收緊狀態。

    第四件事:保持國內經濟穩定

    我們打中美貿易戰要做的第四件事,就是保持國內經濟的穩定。怎麼來保持穩定?有兩件事現在要很快地出台:

    1、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

    大家都知道,今年我們一件重要的事是防範金融風險,而防範金融風險導致貨幣政策的作用受到限制。但是財政政策還有餘力,所以要加大財政政策的力度。現在很明確提出來,財政政策一定要做到兩件事:

    (1)減稅費

    大家注意,減稅費一定要落實到今年。年初的時候,國務院定了今年減稅費1.3萬億,未來一定要落實這個數字。同時最近還可能出台一些新的政策,技術創新投資可以減免稅收。

    最近有一件事,員工的社保要由稅務局來收。這一來,可能會加大許多企業的負擔,尤其是中小企業。所以,最近(管理層)在緊急討論關於減低社保繳納的問題。因為如果繼續增漲稅費的話,中小企業壓力會很大的。所以,要進一步減少稅費,我估算了一下,今年差不多會減稅1.5萬億。

    (2)加大財政投資

    財政投資未來不能搞金融性投資,主要是基礎設施組織。年初國務院定下來,今年基礎設施投資有1.3萬億,由募集社會資本完成,就是以發債券方式完成。雖然現在有債務違約問題,但是國家所定的債權還必須加速推動。募集資金差不多達到1.5萬億。

    最近所講的3萬億投資就是指:稅費減1.5萬億 + 基礎設施投資1.5萬億。

    最終幹嘛呢?刺激經濟。所以財政政策,未來幾年將會更加積極,明年就不用說了。

    2、加快經濟結構調整

    中國必須要加大對新興產業的支持力度,到現在已經定下來,中國未來二十年內增長的主要產業有三個:

    (1)戰略性新興產業

    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工程、信息技術、移動互聯網、節能環保、新能源汽車、人工智能、高端裝備製造,這8個戰略新興產業要加快推進。國家將加大投資力度,也更加釋放市場的作用,來推動它。

    市場的推動力量和國家投資力量要加速推進,尤其是在對待民營企業的創新上這方面要加大支持。比如最近人工智能方面有一個重要突破,醫療影像把你的五臟六腑照得清清楚楚,看病不一定見大夫,傳過去就行了。

    大家注意,在這8個要點上,國家已經不分民營企業還有國有企業,做得好的都會獲得國家投資支持,加速推進產業的發展。

    (2)服務業

    服務業必須加速推動,包括消費服務業、商務服務業、生產服務業、精神服務業。服務業未來為中國的這種貢獻非常大,去年我們第一次出現消費的貢獻超過了投資,為什麼?因為服務業發展很快。我估計稅費減免上,服務業一定會有新的優惠政策。

    (3)現代製造業

    現代製造業將是未來對中國貢獻非常大的產業,目前已經明確了5個發展重點:

    1)飛機製造與航天器製造

    2)鐵裝備製造

    3)核電裝備製造

    4)特高壓輸電裝置

    5)現代船舶和現代海洋裝備製造

    上次一個研討會上,有民營企業家問:魏老師,好像沒有我們的事。我說:你錯了,給你提供了巨大的機會,為什麼呢?未來企業不是去直接生產這5個領域的產品,分工協作是未來社會的主流,這個產品是誰生產的,說不清楚。

    你想,大飛機有600多萬個零部件,涉及近百個行業、眾多的中小企業,上海有家生產大飛機的集團,只干一件事——設計和組裝,所有零部件都是招標採購,誰搞得好就買誰的,600多萬個零部件,你還不搞一個過來?

