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莆仙方言 點滴辨惑(一)

      莆仙方言中有一些還經常活躍在群眾口中的俗語、詞彙、典故,它們都有來源。其開始為人們所接受時,都很精彩,都很有道理,所以能為群眾所「約定俗成」,而廣泛流行。

    莆仙方言 點滴辨惑(一)

      遺憾的是,莆仙方言在古代很少留下文字記載。缺少文字相輔的方言,在長時間,廣地域,多人眾中使用、流傳,必定會產生音變和訛變。缺乏文字標識和糾正的情況下,大多數人都是人云亦云,乃至以訛傳訛。這樣人們語言交際,只滿足於聽音會意,不求付諸文字表達。「阿騷講無字」的現象就是如此產生。這種語言與文字脫離的現象,如無韁之馬,時間越長跑離越遠。莆仙地處祖國東南海濱一隅,方言問題,無人去重視,去矯正。

      近來,隨着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發掘和記住鄉愁的熱潮興起,方言才頗受光顧。可是有些採集方言者,不深究,只是據現存之音,寫不出來就以同音字代替。因此時下一些有關方言的出版物中,出現許多奇奇怪怪,莫名其妙的文句言詞。

      許多本來很精美的方言詞彙,被任意扭曲變形,變得不堪入目,造成再度更嚴重的創傷。為此,筆者認為方言研究者很有必要進行一次辨惑,努力恢複本來面目。筆者不揣自身識淺力緜,願意拋磚引玉,就教大方家。

    莆仙方言 點滴辨惑(一)

    一、「諸娘網機」

      有人把這一莆仙方言俗語寫為:「二娘馬龜」,並在「二娘」與「馬龜」之中加入想入非非的聯想,使人看了啼笑皆非。本來這句俗語是用來形容人做事小心細緻一絲不苟,有時也帶點貶義——過分小心。

      其實,在這一方言俗語中深含地方史和民俗及方言語言學的內容。深究一個俗語,會增加許多知識。福建古屬閩越國,是土著民族無諸氏的領地,至今福州方言稱女孩子為「諸娘囝」。「諸娘」即無諸氏的女人。囝,九件切,孩兒也。如今莆仙方言稱婦女為「嬸(新)娘」,「二娘」,有些男人作派像女人,莆仙方言稱「二娘型」,「二娘」即諸娘音變。閩地方言中,許多地方稱女為「諸娘」,稱男為「唐補」。因為唐末五代,中原王審知、王潮兄弟率領一大批唐地人口,移民福建安家落戶,所以稱男人為「唐補」——唐地的男人來補充。(娶妻子也稱「討補」)

      說完「諸娘」說「網機」。莆仙方言「網機」與「馬龜」音相近。「網」讀如「萬」,「網」即用絲或線在一個地方來回牽掛,說「馬來馬去」即「網來網去」,蜘蛛織網,說「馬絲」。莆仙方言機、規同音,白讀均近「龜」(歸)。織布機稱「織布歸」;規矩稱「歸矩」;腹肚飢稱「腹肚歸」。「歸」音近「龜」。「網機」即婦女織布的一道重要工序,把事先「窄」(裁劈)好的「經」,通過上了稀糯米漿,然後井然有序,鬆緊適度地「網」在織布機的一個工字形的部件上,做這工作必須非常細心、講究,不能有絲毫馬虎,否則之後的織布就無法進行。由此可知,用「諸娘網機」來形容人做事小心,是再也適當不過了。

    二、「蹈凳」

    莆仙方言 點滴辨惑(一)

      翻開手頭一本記錄莆田古代山里婦女送丈夫到城裡讀書的俚歌《三十六送》,第一句是「送君送到多鎮頭。」「多鎮」是什麼?是地名?還是可作為鎮壓的重物?接着看第二句:「牽起蚊帳目淚流」。與蚊帳對應,才知道「多鎮」,應是「蹈凳」的模音而寫的別字。莆仙方言「多」的文讀與「蹈」的白讀相近,「鎮」與「凳」也只一音之轉。

      「蹈凳」是眠牀的一組合件。莆仙地區舊時供人睡覺的家具稱「眠牀」。閩地處南方,多蚊蟲又潮濕,眠牀都如圖結構,腳較高,又可張懸蚊帳。(富豪人家製作較複雜美觀,但大致如此)

