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正文

    男人最怕的顏色,居然被嚴重歪曲幾千年

    綠色之所以總是在正色之下,這是因為綠本身是由黃和藍組成的,是間色,古人貴正色而賤間色,這是千載不變的,雖然有時也會用綠色作為對比色,但決不能僭越正色,而「綠」字本身常與卑賤相關聯。像「綠冠軍」是指娼妓的丈夫,「綠衫」指官職卑微,至於「戴綠帽子」與罵人「烏龜」、「王八」是同義語,更是讓人難以啟齒。然而在歷史上,綠色是很受待見的,只不過後來突然生變,導致今天的人對綠色冷嘲熱諷起來。

    男人最怕的顏色,居然被嚴重歪曲幾千年


    先秦時候,以服色別尊卑,區貴賤。青赤黃白黑為五正色,用於尊者,作公服、禮服,綠則是間色(亦作閒色),用於卑者。

    莊姜是春秋第一美人。《詩經·衛風·碩人》寫她: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但她作為衛國王后卻一直沒有孩子,衛莊公便去寵幸小妾們。

    古人以正色為外衣,間色為裡衣。正色為上衣,間色為下裳。《詩經·邶風·綠衣》則「綠衣黃里,綠衣黃裳」,以間色作外衣,以間色作上衣,正是莊姜以服色比興,指責衛莊公尊卑不分,貴賤失序。

    「綠衣黃里,譏貴賤之失倫。」——《幼學瓊林》

    「衛莊姜傷己也。妾上僭,夫人失位而作是詩也。」——《詩·邶風·綠衣序》

    對此,孔老夫子也痛心疾首:「惡紫之奪朱也!」痛和疾的就是春秋禮崩樂壞,間色正色不加區分。子曰:

    「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論語·陽貨篇》

    到了漢代,達官貴人着朱紫玄黃,小吏庶民則穿綠青白。

    西漢館陶公主迷戀美少年董偃,每天給的零花錢就不止一百斤金子、一百萬錢、一千匹帛。主因推令散財交士,令中府曰:

    「董君所發,一日金滿百斤,錢滿百萬,帛滿千匹,乃白之。」——《漢書》

    賣珠人出身的董偃有點承受不住,擔心公主的侄子漢武大帝天子大怒。


    男人最怕的顏色,居然被嚴重歪曲幾千年

    為了讓漢武帝給情人名分,館陶公主令董君「綠幘(zé)傅韝(gōu)」面聖。戴着綠帽子,套着皮袖套,作一副卑微的庖人打扮,誠惶誠恐地表示雖然公主就寵我,但董偃萬萬不敢恃寵而驕。李白曾作詩言此事:「綠幘誰家子,賣珠輕薄兒。」

    董君綠幘傅韝,隨主前,伏殿下。主乃贊:「館陶公主胞人臣偃昧死再拜謁。」因叩頭謝,上為之起。有詔賜衣冠上。——《漢書》

    而位尊的青色在此時逐漸轉卑,與綠一樣,成為奴僕穿的顏色。東漢蔡邕曾作中國最早的戀情賦——《青衣賦》,表達他對一位舞婢的愛慕。

    不過這時候的青與綠,只是表示身份卑微,並不包含人格羞辱。西晉吳國將領沈瑩,便帥五千銳卒,號「青巾兵」。

    「沈瑩領丹陽銳卒刀盾五千,號青巾兵,屢陷堅陣。」——《太平御覽》

    北周尉遲迥手下一萬親軍,均頭戴「綠巾」,號「黃龍兵」。

    「迥別統萬人,皆綠巾錦襖,號曰黃龍兵。」——《北史》

    隋唐時期確立品色服制度,規定六七品官員「服用綠」,八品、九品「服用青」。白居易《琵琶行》中,「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便是哭自己一介青衫小官。

    還有《憶微子》中的那句「分手各拋滄海畔,折腰俱老綠衫中」,「綠衫」也是同理。

    唐代李封做地方官時,強制犯人頭裹「碧頭巾」以示羞辱,導致當地人以「綠帽子」為奇恥大辱。

    「李封為延陵令。吏人有罪不加杖罰,但令裹碧頭巾以辱之,隨所犯輕重,以日數為等級,日滿乃釋。吳人著此服,出入州鄉,以為大恥。」——《封氏見聞記》

    北宋孫伯純在蘇州做官時,指責當地不學無術的子弟:居然戴青色的巾帽?讀書人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孫伯純史館知蘇州,有不逞子弟與人爭「狀」字當從犬、當從大,因而搆訟。孫令褫去巾帶,紗帽下乃是青巾。孫判其牒曰:「偏傍從大,書傳無聞;巾帽用青,屠沽何異?量決小杖八下。」蘇民聞之,以為口實。——《夢溪筆談》

    《元典章》記載元代為區分官員士庶,規定「娼妓之家,家長並親屬男子裹青巾」,由此元曲中把娼夫之詞又喚作「綠巾詞」。

    「壬辰,禁倡優盛服,許男子裹青巾,婦女服紫衣,不許戴笠、乘馬。」——《元史》

    明承元制,規定教坊倡優服綠。

    「教坊司伶人,常服綠色巾,以別士庶之服。」——《明史·輿服志》

    明代郞鍈《七修類稿》載:「吳人稱人妻有淫者為綠頭巾」。明末馮夢龍《醒世恆言》中,綽板婆孫大娘便用「綠帽兒」,來罵街坊楊氏對丈夫不貞。

    清代小說《鏡花緣》、《三俠五義》等,幾處見「綠頭巾」一詞。至於含義,大家該心領神會了。

    說起來古今中外最知名的綠帽者,還要屬——關羽(關二爺很無辜了)。

    就像《聊齋志異》中某所言:「一頂綠頭巾,或不能壓人死耳!」


    男人最怕的顏色,居然被嚴重歪曲幾千年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