    所有民營企業只要有生產能力就行,不在於生產什麼,關鍵是你生產能力怎麼樣。從傳統產品生產到分工協作,是個巨大變革,未來大家請注意,中國民營企業必須改變商業模式,有技術分工體系才行。

    所以,中國一定會儘快調整結構,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服務業、現代製造這三大產業的快速發展,讓中國目前整個的經濟獲得新的支持動能。

    這五個要點一旦起來,給我們每年提供GDP總量應該在30萬億以上。最近我看一個報告,戰略性新興產業40萬億以上,服務業36萬億以上,現代製造業30萬億以上。我們之所以預計到2030年中國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主體的原因不是對現有產業的統計,是對未來產業的統計。

    總結起來,中國打貿易戰一定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估計最少要做這四件事:

    (1)全方位開放,力度一定會加大


    (2)「一帶一路」倡議必須加速推進


    (3)一定穩住外匯,外匯不能出事


    (4)國內經濟保持一定的刺激、增長

    中美貿易戰問題確實有影響,但是建議大家不要把它看得太重,雖然外匯受到一定影響,也不要過度恐慌,我們還是有自身的設計和做法的,大家不必緊張。

    以上就是關於中國經濟,目前大家最關注的一個問題,中美貿易戰。第二個大問題是內部的問題,今年我們有三大戰役:防範金融風險;扶貧;環境保護。

    對經濟本身影響最大的一件事就是金融風險,年初的時候,我們關於防範金融風險提出來幾條對策:

    1、去槓桿

    去年GDP總量是82萬億,乘以250%就是我們整個社會的負債,差不多210萬億。這個負債確實太高了,遠遠超過國際紅色警戒線,有人推算過,槓桿率超過GDP總量270%,將會引爆一場金融風險,導致中國經濟最少倒退5年-10年。

    所以,中央決定要去槓桿,就是防止債務危機導致金融危機。年初定下來,現在搞了半年了。7月31號,國務院開了一個會議,對於去槓桿政策有所調整:

    (1)控制好去槓桿力度

    過度去槓桿可能會引發整個經濟運轉出問題,或者說缺錢了,都沒有錢了。為什麼?在金融為主的國家,一旦去槓桿力度太大的話,整個社會可能撐破了甚至崩盤。所以才強調,要控制好力度。

    最近有人問我,這句話是啥意思?

    我判斷,這次去槓桿,不是要一下達到目標,而要通過一個過程達到。比如說三年內,2018、2019、2020三年時間慢慢把槓桿率從250%降到200%。

    我算了一下,如果槓桿率從250%降到200%的話,就是40萬億人民幣,一年是13萬億左右。13萬億的負債去掉,我覺得社會承受能力還是可以的,這樣力度就比較好一點。如果太厲害的話,可能會導致我們整個社會資金非常短缺,可能會出問題。上半年太猛了,後半年資金緊張情況一定會得以緩解。

    (2)結構性去槓桿

    所謂結構性去槓桿,就是誰的負債太高,就先解決誰的問題。現在看,結構去槓桿的重點是兩個:

    一是國有企業

    民營企業已經不是重點了,國有企業是重點。所以說,後半年我們對國有企業改革有兩句話,一個叫確定主業,一個叫混合經濟。

    確定主業意味着,非主業資產要用來還債。所以民營企業注意,未來一段時間,好多資產會很便宜的,因為國有企業要還債,非主業的資產必須賣掉。

    另外一個混合經濟,希望民營企業能夠介入其中,降低國有企業的負債率。民營企業進來,等於把分母做大,負債率就降下來了。

    這兩條是為了解決國有企業負債太高,推出來的改革措施,對民營企業將是一次重要的機遇,明年(效果)可能就會充分顯現出來。

    二是地方潛在債務

    地方潛在債務形成一個主要原因,一個是開發區,一個是所謂的3P(PPP)的項目,這次大家看到,政策出台了,掐斷了所有開發區貸款項目,銀行一律不給開發區貸款。為什麼?因為你到底是企業還是政府得搞清楚,開發區實際是政府,它以企業形式出錢,開發區基本靠貸款扶持,現在下定決心全面掐斷了。

    另外一個3P項目,財政部把1.8萬億剔除了3P項目,不給3P項目貸款,為什麼呢?一定要控制好地方潛在債務的增量。存量怎麼解決,下一步還要討論。但是總體上來看,大家看到已經在開始解決它。

    所以這次去槓桿把民營經濟解脫了,民營企業不是重點,重點是國有企業和地方潛在債務。剛開始我們去槓桿,力度可能太大,不管三七二十一都得去。結果資金比較緊張,損害了經濟的運行。下半年的調整會控制好力度,階段性去槓桿。