      ①牀頂稱「絡頂」。(長方形,中間用木條拼制各種圖案,四個角可把眠牀的四根柱子箍絡牢固穩當,然後把蚊帳罩在整個眠牀的外面 )

       ②牀後稱「後壁封」。(「封」是用一塊厚板擋住做保護)

       ③牀兩頭「橫頭封」。

       ④眠牀裙 。(眠牀前面垂地部分,如人着裙)

       ⑤蹈凳。

      蹈凳形似矮凳,長度與眠牀相仿,寬一般為二三尺,高約一尺,放置時搭靠在眠牀之前。(大戶人家主人的蹈凳稍寬,可供貼身丫頭夜間作伴眠之處。)

      「蹈凳」,有人寫做「搭進」,據稱其理由是,放置之處是「搭」靠在眠牀之前,「進」而可登上床。但,筆者認為應以 「蹈凳」為準確。按照規範的生活方式,睡覺前先坐在 「蹈凳」上脫鞋,鞋放在「蹈凳」前,然後蹈上凳,再登牀躺下睡覺。莆仙方言,「凳」與「鎮」「進」音相近。一級一級向上登的「磴」,莆仙方言說為「戰」或「層」。(如:樓梯磴、石磴、磴蹊都是音變的結果。)

    莆仙方言 點滴辨惑(一)

      莆仙民間有一種家具名叫「牀凳」,它可卧如牀,可坐如凳。如今多用竹製,有的地方稱為「竹榻」。莆仙方言中桌子也稱「牀」,如牀子、八仙牀。八仙牀的一半稱半桌。一牀酒席又稱一桌。

      上面俚歌第二句中「目淚流」,按莆仙方言應為「目(lsquo;麻rsquo;的入聲)滓(lsquo;哉rsquo;的上聲)流」,沒有 「目淚」的詞。

    三、「嫁女」與「請囝」

      婚嫁乃每個人的人生一件大事。男婚為娶,女婚為嫁。詩經大雅云:「自彼殷商,來嫁於周」。可是莆田方言中對「嫁」另有特殊的說法。再婚婦女才稱「嫁」,初婚女子不稱 「嫁」,而稱「請」。說某家 「請囝」 ,即說某家 「嫁女」。其實這是亂套了的說法。為什麼?因為中國傳統觀念,婚姻不看重男女雙方的愛情,而看重婚後生孩子。傳宗接代是古代中國人的第一大事,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是也。所以,男子娶妻子不看重家裡增加一個女人,而看重這個女人將來為他家生殖了多少個孩子。「嫁女」是就女家說的,「請囝」是就男家說的,後來說亂套了,女家「嫁女」也說「請囝」了。

    莆仙方言 點滴辨惑(一)

      過去女子出嫁的嫁妝中少不了有一對小小的瓷孩兒,作為祝賀將來生育孩兒的象徵。新婚之日,在男方家洞房裡要舉行豐富多彩的鬧房活動。但少不了這一項:即把這對小小瓷孩兒放在新婚夫妻牀上,故意在瓷孩兒的身上灑點清水,並故意驚叫:「孩子拉尿啦!」,引起一陣哄堂大笑。「請囝」就是男方用盛禮請來這個孩兒,為男方家傳承宗祧,非常重要。再婚婦女雖然也有生育之事,但結婚時,沒有「請囝」的儀式。

      另,過去莆仙戲戲班有兩件神秘的東西,一是戲神田公元帥的像,是整個戲班的保護神;另一個是「孩兒囝」——木雕的身穿紅肚兜,首身四肢能活動。它雖然是件道具,卻很神聖,被說有靈驗的。有些人家婚後無子,就請戲班來演「土地送子」的節目,扮演土地公公的演員,抱着這個神聖的道具——孩兒囝,雇演的男女主人要以盛禮把這個孩兒囝請回去,放在牀上,蓋上被子一會兒,表示他家未來的孩子被請到了。

      莆仙方言中用「請」的,另有「請囝壻」(一般為婚後第三天,或正月初三是「請囝壻」的日子),「請香」(到比較顯赫的神廟去進香,請回符籙),「請菩薩」(即請神)。從中可以對比,分辨「請」和「嫁」完全不同。 (莆田僑鄉時報 王琛)

    責任編輯:王 敏 沈 琳 陳恆山

    值班主任:林雙華

    相關推薦