    2、治理金融亂象

    因為擔心金融亂象引發金融風險,所以治理金融亂象,而且明確地指出來,這次治理金融亂象的重點是兩種技術,一個是互聯網技術,已經開始在解決了。我們國家差不多有1000個左右的所謂互聯網金融公司,當時批准它們成立時候,它們是一個信息中心。所謂信息中心就是有錢就花,沒有錢的在這個平台上發布信息,然後完成撮合功能。但是後面這些公司變成信用中心,信用中心就是金融機構,但是它們沒有牌照不接受監管,結果出了大量的亂象。

    所以,這次治理正式宣布,你要成為信用中心,第一要有牌照,第二接受監管,要麼你就別做了。

    大家看,好多平台暴雷,這是故意解決這個問題的結果,差不多2000億左右吧,如果不解決,讓它們繼續膨脹,未來可能就會很麻煩。大家注意,平台經濟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好,所以對新技術引發的互聯網金融公司,全面清理。我看了一下,被治理的大部分是民營企業,但是沒辦法,為了防範風險只好這樣做了。當然對老百姓、投資者來講很麻煩,但是總體來講,是要把它治理了。

    另外一個新技術就是區塊鏈,區塊鏈技術引發的比特幣、數字貨幣平台,全面清理,央行正式宣布,比特幣必須趕出中國。國關閉了所有數字貨幣平台,而且央行最近宣布,不准以區塊鏈技術進行非法融資,目前已經得到控制了。

    像所謂的比特幣,好多人現在陷進去,必須想辦法儘快解決問題。有一次我在首都機場等飛機,發現一個小伙子,穿的西服、領帶很整齊,對幾個人講比特幣(這幾個人一看就是民營企業老闆),告訴他們一定跟着買,比特幣未來會漲到一個幣賣七萬美金……

    我實在忍不住了,過去拍了一下小伙子的肩膀,我說:你出來一下,我有點事跟你聊聊。叫出來了,我說:你不要給他們洗腦袋好不好,民營企業賺錢不容易。小伙子回我一句話:他們不進來,我怎麼解套?

    大家看,這事終於正式宣布了,一律不允許。因為早暴(雷)比晚暴(雷)好多了,晚暴搞不好就會轉變為系統金融風險,這件事現在做得還可以。

    3、加大宏觀審慎政策力度

    8月底,我們的貨幣增長速度只有8.5%,而在過去,年平均增長17%以上,確實控制住了,而且堅定不移。雖然各種利益集團代表要求放水,但是中央非常堅定,不放水,要解決問題。

    另一個宏觀審慎政策是,防止市場得傳染病,給市場「打隔斷」。房地產市場一旦出問題,不能傳染給別人。傳染給別人的話,就會引爆金融風險。

    最近銀行陸續下發通知,原則上不接受住房抵押貸款。要貸款可以,我們要信用貸款,比如說你資金流很好、流量很好。但是嚴格規定,不要房子抵押貸款,為什麼?害怕房地產出問題,所以銀行現在非常警惕。

    最近有兩個現象,我們很擔心:

    現象一:大量土地出現流拍


    現象二:銀行在網上拍的房子越來越多

    這裡提醒大家,對房地產問題還要謹慎,因為7月31號的中央政治局會議的政策定調中,唯獨一個提的更嚴厲了,就是房地產。以前是抑制房價過快上漲,現在改成堅決控制房價上漲,不是過快,上漲都不行,後面一句話是推出各種長效機制。

    總體我的看法是,中國能防止這次金融風險,我覺得中國還是有競爭力的,別把我們想得都很笨,實際我們有精英。系統性金融風險在中國的爆發的可能性基本不大,最起碼今年爆發不了,就剩下幾個月了。

    未來是最艱難的三年,2018年、2019年、2020年,這三年時間只要不爆發金融風險,最後結果一定會推動我們整個社會的發展。金融風險這個問題,不要太過度地緊張,建議大家預期還要好一點。

    最近大家預期總不好,一直在緊張。實際上大家注意,金融風險的爆發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我估計中國一定逃過這一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